Back to collection

Old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舊五代史

卷一百四十六 志8: 食貨志 Volume 146: Treatises 8 Finance and Economic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食貨志

〈(:《·食貨志》,原本田賦雜稅大略明初無可。)〉

開國黃巢之後夷門苦戰之間霸業莊宗對壘河南輦運流亡賦斂莊宗平定租庸使奉上軍食加之因之饑饉以致失望。〈(以上》,文義食貨志》,。)〉

二月:「宅園比來後來物色軍裝將令去處三等酌量軍裝。」十二月吏部尚書:「賦稅不以一切本色不以正稅加納。」:「本朝至於錢物租庸指揮本色不得事由。」

天成元年四月:「先有今後正稅。」五月戶部:「逐年曲折諸般節候早晚分立期限。」:「百姓今年多少五家連手本州本州州縣不得差人陳告。」

長興六月:「觀察使有力村長有力征收自今定額逐年不在。」十二月三司:「道上兵士不足天下綾羅絹帛。」

天福正月:「節度刺史不得。」

顯德十月三司指揮今後六月一日十月一日定制七月均田》。十月散騎常侍三十四檢定顯德使總計二百三十九千八百十二

州縣軍民商旅買賣使八十

二月:「流行天下人間交易貯藏西漢所以檢察不得分外工人銅器沿邊設法商人出境。」三月:「點檢不少江南挾帶。」:「江湖之外之間無畏挾帶舟楫往來蠹弊京城行使點檢禁斷沿江州縣舟船嚴加覺察不許往來並行收納。」

天成元年八月:「近日銅器。」下詔:「遍行銅器鑄造器物銅器二百銅器四百買賣鑄錢文科。」

十二月御史臺中外禁用違犯處分

天福:「一切銅器今後鑄造東京收買。」

元年三月:「今後不禁所在一色不得銅器有人捉獲犯人不計多少斤兩並處分所十七保人十七給與賞錢一百。」

江南舊制永平鑄錢池州永寧永豐鑄錢杭州鑄錢

二月:「會計實有兵戈擾攘流離規模成功就便河中節度使安邑解縣榷鹽使便一一條貫。」〈(《五代會要》:二月:「每年五文逐年食鹽五十三十。」天成元年四月:「百姓今後每年二月一度。」長興五月轉運使:「法條元末一概定奪顆鹽場院應是鄉村所有每年並不將帶侵奪違犯買賣六十買賣七十買賣八十買賣不計多少買賣二十處死所有隨行錢物納入所有元本家業如是全家逃走腳戶經過店主腳下人力等第知情同罪經過諸色不專覺察本州臨時如是捉獲私鹽等第一半賞錢以上五十賞錢二十五十一百賞錢三十一百賞錢五十地界場院內外一概不計多少斤兩並處四鄰諸色陳告等第賞錢指揮此後買賣六十買賣七十以上買賣以上買賣買賣二十處死如是收到鹽水本處違犯死刑公然不懼再犯不計斤兩多少犯人並處場院人力鹽池公然偷盜官鹽買賣主人知情前項處死諸色賞錢洛京事例指揮不許界分參雜顆鹽通商指揮不得將帶地界違犯並處所有隨行物色一半一半其餘未有洛京邢州北京捉獲洛京指揮此後但是諸色參雜捉獲洛京施行。」「一應今後捉獲私鹽罪犯分明便申奏。」)〉

天福河南河北每年界分十七萬貫有餘百姓食鹽一貫二百然後任人便百姓朝廷仍舊俄而遠處州縣不過二十近處不過掌事重制鹽場欲絕利於

十二月三司應有往來過稅應有差人勾當既而至今。〈(《五代會要》:天福元年十一月:「洛京逐年食鹽起來。」)〉

元年九月處死處死漢法不計斤兩多少並處極刑三月:「青白素有定規近年比來八百五百其後一千更改不便商販艱難今後依舊八百八十五五百此外不得別有私有今後一切。」〈(《五代會要》:九月十八:「私鹽諸色八十以下以上以上處死透漏並行私鹽以上處死私鹽定罪所在官吏覺察有所並行私鹽賞錢省錢死刑賞錢五十不及死刑三十有界本地疆界諸色鄉村只得不得諸色若是道路經過三司指揮官場買賣諸色官場報官買賣諸色酒店諸色場院同罪私鹽同情共犯若是骨肉奴婢同犯家長家長不知若是他人同犯同罪他人同犯腳下斤兩輕重州城若是若是歸家數目本處官吏所在點檢城外別有預先擘開處分使。」十二月:「居人今後征納所有鄉村所在州城檢校不得放入城門。」)〉

顯德元年十二月世宗:「州郡私鹽多於顆鹽界分運費顆鹽分割顆鹽不惟輦運省力人犯。」西顆鹽。〈(《五代會要》:顯德八月二十四:「國軍應有鹽場應是四面如是遙遠難為如是偷盜夾帶官鹽便諸色陳告不計多少斤兩處死經歷人員當量所有賞錢以上賞錢二十賞錢三十賞錢五十應有標識本州公幹職員地主鄰人諸色便陳告二十不計人數五十知情人不計多少斤兩處死住處一月依舊勾當地主檢校一月顆鹽分界有人有別界分侵犯諸色三司隨行物色給與本家納入經歷分節人員並行十五半月賞錢五千一年半一月賞錢七千不計多少配發賞錢不得鄉村腳戶諸色有人河東過來自家界內有人並處隨行資財。」「慶州青白所有隨行物色一半其餘一半納入並且依舊七十處死安邑解縣榷鹽節度使事件舊日並處應有錢物不通四面鹽池分居別有差遣鹽池如此有人偷盜官鹽處分應有隨行錢物納入若是門子不專巡察透漏別人捉獲同行陳告應有知情偷盜官鹽處斷不知臨時酌情定罪所有透漏門子如是透漏一年半二十賞錢二十五十賞錢二十五十一百賞錢三十一百賞錢五十前項定奪法條捉獲便本州申奏死刑指揮至極便申報。」)〉

十月:「漳河官場今後城郭市內仍舊鄉村通商任人不得逾越漳河不通地界。」〈(《文獻通考》:江北白帝江南鹵田海陵:「海陵江北難以別有處分。」二十江南士卒稍稍。)〉

顯德正月世宗:「向來倉廩納新水路今後。」

天成七月:「鄉村自今七月於是秋田五文百姓秋征京都界內逐年買官便天成正月年終計算十分二分酒錢便從今七月征納戶外其餘諸色酒曲不得私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