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iang 《梁書》

卷五十六 列傳第五十 侯景 Volume 56: Hou J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梁書卷第五十六 列傳第五


  雁門不羈鄉里膂力善騎射北鎮立功孝昌元年定州作亂相合部下潰散鎮將收集」。魏明帝臨朝天柱將軍晉陽親屬奇景以軍先驅河內生擒定州刺史大行濮陽威名

  頃之神武神武殘忍酷虐嚴整所得財寶將士總攬兵權神武司徒道行十萬專制河南神武:「狡猾反覆死後。」太清元年郎中

  股肱四海和平上下封疆同德離心諸侯所以背叛成敗古今如畫一者
  丞相並肩扶危社稷中興以後不從天平有事攻城野戰忠貞機運誓死報時隕首翰墨一旦壯士無益
  丞相天性共相部分不顧社稷安危惟恐其父豫州刺史廣州刺史椿刺史李密兗州刺史兗州刺史刺史豫州刺史洛州刺史揚州刺史荊州刺史揚州刺史元神河南以東以西聖朝息肩有道戮力同心無二折簡經略
  釁隙平復合理黃河以南反掌伏惟陛下天網
高祖尚書僕射高祖不從

  神武高祖下詔河南大將軍使河南南北諸軍大行輒行故事鼓吹一部大將軍慕容西魏西魏退刺史長史汝水於是懸瓠項城刺史刺史懸瓠西太守刺史項城

  元帥河南西

  蓋聞大寶重任成名性命鴻毛節義熊掌不見退
  先王司徒孤子眷屬繾綣綢繆終始歲寒司徒共相恩德上等財利榮華親戚意氣人倫知己便若然不能
  故舊子孫假使後人杖行便狼顧忠臣不足自強不足自保西求救請援狐疑不容不信當今不知終久本心
  比來舉止可見人相自覺大小司寇偏師前驅揚州應時乘機懸瓠器械士馬強盛內外上下齊心三令五申湯火使相望相接
  智者使使未便來朝豫州刺史使所部文武祿位退功名眷屬可以無恙愛子成親食言有如
  不能受制威名使兄弟異門塗炭寒心骨肉無愧
  孤子今日司徒歸西西將至多少與其長史司徒改過自新發遣未知有所不容吉凶


  蓋聞立身揚名刑罰君子微子發狂
  鄉曲布衣天柱帷幄永熙干戈出身綿避風富貴當年光榮身世一旦北面畏懼危亡招禍捐軀何者往年祈禱使威權上下心腹離貳妻子所以潛入何故翼翼小心戰慄面目師長自陳簡書旌旗相對咫尺不遠不顧圍堰三板舉目相看不忍死亡禽獸人倫好生王平比肩帝室形勢參差寒暑丞相司徒而已福祿而後不相干欲求祿公室天命
  不能受制」,無主不法何以
  不足自強危如累卵」。無後潁川輕重忠信何苦五岳四海黎元西十萬所部義勇不期大風
  兩端斟酌至此百里
  士馬誇張形勝白露節候秋風北方力爭西前途不覺歸正網羅中原項城懸瓠南朝自取恩賜權變不一莫若三分鼎峙祿大梁使南朝戎車不動當世疆界歲時百姓四民安堵農夫干戈首尾心腹太公不能高明何以
  妻子司寇何者太上自若妻子介意有益不能
  不備良圖琴瑟讒人不覺傷懷還書
  十二月譙城不下退攻城郎中詣闕獻策子弟輔以北伐太子舍人咸陽渡江輿以資

  慕容退渦陽甲卒數萬萬餘相持軍食士卒不樂所部潰散心數馬步八百壽春不許豫州如故

  壽春反叛居民召募軍士百姓子女軍人領軍頒賞遠近不容邊城戎服青布青色不能鍛工營造渦陽徵求朝廷未嘗拒絕

  豫州刺史彭城遣使二月高祖高祖不從爾後跋扈言辭不遜鄱陽合肥刺史異志領軍:「數百?」賞賜所以正德朝廷密令正德八月發兵馬頭木柵太守於是刺史鄱陽都督徐州刺史都督刺史西都督散騎常侍東道都督三司丹陽

  十月其中顯貴壽春合肥開城刺史高祖太子三千進攻太守數百不克正德京口俄而無故退尚未使者:「退江東樹枝。」大喜:「。」數百京師淮南太守文成於是揚州刺史宣城大器都督諸軍尚書軍師將軍府城西石頭輕車長史白下

  朱雀正德丹陽所部建康庾信皇太子乘馬精兵三千使庾信領軍便奔走乘勝西石頭白下於是攻城火炬司馬東西城中倉卒未有門樓下水久之掖門門扇刺殺數人退東宮太宗東宮東宮殿西馬廄士林明日數百攻城甚多長圍內外領軍太子少府出外:「億萬二部。」

  十一月正德位於正平童謠正平相國天柱將軍正德

  府城使城門文武裸身交兵死者二千是日遇害使正德府城

  東西臨城亦作王公以下便京師號令百姓攻城不下人心援軍總集潰散恣意子女妻妾軍營貴賤晝夜不息號哭天地百姓不敢旬日之間數萬

  遣使西將軍永安武將南安駿刺史刺史弄璋步兵校尉馬步三萬發自京口鐘山萬餘斬首陳兵舟山相持日暮南安駿駿退玄武湖北駿敗績京口重器斬首數百西司馬將軍胡子廣陵」,小小失利全軍京口城中堅守援軍」。言辭顏色

  是日鄱陽世子南岸

  十二月火車高數二十攻城並用火車東南大樓火勢攻城縱火退地道不能將軍玄武城外南岸民居莫不

  刺史刺史南陵太守陳文猛將鄱陽世子朱雀南苑陳文丹陽鄱陽世子門樓營壘未合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