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四十三 列傳第三十三 齊高帝諸子下 Volume 43 Biographies 33: Sons of Emperor Gao of Southern Qi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三十齊高帝諸子

臨川高帝第三警悟美言容止給事黃門侍郎兗州刺史留心自下莫不肅然禁止

高帝荊州刺史都督臨川還都獻計江陵有所:「賈客。」都督揚州刺史聰敏足以禁令彭城以後

明元將軍三司善騎射左右左右應接賓客風韻朝野莫不惋惜司空

長子永元高平太守第二黃門侍郎謀反兄弟伏誅

長沙高帝第四少有武力高帝淮南宣城太守便弓馬人為:「。」遷西中郎將豫州刺史諸軍

高帝政事大怒徐州刺史都督武帝皇太子武進使不悅武帝

明元都督徐州刺史左右四十徐州數百還都大怒豫章稽首流涕:「不足陛下白象。」白象垂泣高帝武帝:「骨肉。」武帝不見當時武帝優於

車騎將軍三司武帝左右數人不出應手便駿馬華林中調高帝:「我家任城。」武帝

武陵昭王高帝第五羅氏高帝淮陰思慕成人高帝武帝:「三昧如此不濟。」三昧見愛

高帝居處諸子空中棋局縱橫以為棋局指點

短句謝靈運高帝:「二十康樂放蕩首尾安仁士衡顏延之其次。」

建元會稽太守都督儒士五經武帝即位祠部尚書巫覡非常以此自負武帝未嘗處方伏地:「。」:「陛下羽毛骨肉。」不悅

古人會稽還都不滿俸祿:「天子。」附身而已後堂為首

武帝竟陵王子圍棋退豫章文獻王:「司徒。」答曰:「立身以來未嘗一口妄語。」執心不知文章當時琅邪善射不及

武帝豫章:「風景今日武陵。」使命中:「何如?」神色:「五常可謂。」華林五萬:「陛下以此。」上回

豫章武帝置酒臨川:「?」:「以為。」:「不曾唯有陽山。」:「。」

久之江州刺史皇子舍人:「使有所陛下。」百餘得失尚書太常不得

冬節問訊後來便殿引見不能一頭主客不復

公事竟陵王子冬月乞人衣單:「亦復。」尚書王儉而已率真飽食

丹陽不復行事自得將軍武帝遺詔將軍三司大行竟陵王子殿:「。」林立隆昌元年司空二十

高帝第六中郎將江州刺史步兵校尉散騎常侍秘書監石頭

鄱陽高帝第七建元武帝即位雍州刺史都督武帝便流涕武帝:「顏色所以。」武帝:「。」

丹陽十一領軍將軍文章武帝領軍理事當時車駕豫章

隆昌元年尚書僕射將軍三司雍容心疑明帝問訊:「法身何如?」:「朝廷陛下以為。」退龍駒:「公共不同不能。」不知

興元司徒如故明帝權威明帝以此屬意發兵王子:「殿下天子號令城門不同宣城東城。」以上兵力猶豫隊主武帝叩頭回還日暮不成告之明帝二千

桂陽高帝第八散騎常侍鄱陽文章人稱

武帝臨視床帳有所兄弟不通隆昌元年將軍

鄱陽中軍將軍三司明帝處分存亡:「前日流涕嗚咽鄱陽今日流涕愧色?」三更

始興簡王高帝第十生母過人日中便骨立豫章文獻王嗚咽高帝:「操行異人不濟。」高帝

廣興秘書丞令譽高帝始興以來益州刺史泰始益州道士邵碩:「。」刺史石榴樹:「滅亡滅後爾時。」:「命終。」後人荊州不知所之武帝不復益州益州刺史軍事鼓吹一部。「反語始興」,

不能行旅斷絕長史:「積年所在不能失信。」於是巴西蠻夷凶惡望風行次新城道路籍籍顯達大選士馬不肯巴西太守以為新城形勢顯達遣使:「顯達本朝同異。」顯達殿下於是十四

好學屬文記室參軍蔡仲張儀土人言辭應對當時以為盛事

州城北門答曰:「有時抄掠相承。」:「古人,'無關'。不在。」即令園地銅器珍寶甚多不可金銀蛇形水銀左右:「皇太子屏風還都不同。」功曹寶物不得

積年未嘗有所營造資用不滿三萬王儉:「始興尊貴。」廣漢什邡禮器高三當心良久所以

散騎常侍秘書監石頭久別車駕石頭宴會賞賜將軍南康王子車駕後宮相繼

江夏王高帝第十二蒼梧高帝不敢使舊宅

方整好學滿如此不肯

高帝使高帝騏驎:「騏驎。」便屬文武帝不得五經之外孝子而已遣人街巷圖籍之間

琴書天性武帝鄱陽:「闍梨事事有意。」:「鼓琴國政。」徐州刺史行事友善益州置酒告別流淚:「少來未嘗今日不覺。」王儉:「江夏可謂善變。」

當時武帝:「江夏王。」武帝:「闍梨第一法身第二。」法身小名闍梨小名

隆昌元年將軍秘書監明帝危懼:「江夏王善能匿跡著名江夏非唯而已亦復。」:「混沌畫眉寡人平生。」當時以為忽忽不樂:「春日不能積雪不能當年。」潛移行事明帝答曰:「殿下殿下宗廟安社稷實有。」明帝失色

武力明帝左右不為明帝不敢上車數人應時倒地流涕:「不得不。」

南平高帝第十五尚書勤謹未嘗十年中郎將刺史興元明帝大言:「天子社稷不同!」左右下獄

宜都高帝第十六所在左右早亡便思慕蔬食不識幽冥夢見夢見女人悲泣左右容貌衣服平生莫不歔欷

十一豫州刺史都督軍事未經得人舉動不得于時桓溫織金甚多:「如此豈可。」使長史修復纖毫

歲時左右屏風顏色言談不顧善射:「終日。」甘蔗

三十不得武帝晏駕左右:「在內不無使役。」

興元明帝諸子左右從容陸機:「四海為己任愛子。」如此左右後果聽事八關齋上高:「今日?」:「。」於是十八身長七尺莫不痛惜

合時陶弘景年中相接:「無罪。」不出參訪

高帝第十八隆昌元年刺史興元

河東高帝第十九高帝留心高帝武帝武帝加意武帝群臣新婦流涕豫章哽咽明帝高帝諸子高帝年幼

高帝上高高帝歲時流涕嗚咽人才

建武子孫朝見鞠躬不敢直視將軍

不得外人交通永泰元年明帝欣然:「死生建安不得。」

豫章文獻王姿代宗天倫」,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