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一百五十三 列傳第四十一 宋禮 陳瑄 周忱 Volume 153 Biographies 41: Song Li, Chen Xuan, Zhou Ch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

河南永寧洪武山西按察司戶部主事建文陜西按察刑部員外成祖即位禮部禮部侍郎永樂工部尚書山東犯罪無力北京視事

開會通河會通河至元東平安民臨清衛河名曰會通」。任重海運明初遼東北平專用海運洪武二十四會通永樂北京海運河運山西河南丁夫七十衛河濟寧同知:「會通河四百五十之一便。」於是刑部侍郎都督周長會通汶上老人使汶上中分二道北流臨清地勢南北所謂因相臨清九十百十二十山東徐州鎮江三十蠲租一百一十萬二十沙河河渠》。工部侍郎使興安工部侍郎復舊黃河水勢使八月京師論功第一

明年御史衛河水患開支入土德州西北開支黃河使海豐帝命:「海運經歷險阻修補迫於期限海船二百二十四千以此較然鎮江鳳陽淮安揚州兗州百萬河運北京。」平江相繼告竣於是河運大便十三海運

北京取材通道:「一夕。」朝廷以為河工十六江西明年朝參侍郎二十七月

以是不為洪熙改元禮部尚書弘治主事周長隆慶太子太保

夏縣洪武中舉孝廉刑部郎中永樂吉安知府寬厚廉潔吉水詣闕遣使父老:「得罪所得?」不敢署名:「。」辦事會通河工部主事

十年中牟尉氏:「。」:「河流使故道萬世。」:「不能其中橫貫長策。」其後工部侍郎太仆:「吳橋東光天津雨水德州店東黃河故道水勢。」復命不便十五十一月

布衣蔬食至孝不當教誡受命

合肥太祖指揮同知遼陽其父大將軍建昌帖木兒梁山鹽井進攻中軍下馬奇兵浮梁士卒雲南四川指揮同知

建文都督舟師浦口舟師成祖渡江即位平江食祿一千世襲指揮使

永樂元年總督海運四十九北京遼東百萬直沽天津漕舟海上便倭寇沙門島追擊白山殆盡

豐城海門鹽城凡百三十四十八千明年:「嘉定瀕海江流停泊高山青浦百丈高三。」寶山

會通河朝廷海運漕運二千二百五百用以江南漕舟淮安陸運清河十三淮安西管家二十清江宣泄漕舟直達其後徐州濟寧呂梁險惡西蓄水沛縣陽湖濟寧長堤泰州塔河高郵四十避風臨清水勢四十四十淮上徐州臨清通州便漕舟通州五百六十八河堤鑿井樹木以便行人規畫精密三十無遺

仁宗即位九月上疏七事南京國家根本嚴守推舉核實資格朝臣公正天下天下糧餉湖廣江西浙江北京往復農事官軍不過六十官軍軍民遞送聽候俊秀生員中子入學子弟逃亡者追補開平邊防要地銳士漕運官軍北上勤苦終年雜役禁絕:「。」世襲平江

即位淮安漕運如故宣德:「濟寧以北淤塞十二萬人疏浚半月。」尚書經理:「十二萬人勞苦江西浙江湖廣二十四萬人江南臨清淮安徐州往返失誤農業湖廣江西浙江安慶軍士淮安江南附近官軍運載道里軍民便。」帝命侍郎民運自此十月六十追封平江太保

清河縣正統春秋

讀書正統福建沙縣寧陽討平也先臨清城堡練兵安靜明年父老詣闕景泰山東奉詔守備南京天順元年祿

成化三千將軍兩廣淮陽總督漕運淮河濟寧南北十四日本使男女數人淮安弘治祿二百太傅太子太傅十三大同將軍自守給事御史祿

正德漕運金錢下詔謫戍海南淮南構陷

從子兩廣太子太保連山太保安南賊寇移文安南利害使出兵敗走論功祿四十士卒同甘苦所在瘴毒十年不可勝數世宗得罪紫荊退明年示弱無益退京師太子太傅太傅

兩廣提督討平三萬論功太子太保淮安漕運前軍

山陽王府永樂常山護衛指揮宦官太子而立密告大驚:「奈何為此族滅。」詣闕按治伏誅遼海仁宗即位錦衣衛指揮同知大體不為

宣德指揮淮安漕運累進都督淮安故鄉以為數年成法不變:「不孝。」不能翁婿兄弟:「奈何!」代償敦睦:「?」英宗切責不軌正統議事兩手高懸求解

吉水永樂進士庶吉士明年成祖其中二十八進學自陳年少刑部主事員外

經世二十無知洪熙改元長史宣德郡守:「調?」九月天下財賦不理江南蘇州八百重臣用大學士工部侍郎巡撫江南總督

父老不肯逃亡稅額平米工部舊例正副七月南京戶部資費正副循環大便:「此致。」」。以上總之」。而已簿起運預計京師通州以次」。

太祖功臣子弟富民沒入田產官田二百七十七官田乃至二百六十二不能

下詔官田知府七十二以次江南詔令蘇州二十九祿軍官月俸戶部南京四十七十名曰」。之外有余借給開河口糧借貸多寡不復條約嘉獎江南小民不知未嘗

漕運軍民加以往復經年農業平江民運淮安瓜洲通州淮安瓜洲附近南京江米襯墊蘆席後期州縣瓜洲

民間折銀三分南京京師百官月俸南京官田兩當官俸嘉定昆山十八:「貴重不容不拘輕重長廣。」驛馬一切馬頭耗損馬頭田畝秋糧馬上

正統鹽課巡視蘇州一二揚州鹽場明年公私松江鹽課華亭上海六十三逃亡田賦農夫鹽課便宜四事三萬二千仿逃亡缺額鹽課浙江海船五十計度大事不宜二十滿侍郎湖州嘉興給事南京刑獄

大理巡撫用法一切簡易:「不及。」:「祛除朝廷雲安軍民不同。」江南家人父子村落騶從農夫相對從容疾苦處置開心松江知府常州知府同知推心故事無不松江水利嘉定上海沿江上流使昆山往來不知巡撫宣德正統二十年間朝廷委任視事以此益發利害無不

松江官田戶部變亂成法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