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五十  列傳第四十 劉瓛 明僧紹 庾易 劉虯 Volume 50 Biographies 40: Liu Huan, Ming Sengshao, Yu Yi, Liu Qi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四

僧紹

篤志好學博通欣然更為聽受:「。」宋大明秀才有名東海:「州閭可謂得人。」

兄弟共處怡然自樂教授常有丹陽袁粲後堂聽事柳樹:「高風可謂不衰。」秘書不見

成王撫軍參軍公事自此不復袁粲微服

齊高帝華林園答曰:「孝經所以陛下所以。」咨嗟:「儒者萬世。」:「革命以為何如?」:「陛下加之寬厚覆轍。」司徒:「乃爾學士過人。」使未嘗

使吏部尚書:「相處博士便。」:「平生得中記室本心。」

彭城司徒答曰:「自省廊廟所願彭城。」祭酒豫章記室參軍如故武陵王會稽太守會稽學徒

明初竟陵王子司徒記室

使公事生平人間便不能公事免黜不敢貧困加以疏懶衣裳供養徒步二代使自修勉勵階級衣裳諸公終於不能自反不復安可上下年尊不願居官晨昏為此連年河間東平便王侯大人以此四方九九遺跡職司在此步兵校尉

姿纖小當時下士莫不受業當世不以高名自居唯一門生胡床隨後主人便穿學徒敬慕不敢指斥竟陵王子武帝:「為人講堂。」未及學者彭城門人學者

祖母經年膏藥嚴明親戚:「稱便今世曾子。」小名四十未有建元高帝司徒穿壁掛不悅不出不能常有鴝鵒不敢還家乃至

梁武帝天監元年下詔立碑先生文集

月令學生:「江左以來陰陽不得。」學者退讓濟陽蔡仲:「五音中土氣韻調東南土氣不能感動。」以為議論往往不合求同歷年尚書左丞當時不遇

東陽三十

正直儒雅不及文采明帝齊建元武陵王冠軍參軍:「殿下安席。」退友人會稽女子目送:「。」:「君子。」於是岸上女子不復隔壁著衣然後:「束帶未竟。」如此

文惠太子東宮校尉

濟陽不及校尉

博識自居臧質音樂絲竹未嘗歔欷流涕天監終於晉安內史

聰敏呂相賈誼琅邪吳國稱賞號曰神童儒學重名齊武帝本名改名天監秀才中軍臨川參軍

任昉文字零落顯見古文尚書周書尚書沈約太子五官丹陽:「老夫不可雖然不可。」其二:「可謂差人平原王粲。」名流如此

尚書著作國史廷尉尚書吏部尚書上朝沈約居宅舍人再遷鄱陽記室舍人舍人如故

河東南陽吳郡相師莫不博聞強記過於波斯師子問曰:「師子?」:「師子不及師子。」無識案文考校年月一字不差武帝

尚書左丞博士沙門:「「。有司:「上人。」長史太守使相識:「善人不可。」西參軍不得大同年終六十三

人為友人皇太子秣陵

有名北史從弟形貌短小儒雅湘東餘年甚深當時其所吏部尚書國子祭酒江陵長安

僧紹平原一字其先百里名為其後從事給事僧紹儒術元嘉秀才功曹並不長廣嶗山淮北

齊高帝太傅僧紹顧歡記室參軍僧紹青州僧紹糧食鬱洲棲雲精舍不一州城

泰始山崩淮水僧紹其弟:「天地於是乎山崩岐山山崩山川山川吾言。」

齊建元元年其後僧紹:「以為。」

僧紹僧紹沙門僧遠定林寺高帝僧遠僧紹:「天子居士相對?」僧紹:「便當故事。」既而棲霞寺高帝以為僧紹故云

高帝:「高尚其事之外夢想幽人所謂'徑路風雲'。」如意以為勃海:「居士。」博士

僧紹長兄江夏王義恭參軍孺子冀州刺史慧照齊高帝平南主簿桂陽參軍建元元年巴州刺史益州刺史好學宋大明使于時司空:「廣陵何以?」對曰:「淮南。」及至問曰:「無相?」答曰:「聰明晏子所謂'善惡。'。」青州刺史

僧紹傳家知名

十三博通經傳居喪起家痼疾家道祿廣陽頃之使公卿將軍上書齊明帝:「不輟。」不用

記室參軍吉禮五經博士中書侍郎博士太子庶子天監十五持節都督諸軍兗州刺史普通太子給事御史公事黃門侍郎散騎常侍東宮學士國子祭酒

所部平陸縣百姓刺史簿耗損有司自理昭明太子:「祭酒未成。」詩曰:「擅美多士歸仁原生五經。」

篤實買主:「已久脫髮。」買主取錢處士:「使。」

兗州侍中質子學官疏通諸生吉禮二百二十四禮儀二十孝經喪服十五

太子舍人尚書祠部余姚

知名尚書:「不喜尚書朝廷得人。」青州刺史太清北齊太子中庶子司空記室

有名刺史

新野江陵巴郡太守安西參軍

志性恬靜臨川使:「麋鹿馳騁日月祿大王。」不受文義安西長史鹿角白象詩曰:「白日清明青雲。」連理

建武司空主簿

一字好學至孝不曾失色南陽猛獸猛獸以為仁化

在家心驚流汗即日歸家家人嘗糞憂苦稽顙北辰空中:「征君壽命不復誠禱月末。」居喪

西尚書益州刺史長史巴西梓潼太守成都城中珍寶厲聲:「長史?」蜀郡太守在職百姓便蜀郡鄉里

東宮中軍記室參軍皇太子太子中庶子舍人博士明山太子五經侍郎

玄理博學才思王子荊州為主簿使謝朓以為主簿明帝經理喪事永元東陽為人

天監建康尚書文德殿舍人太子洗馬東宮官屬洗馬文翰尤其近代用人武帝:「。」以為黃門侍郎舍人如故終於

賦詩友愛晉安王國常侍常隨雍州學士皇太子東宮舍人安西湘東參軍太子庶子文德學士吳郡東海王融謝朓沈約文章四聲以為往時湘東

京師文體風騷六典三禮吉凶嘉賓有所吟詠情性酒誥遲遲春日湛湛江水

不敢當世用心相似今文有效康樂頗有何者謝客出於自然不拘糟粕乃是良史篇什精華冗長其所其所不可不宜臆斷之類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