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一回 Chapter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說楔子敷陳大義 名流隱括全文

人生南北歧路將相神仙凡人興亡前朝
功名富貴憑據盡心濁酒沉醉水流何處
  也是老生常談不過人生富貴功名身外之物世人功名便性命及至到手之後味同嚼蠟自古一個破的

  雖然如此元朝末年一個磊落諸暨鄉村父親母親針黹〈(:)〉供給學堂讀書看看年頭母親面前說道:「不是有心耽誤父親一個寡婦人家只有出去沒有進來年歲不好柴米衣服傢伙替人針黹生活如何讀書如今沒奈何間壁人家每月銀子現成明日就要。」:「學堂心裡不如快活假如讀書依舊可以。」

  商議第二母親間壁老家母子兩個早飯水牛交與門外:「大門過去便是湖邊一帶綠草家的那裡打睡合抱楊樹十分陰涼湖邊飲水一帶玩耍不必老漢每日小菜不少每日早上兩個點心只是百事勤謹怠慢。」母親回家出門母親衣服說道:「在此須要小心惹人不是早出晚歸懸念。」應諾母親兩眼眼淚

  自此黃昏回家跟著母親歇宿便回家孝敬母親每日點心不用兩個便學堂學堂書客舊書逐日柳樹

  彈指看書心下著實明白正是黃梅時候天氣煩躁綠草地上須臾密布一陣大雨白雲漸漸日光照耀滿通紅湖邊上山一塊一塊一塊樹枝上都一番尤其可愛荷花清水上水一回心裡:「古人:『畫圖』,實在不錯可惜這裡沒有一個畫工荷花有趣。」心裡:「天下不會何不?」

  遠遠一個夯漢一塊來到柳樹打開那邊走過個人一個穿寶藍直裰穿直裰五十光景手搖白紙緩步穿寶藍直裰胖子來到穿玄色一個鬍子上面一個瘦子主人在下面把酒一回胖子開口:「先生回來住宅鐘樓房子值得二千銀子先生房主名望體面月初搬家父母親自二三街上一個不敬。」瘦子:「壬午舉人先生門生。」胖子:「親家也是先生門生而今河南知縣前日小婿鹿肉就是一回小婿親家先生下鄉回拜免得這些鄉戶人家你我糧食。」瘦子:「先生一個學者。」鬍子說道:「聽見前日皇上親自城外著手十幾先生再三回去光景莫不是就要做官?」一句一句不了

  見天回去自此胭脂之類荷花不好之後荷花精神顏色摘下鄉間人見得了西孝敬母親諸暨曉得一個花卉到了十七不在每日筆畫古人詩文漸漸衣食母親心裡歡喜

  天性聰明年紀不滿二十那天地理史上大學貫通他性不同官爵交納朋友終日讀書楚辭看見屈原衣冠便帽子衣服時節一乘牛車母親便穿執著鞭子歌曲鄉村以及湖邊到處鄉下孩子們三五成群跟著在意只有隔壁雖然務農卻是有意思小看長大如此不俗所以時時親熱說話

  一日見外走進一個人瓦楞身穿青布衣服迎接坐下諸暨一個買辦兒子大漢名下所以常時下鄉來看親家慌忙兒子烹茶就要彼此姓名買辦:「相公可就?」:「便是親家得知?」買辦:「那個不曉得前日老爺吩咐二十四花卉冊頁送上我身相公故此一徑親家今日有緣相公費心筆畫在下半個下鄉老爺少不得還有潤筆銀子一併。」著實攛掇不過只得應諾回家用心用意二十四花卉上面知縣發出二十四銀子買辦十二十二銀子冊頁知縣幾樣禮物

  禮物冊頁不忍釋手次日知縣致謝當下寒暄:「前日老父冊頁花卉還是古人還是現在?」知縣不敢隱瞞便道:「這就門生治下一個鄉下農民叫做年紀老師法眼。」:「學生出門故鄉有如賢士不知慚愧不但胸中見識不同將來名位不在你我之下不知老父可以相會一會?」知縣:「這個門生出去遣人相約聽見老師相愛自然喜出望外。」回到衙門買辦侍生帖子

  買辦飛奔下鄉老家過來一五一十:「卻是起動上覆老爺農夫不敢求見不敢。」買辦:「老爺照顧不然老爺如何得知論理老爺重重如何不見卻是推三阻四不肯道理如何回覆老爺難道老爺不動一個百姓?」:「有所不知假如為了老爺如今逼迫意思不願老爺可以。」買辦:「甚麼帖子這不不識抬舉!」:「相公也罷老爺帖子自然好意親家一回自古:『滅門知縣』,甚麼?」:「老爹不知聽見不見干木故事不願。」買辦:「難題甚麼老爺?」:「這個果然也是兩難相公不肯要不親家回話如今一法親家不要相公不肯抱病在家不能日間。」買辦:「害病就要四鄰!」彼此爭論一番整治晚飯出去母親二分銀子買辦差錢應諾回覆知縣知縣:「那裏甚麼奴才下鄉狐假虎威著實恐嚇從來不官府害怕不敢老師這個老師老師做事疲軟不如自己下鄉看見臉面不是難為意思自然就便老師不是辦事?」:「一個堂堂縣令屈尊一個鄉民衙役笑話。」想到:「老師前日口氣老師十分一百況且屈尊敬賢將來少不得萬古千年不朽勾當甚麼不得!」當下主意

  轎夫不用全副執事買辦轎子一直下鄉聽見一個個扶老攜幼挨擠轎子來到門首草屋白板緊緊買辦敲門一會一個婆婆拐杖出來說道:「不在清早牽牛出去飲水尚未回來。」買辦:「老爺親自家兒說話怎的慢條斯理那裏好去!」婆婆:「其實不在不知那裏。」進去

  說話之間知縣轎子買辦:「小的不在老爺公館小的。」轎子後來橫七豎八田埂遠遠一面滿榆樹桑樹一望無際田地青蔥樹木堆滿山上彼此聽得見知縣遠遠牧童水牯牛山嘴過來買辦上去問道:「小二看見隔壁老大那裏飲水?」小二:「大叔二十王家親家就是央及。」買辦如此這般了知知縣:「既然如此不必公館衙門!」知縣此時心中十分惱怒立即差人一番恐怕老師暴躁口氣回去慢慢老師說明抬舉處置知縣

  並不遠行即時過來抱怨:「執意怎的這樣怠慢?」:「老爹告訴知縣酷虐小民無所不為這樣甚麼相與一番回去必定計較起來如今辭別老爹收拾行李別處躲避幾時只是母親在家放心不下。」母親:「歷年積聚三五銀子柴米沒有年老疾病放心出去躲避不妨不曾犯罪難道官府母親不成?」:「有理埋沒鄉村才學識得大邦去處或者走出不可尊堂大小事故一切老漢身上扶持便。」拜謝回家酒肴送行半夜回去

  次日五更起來收拾行李早飯恰好母親母子分手穿上上行老手一個小白燈籠老手燈籠不著回去

  一路露宿九十七十一徑來到山東濟南地方山東雖是人物富庶房舍稠密到了此處盤費用盡只得門面賣卜測字花卉那裏過往每日問卜

  彈指半年光景濟南幾個財主時常自己幾個動不動大呼小叫不得安穩不耐煩大牛那裏譏刺從此口舌正思搬移一個地方

  清早那裏許多男女啼哭街上孩子一個個衣裳襤褸過去一陣一陣街上塞滿在地其所黃河沿州縣河水房舍逃荒百姓官府不管只得四散覓食光景過意不去一口氣:「河水北流天下自此甚麼!」散碎銀子收拾行李仍舊回家浙江打聽知縣因此放心回家拜見母親看見母親康健如常心中歡喜母親許多好處慌忙打開行李取出耿餅過去拜謝洗塵自此依舊吟詩作畫奉養母親

  母親老病臥床調治不見一日母親吩咐:「眼見得不濟幾年來耳根學問有了出去不是榮宗耀祖看見那些不得收場性情高傲倘若遺言將來娶妻生子墳墓不要出去!」應諾母親歸天哀號鄰舍無不落淚幫襯製備衣衾棺槨不必細說

  到了之後不過有餘天下浙江蘇州湖廣英雄只有太祖皇帝起兵得了金陵乃是號令鄉村鎮市騷擾

  一日日中時分正從母親拜掃回來十幾騎馬頭一身穿團花戰袍白淨面皮髭鬚龍鳳門首施禮:「動問一聲那裏先生?」:「小人便是寒舍。」:「如此特來。」吩咐在外湖邊柳樹攜手賓主施禮坐下:「不敢尊姓大名降臨鄉僻所在?」人道:「江南起兵而今據有金陵稱為便是平方到此特來拜訪先生。」:「鄉民肉眼不識原來就是王爺鄉民愚人王爺?」王道:「一個漢子先生儒者不覺功利江南拜訪先生指示反之何以?」:「大王高明遠見不消鄉民仁義何人不服浙江兵力不受不見?」歎息點頭促膝談到日暮那些從者帶有乾糧麵餅韭菜出來稱謝教誨上馬進城回來不曾就是中一將官山東相識故此來看

  數年削平禍亂定鼎天下一統建國大明年號洪武鄉村安居樂業到了洪武進城回來:「老爺自問一本。」接過來看曉得歸降之後妄自尊大太祖面前自稱老臣太祖大怒之後便是禮部議定取士五經四書八股文:「這個不好將來讀書人既有出處。」天色下來此時正是初夏天時放下桌子須臾東方照耀如同萬頃玻璃一般那些宿闃然無聲左手右手天上:「文昌一代文人!」未了忽然一陣樹木颼颼水面禽鳥格格驚起許多衣袖少頃風聲睜眼見天紛紛百十向東上去:「可憐見降下維持文運我們不及!」收拾家伙各自歇息

  自此以後時常有人傳說朝廷行文浙江徵聘出來做官不在意後來漸漸並不通知私自收拾連夜逃往會稽山中半年之後朝廷果然詔書帶領許多來到門首八十拄杖施禮坐下問道:「先生而今皇恩參軍特地。」:「雖是只是久矣不知去向。」官員推開蠨蛸滿滿果然去得咨嗟歎息一回仍舊

  隱居會稽山中並不姓名後來得病去世錢財會稽壽終可笑近來文人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