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iang 《梁書》

卷二十一 列傳第十五 王瞻 王志 王峻 王暕 子訓 王泰 王份 孫鍚 僉 張充 柳惲 蔡撙 江蒨 Volume 21: Wang Zhan; Wang Zhi; Wang Jun; Wang Jian; Wang Xun; Wang Tai; Wang Fen; Wang Yang; Zhang Chong; Liu Yun; Cai Zun; Jiang Qian

梁書卷第二十 列傳第十五

         張充   
  琅邪臨沂太保祿大夫廷尉受業同學從父尚書僕射:「。」十二

  幼時輕薄閭里涉獵書記

  起家著作太子舍人太尉主簿太子洗馬鄱陽內史滿太子中舍人南海司徒竟陵從事賓禮南海將軍長史徐州從事將軍長史太守妻子不免司馬作亂討賊:「愚人不足。」明帝全活給事黃門侍郎建安長史御史

  高祖司馬相國參軍尚書吏部尚書嗜酒精神簿高祖將軍將軍四十九著作

  琅邪臨沂祿大夫司空

  居所生母公主駙馬都尉秘書太尉參軍太子舍人武陵王文學司徒主簿:「朝廷光榮。」竟陵功曹安陸中書侍郎宣城內史恩惠經年父老:「王府德政鄉里。」因相請罪黃門侍郎吏部侍郎將軍東陽太守冬至還家過節惟一失期:「太守。」明旦嘆服吏部尚書慧景將軍將軍

  署名:「可加?」樹葉署名高祖將軍大將軍長史

  天監元年前軍將軍冠軍將軍丹陽清靜京師寡婦舉債俸錢百姓不容遊擊將軍便諸子:「宋孝武自視可以。」多謝賓客將軍太常將軍安西始興長史太守明年軍師將軍西鄱陽長史江夏太守二千祿大夫十二五十四

  當時遊擊將軍」。

  家世建康以來門風寬恕不問賓客兄弟篤實長者普通高祖追諡知名

  琅邪臨沂祿大夫三司祿大夫吳興太守

  風姿舉止起家著作中軍王法參軍太子舍人文學太傅主簿竟陵王子司徒主簿去職太子洗馬建安寧遠將軍桂陽內史上流驚擾閉門靜坐百姓

  天監中書侍郎高祖風采吏部稱職成王長史太子中庶子遊擊將軍宣城太守尚書尚書太極殿將軍西長史太守武將西長史太守尚書步兵校尉吏部尚書得名

  吏部尚書吳興處世以後不退淡然自守解職祿大夫普通五十六惠子

  始興王女繁昌學生離婚:「如此。」:「太祖外孫殿下門戶。」

  琅邪臨沂太尉南昌文憲公成人賓客盈門:「在此。」淮南公主駙馬都尉員外侍郎晉安文學秘書丞明帝安王東海:「垂拱陛下物色廟堂輿隆重使名實僥倖上品清談英俊不可秘書丞琅邪二十一重光海內冠冕神清中和名教暉映領袖後進清新玄遠庠序而已東序。」從事

  高祖司徒長史天監元年太子中庶子將軍將軍中軍長史校尉尚書給事太守吏部尚書國子祭酒公子美稱職事修理不能留心刻薄尚書僕射僕射將軍吳郡太守尚書僕射國子祭酒普通四十七中軍將軍朝服十萬

  徵士十三家人十六召見文德殿應對目送:「可謂。」秘書太子舍人秘書丞宣城文學太子中庶子掌管高祖從容:「宰相?」:「三十。」:「。」

  美容文章後進領袖春宮終於二十六

  吳郡知名

  歲時祖母:「。」溫雅不見起家著作秘書將軍參軍司徒祭酒車騎主簿

  高祖功曹天監元年秘書丞永元後宮秘書圖書散亂殆盡繕寫高祖中書侍郎徐州從事中書侍郎吏部給事黃門侍郎員外吏部吏部大選以下小人前後稱職通關貴賤天下廷尉司徒長史將軍新安太守民心寧遠將軍長史太子庶子步兵校尉長史太守南康王府國事長史豫章王府國事太守尚書接人士多吏部尚書衣冠未及選舉將軍四十五

  

  琅邪僧朗三司黃門侍郎

  十四車騎主簿寧遠將軍內史袁粲太子中舍人太尉晉安內史中書侍郎大司農

  雍州請罪世祖世祖從容:「?」:「寧遠。」以此將軍零陵內史黃門侍郎終於秘書監

  天監步兵校尉尚書高祖宴席:「?」:「陛下萬物至理。」高祖宣城太守吳郡太守將軍豫章長史太守太常太子東宮祿大夫武將南康長史二千祿徐州大中親信二十尚書僕射

  修建大匠祿大夫親信四十祿丹陽普通三月七十九四十四百四百朝服胡子

  長子徐州建安王法司徒祭酒南平文學公主駙馬都尉中書侍郎長史員外將軍東陽太守司徒長史

  第二警悟兄弟受業公主高祖聰敏精力公主童稚之中十二十四秘書范陽齊名太子舍人居喪太子洗馬臣僚相接高祖:「太子洗馬秘書英華朝中可以師友。」戚屬永安晉安不行王冠

  普通使使舍人歸化:「?」:「所以不容使。」:「云何可見?」使設宴而已嘲謔未嘗:「一日君子!」

  給事黃門侍郎尚書吏部郎中二十四親友:「以外羸病不能。」便拒絕賓客大通正月年三十朝服

  公會第五祭酒通理長史秘書郎中尚書殿太子中舍人吳郡東宮建安太守頒示州郡武威將軍始興內史生母寧遠將軍南康內史作亂內史黃門侍郎安西武陵王長史太守將軍尚書黃門侍郎太子中庶子東宮太清十二月四十五朝服世祖:「。」

  張充吳郡祿大夫有名操行請假西左手右手便:「一身?」:「三十二十九。」:「。」明年便修身》、《》,令譽

  起家參軍太子舍人尚書殿武陵王時尚王儉當朝武帝取決武帝尚書僕射:「諸子。」兄弟

  吳國男子張充琅邪侍者卷軸逍遙萬古多端百年昇降不一金剛金水不易方圓所以北海河南生平利欲三十六得以海岸廊廟衣冠所以懷抱不見俗人在世君山當年所以足以之間澠池之上氾濫漁父卜居之下如此而已
  綺靡於是竿濯足煙霞風月悠悠琴酒不覺千里江川西略舉
  蒼生可謂盛德獨秀未詳逢迎東都不足南山
  西百姓之一不能王侯知己遊說之間崇禮鄉下舉世是以聞見心胸平生論語所以而已
  關山執事
武帝司徒參軍琅邪司徒竟陵賓客中書侍郎轉給黃門侍郎

  明帝長史太守清靜便去職太子中庶子

  百官往來獨居百官西

  高祖司馬參軍王國郎中祠部尚書校尉冠軍將軍司徒長史天監吏部尚書將軍太守二千國子祭酒義理講說皇太子以下王侯朝服不敢當將軍祭酒尚書僕射將軍吳郡太守恤貧莫不自陳祿大夫未及十三六十六將軍

  河東有志好學鄰居友愛

  彈琴竟陵參軍置酒謝安:「當世追蹤。」太子洗馬鄱陽喪禮文教百姓從事

  高祖京邑石頭冠軍將軍司馬苦戰便宜寬大愛民高祖江陵使西和帝給事黃門侍郎步兵校尉相國司馬天監元年長史僕射沈約

  公子詩曰:「。」琅邪書齋賦詩高祖:「高樹。」高祖當時

  優劣吳興太守尚書諸軍仁武將軍中郎將廣州刺史秘書監將軍吳興太守清靜自陳父老施行天監十六五十三

  調》,具有

  十二引見尚書》。:「?」:「。」長城公主駙馬都尉太子舍人洗馬鄱陽內史大寶元年

  濟陽祿大夫三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