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三十四 列傳第二十四 顏延之 沈懷文 周朗 Volume 34 Biographies 24: Yan Yanzhi, Shen Huaiwen, Zhou Lang


延年琅邪臨沂祿大夫零陵太守司馬

少孤讀書文章當時飲酒年三十東莞相見

宋武帝豫章世子中軍參軍武帝北伐洛陽故宮道中

武帝受命太子舍人雁門廬山儒學著稱初中武帝使三義簡要使莫不太子中舍人時尚文義一時之下義真同異

少帝即位太守領軍將軍:「荀勖可謂''。」黃門:「所謂文雅。」道經刺史屈原以致

元嘉中書侍郎太子中庶子步兵校尉當時推服推重忿:「駿文學駿不見?「

不能當世不平常言:「天下」。將軍主簿:「。」彭城永嘉太守怨憤竹林嵇康:「有時。」阮籍:「不可。」:「。」:「。」四句自序大怒文帝:「東土乃至。」於是人間

公子相愛罄匱皇后百官義熙元年:「未能能事。」文帝不見酒店裸袒應對諸子才能:「。」:「?」答曰:「不可。」望見便:「朽木。」左右:「可畏。」子弟

始興參軍御史從容國子祭酒司徒長史:「。」不肯尚書:「依傍周年苟得顧忌交遊詆毀顧眄強梁祿遐棄日月孟軻外來心智比擬客氣無愧耀臺階天聽居官。」秘書監祿太常沙門慧琳文帝朝廷政事引見:「正色使。」變色

肆意直言儉約財利布衣蔬食獨酌郊野無人三十

以為祿大夫長子參軍密謀問曰:「?」:「。」:「何以?」:「不容。」:「言辭?」:「不顧陛下。」

以為祿大夫湘東:「!」答曰:「三公田舍何以?」退

貴重一朝之一牛車鹵簿騎馬遨遊欣然自得:「平生要人不幸。」:「後人。」親信二十賓客盈門:「恭敬傲慢糞土之中之上不可。」

不安痛惜甚至常坐:「貴人非我。」屏風七十三

謝靈運齊名文帝樂府北上便靈運鮑照靈運優劣:「五言芙蓉自然可愛滿眼。」:「製作歌謠後生。」靈運潘岳陸機之後文士長子文義宋孝武主簿盡心補益元嘉朋黨尚書郎以為不宜安北主簿

沙門:「貧道常見讖記真人名稱次第殿下。」彭城親人宣佈文帝巫蠱

記室三十致仕求解文帝武舉參軍內外便沈慶之以下不堪相見出入臥內斷決軍機危篤專斷施行

將軍封建建元吏部尚書將軍留心選舉自強不息不可不行容貌風姿賓客歡笑

臧質將軍諸子藏匿建康秣陵江寧縣界大怒丹陽縣官丹陽

未有司馬江夏王諸子名義周公

元嘉形制百姓即位鑄錢形式不成於是人間牢固重制嚴刑百物品格禁斷始興沈慶之:「鑄錢一時施用三千數年之間公私成器。」上下其事公卿:「一千減半不行。」難得:「大興天下嚴禁不過一二年間不可不可使奸人不可富商得志不可使深重不可如此失算當時取笑。」前廢帝即位形式人間大小厚薄不及如今元年沈慶之一千大小隨手破碎市井十萬不行明帝其餘通用官署

丹陽一月代謝吏部尚書太子將軍丹陽不許舍人布衣

得失之後懇切回避不見居中明元以為揚州刺史便憂懼不許去職還都怨憤朝廷得失

王僧達臨死前後忿不見相符使御史:「受任形勢威靈包藏罰則激動腹誹盤桓造立同異國道天倫怨毒震駭風聲居官太常。」便加大謝罪性命答曰:「宿昔所以怨憤思慮誠節。」

竟陵因此御史打折然後賜死交州亭湖文集

文章江夏王司馬參軍



明帝即位:「記室參軍濟陽太守綢繆中書侍郎。」第三

字長領軍司馬鎮江參軍竟陵太守未及

少孤涉獵聲樂臧質徐州為主簿徐州安北參軍參軍以為徐州主簿善於附會主簿

文帝主簿文帝不許:「主簿。」:「朝廷不能不宜。」參軍刑獄主簿

以為黃門侍郎明元群臣千金失色子曰:「。」百萬吏部尚書將軍威權前後奉行文書專情不可

尚書僕射時分琅邪吏部尚書周旋公車不當使周公使公車施行棄市一百太子中庶人受任

遺詔幼主尚書廢帝即位衛尉

天下爵位莫不家產聲樂天下當時衣冠尚書僕射丹陽廢帝僕射吏部尚書僕射

專斷沈慶之:「爪牙政事。」切齒太宰江夏王明帝即位


文字思明吳興祿新安太守

玄理文章楚昭王江夏王祭酒新安豐厚親戚文帝奴婢尚書殿隱士廬江文義高一襄陽主簿參軍辭令太守

元嘉二十八廣州安南記室懷遠東陽公主養女鸚鵡巫蠱鸚鵡因此失調御史

以為中書侍郎使大怒落馬以為竟陵參軍太守以為不可揚州從事尚書以為從事

江夏王遷西王子揚州熒惑西使移居東城:「天道西無益。」西

尚書吏部揚州移居會稽變故:「因時相反安人人心未必神州歷代相承。」

會稽長史甚多經年九百三十六竟陵廣陵然後殺人石頭南岸髑髏不可

明旦:「太一白日陛下聖明所致。」

揚州會稽忿浙江人情祿西:「揚州人情大體。」

得罪:「如此。」默然未及人才

士族不服逃亡加以不能改用軍法便莫不盜賊以為

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