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Mozi 《墨子》

卷十二 公孟 Book 12 - Gong Meng

  孟子墨子:「君子不問。」墨子:「其一未知所謂大人行淫國家進而左右君子疑惑大人國家君子然而大人大人可行軍旅攻伐無罪土地不利不利不利子曰:『君子不問。』未有所謂君子?」

  孟子墨子:「善人有餘美女爭求!」墨子:「美女美女一行為人行為?」孟子:「行為。」墨子:「仁義何故不行?」

  孟子墨子:「君子然後然後?」墨子:「。」孟子:「何以?」墨子:「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文身不同以是。」孟子:「宿夫子?」墨子:「相見必將而後相見。」

  孟子:「君子然後。」墨子:「天下箕子微子天下聖人周公旦天下聖人天下法夏。」

  孟子墨子:「聖王天子其次大夫孔子》、《》,禮樂萬物使孔子聖王豈不孔子天子?」墨子:「知者愛人子曰孔子》、《》,禮樂萬物』,可以天子數人以為。」

  孟子:「貧富不可損益。」:「君子。」墨子:「。」

  孟子墨子:「。」墨子:「聖王鬼神神明禍福是以政治以下鬼神神明不能禍福是以國危先王:『亓出於。』不善。」

  墨子孟子:「喪禮父母喪服伯父叔父兄弟族人五月數月之間三百三百三百三百君子何日庶人何日從事?」

  孟子:「禮樂從事禮樂。」墨子:「從事從事治國然後子曰禮樂穿求醫三代聲樂不顧是以從此。」

  孟子:「鬼神。」:「君子祭祀。」墨子:「祭禮。」

  孟子墨子:「。」墨子:「。」

  孟子墨子:「可謂?」墨子:「可謂?」

  孟子:「父母。」墨子:「嬰兒父母而已父母不可不止儒者嬰兒?」

  墨子儒者何故?」:「以為。」墨子:「問曰:『何故?』:『避寒避暑以為男女。』問曰:『何故?』:『以為。』:『何故?』:『以為。』」

  墨子程子:「足以天下不明足以天下棺槨衣衾送死哭泣足以天下鼓舞聲樂足以天下貧富安危不可損益從事足以天下。」程子:「先生!」墨子:「固有。」程子墨子:「!」後坐:「先生先生。」墨子:「不然。」

  墨子程子孔子程子:「何故孔子?」墨子:「不可不能可謂孔子?」

  墨子身體思慮使墨子:「。」善言墨子墨子:「,亓,亓長子嗜酒,亓:『。』善言其四:『。』。」

  墨子墨子:「?」:「族人無學。」墨子:「不然族人不好富貴族人富貴天下大器何以?」

  墨子墨子:「先生鬼神明知事先先生不善鬼神不明何故不得?」墨子:「不得不善鬼神不明?」:「。」墨子:「有人?」:「不能。」「有人百子終身?」:「不能。」墨子:「?」

  墨子進而問曰:「先生鬼神禍福不善先生聖人何故先生不善鬼神不明?」墨子:「使不明所得病者多方勞苦一門無從?」

  二三墨子墨子:「不可知者從事不可」?

  二三墨子:「告子:『』,。」墨子:「不可有人愛人告子言談仁義告子!」

  二三墨子:「告子。」墨子:「未必告子以為以為不可

  告子墨子:「治國。」墨子:「不行不能治國!」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