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Ming 《明史》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第一百二十一 姜應麟 陳登雲 羅大紘 李獻可 孟養浩 朱維京 王如堅 王學曾 張貞觀 樊玉衡 謝廷讚 楊天民 何選 Volume 233 Biographies 121: Jiang Yinglin, Chen Dengyun, Luo Dahong, Li Xianke, Meng Yanghao, Zhu Weijing, Wang Rujian, Wang Xueceng, Zhang Zhenguan, Fan Yuheng, Xie Tingzan, Yang Tianmin, He X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從子)〉雲羅〈()〉〈(名儒)〉〈()〉貞觀玉衡〈()〉〈()〉〈()〉

谿嘉靖進士陜西參議十一進士庶吉士給事貴妃生子貴妃長子中外籍籍十四二月:「貴妃所生陛下第三中宮誕育倫理不順人心不安天下萬世所以定眾輿情不容貴妃而後未及陛下正名定分莫若冊立東宮以定天下臣民。」震怒:「冊封貴妃東宮起見奈何!」跪叩降旨:「貴妃敬奉勤勞自有長幼。」於是大同廣昌吏部員外刑部主事得罪蜂起自有長幼不能

廣昌知縣吏部推舉建言不復家居二十太仆給事鳳翔老病失儀崇禎太常

從子少孤進士行人崇禎御史明年天下五大加派頭緒頹廢督責蒙蔽切責宦官監視周延家人周文副將錦衣叔父給事御史雲南而言:「精神專用細微二三不知天下太平!」切責二部總理監視內臣監視向來大臣意指黎元會元文體其二不出上疏證明二字不知五月河東安邑故都御史講學書院學舍公余講授未幾

唐山進士鄢陵知縣御史遼東山西貴妃十六六月災異:「藏奸往來綢繆術士陛下重懲揚言事由用以不但惠安中宮太后陛下享國久長自由所致以為不立東宮盛典何所大義殿天心未可。」貴妃不下

久之吏部尚書四川使巡撫順天巡撫禮部侍郎尚書南京太仆:「言官壬午以前壬午以後其間剛直齟齬不能二十年來剛直一二乞憐所謂』、『天下是非使至此國家巨蠹與其誤用不若。」條數

河南人相使峻厲不下

吉水十四進士行人十九八月給事定制視朝先有二十冊立東宮工部主事預備三月冊立尚書以為大學士王家連署申時:「。」故事給事遣使使者紿:「奉職無狀稿內外二心藏奸翰林儼然如此陛下赫然震怒加國不測陛下未嘗搖動國本乞憐主上悔悟假令慶典恩澤私心陛下有所其事以為宮掖使羽翼不得一世久矣今日發露。」震怒舍人下獄不安無何鄉人先達」。祿

舍人殿清議李三士大夫再遷魏忠賢文言千金遣戍大同嗣位致仕崇禎元年六月楊維罷官輦下交通歸田指名

同安十一進士武昌推官給事給事二十正月:「典當舉行誦讀輔導外朝內臣何如尊嚴。」大怒弘治年號調大學士王家不悅給事正言:「贊成。」給事言官不可不行」。南京大學士給事給事御史四科給事給事中葉上疏之外除名

諫官十一莫不禮部員外御史名儒御史給事名儒削籍停俸禮部尚書長春久之吏部尚書侍郎先後

祿

名儒同年進士進士通山庶吉士給事祿

舍人給事尚書是以直言國人

沾化余姚知縣給事削籍三十太仆工部侍郎尚書

襄陽知縣吳縣順德知縣吳中」。太仆春光祿給事

蘇州推官給事內官殺人按問視朝十七正月萬邦太常

烏程禮部尚書南京給事貴顯氣節名儒真定如初

昆山進士新建知縣工科給事天下不行蠲租沿存留不及起運故事再遷給事吳中破家漕舟申時起兵給事南京戶部尚書西刑部侍郎軍政拾遺恭順宣城衛國忻城不宜內閣固原經略議和力克如故真相海上不可使兵部尚書力克東歸:「失事陛下赫然震怒豈止虛詞順義東歸出沒自如不宜。」六十太常

祭酒自有

字義湖廣十一進士行人給事給事:「人臣未有敢於陛下一字無心以為不可天下陛下不惟從而失學不可長幼森嚴天下臣民陛下冊立今日安知冊立重啟天下不可父子天性有益陛下所以慈愛不可陛下天地奈何大計震怒摧折天下萬世陛下何如不可二三言官天下臣民天下不可陛下。」大怒冊立明年舉行惑眾痛惡錦衣衛削籍永不中外太常南京刑部侍郎

工部尚書進士大理評事汝州同知主事再遷祿經略督撫請召經理寧夏

二十一三王上疏:「聖諭二十一冊立莫不延頸企踵分封向者大號戲言何以天下聖諭冊立中宮祖宗以來英宗宣德正統十四成化十一一二不過中宮正位祖宗不少陛下冊立在先近事不遠何不聖人正名分封三王並舉冠服宮室車馬儀仗中宮耀退預計將來天下天下夫人不可陛下大學士不能轉移聖心而後不然王家自在陛下來濟奈何胥吏惟恐千古罪人初心豈不公論患得患失不能自持。」震怒謫戍家居太常

安福十四進士推官給事三王

十四正月聖諭幼小冊立二三舉行」,明言長子十八正月詔旨嫡子長幼自有」,明示次之不可十九八月奉旨冊立二十一舉行」,陛下群臣定期未嘗冊立既而陛下言猶在耳二三舉行二十二十舉行二十一二十一改為陛下前此灼然今日群臣何所取信

,《祖訓今日陛下後宮偏愛後嗣後世有所天地後嗣祖宗以來中宮誕生國本二三而立而立陛下春宮有待長子十二皇后撫育無間一日即早中宮一日賢明當前不可之內之間左右未必陛下即如冊立舉行宗室安知外泄彼得朝廷淺深

別名嫌疑其間冠服簿恩寵接見迥然一日狐疑幾微之際不可不慎數年已定尚可何不中止

祿

南海進士醴陵知縣調崇陽南京御史有罪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