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回 Chapter 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 和尚喫官司 打秋風鄉紳遭橫事

  話說老太太這些傢伙自己不覺歡喜心竅家人媳婦丫鬟娘子老爺進來舉人來看母親老太太醫生醫生:「老太太不可。」幾個醫生如此舉人越發夫妻兩個哭泣一面製備後事挨到黃昏時分老太太歸天合家

  次日陰陽先生老太太三七到期請僧追薦大門白布白紙弔唁穿著在前陪客老爹上不得臺盤只好廚房女兒白布亂竄

  舉人念舊銀子交與屠戶仍舊平日相與和尚眾僧念經梁皇懺」,放焰口追薦老太太生天屠戶銀子一直和尚恰好那裏左近所以常在和尚屠戶坐下:「前日中的老爺得病貧僧不在不曾多虧門口先生茶水主人。」屠戶:「正是多謝膏藥今日不在?」和尚:「今日不曾。」問道:「老爺隨即不想老太太老爹總是那裏不見來集做生意。」屠戶:「可不是自從親家不幸去世城鄉一個不到就是主顧老爺老爺那裏長日無聊閒話打躬作揖不了閑散不耐煩這些──難道小婿老爺說道:『至親甚麼?』」如此這般請僧的話和尚屁滾尿流慌忙燒茶下麵老爹面前僧眾紙馬寫法屠戶

  銀子進城不到後邊一個人叫道:「老爺甚麼這些不到上來走走?」過頭來看佃戶:「老人家這些這等走走?」:「不是張大一塊不肯出價幾次上來佃戶走過不清有人出門。」:「不妨不想不肯今日上去況且老爺前日火腿已經不如今日怎的?」和尚由不得自己跟著渾家母雞火腿出來和尚天井衣服肚子走出津津一頭肥油

  須臾整理停當出盤渾家桌子和尚渾家把酒說起三五日內老太太渾家說道:「家老奶奶我們小看和氣不過老人家只有媳婦兒屠戶女兒鑲邊眼睛窩子頭髮沒有夏天窩子而今皮子穿起來聽見夫人好不體面那裏!」興頭外面敲門:「?」和尚:「看一看。」個人一齊進來看見女人和尚桌子說道:「快活和尚婦人青天白日調情官老爺知法犯法!」喝道:「胡說主人!」眾人:「主人婆子!」不由分說和尚赤條條婦人槓子穿來到南海一個前戲底下和尚婦人知縣眾人出去和尚悄悄

  舉人母親佛事和尚忍耐不得隨即帖子知縣知縣和尚解放女人光棍明日發落眾人鄉紳帖子知縣說情知縣一個出去和尚眾人衙門銀子次日帶領僧眾壇場佛像兩邊殿閻君打動鐃鈸叮噹眾僧相公長班:「!」相公出去迎接進來便是鄉紳烏紗帽淺色粉底相公一直內中一個和尚:「進去就是張大老爺過去問訊一聲。」:「也罷甚麼有意思想起前日一番是非那裏甚麼光棍就是佃戶商議做鬼不過銀子一塊使用心自身落後老爺一般帖子喜歡!」:「脊骨周三巢縣家的大姑外甥女兒說媒西鄉大戶好不有錢主張不了相公甚麼詩詞前日一個作孽眼見得姑娘人家不知甚麼!」聽見和尚擠眼言語鄉紳出來和尚拱手相公出去和尚完了拜懺施食散花五方整整晝夜

  光陰彈指舉人出門一日還有話說舉人一個書房坐下穿著出來相見喪事相助的話:「老伯大事我們理應效勞老伯這樣歸天也罷只是先生會試看來祖塋安葬日期?」舉人:「今年不利只好舉行費用。」屈指一算:「墓志朋友將就卻是其餘執事以及飯食破土風水之類三百銀子。」出飯:「正理先生安葬大事外邊設法使用似乎不必現今高發之後並不老師高要地方肥美秋風一二何不相約同行一路上車措辦不須先生費心。」舉人:「先生不知可行?」:「有權沒有甚麼不得。」舉人

  約定日期高要進發路上商量:「一者老師二來老太夫人墓誌就要官銜名字。」不一高要知縣下鄉不好衙門只得一個坐下大殿在內監工聽見相與到了慌忙客位茶盤在下斟茶

  一回外面走進一個人粉底蜜蜂高鼻腮鬍茶盤然後坐下動問先生先生各自姓名人道:「舍下咫尺去歲宗師父母極好相與先生故舊?」年誼師生不勝欽敬過失那邊

  家家一個放下揭開盤子火腿之類先生斟酒過來說道:「先生降臨寒舍一來蝸居恐怕二來就要衙門恐怕關防故此在此談談輕慢。」:「尚未。」:「不敢不敢。」恐怕臉紅不敢多用放下:「父母為人慈祥。」:「還有?」:「先生人生萬事緣法真個勉強父母一個迎接門口須臾過去轎子將近遠遠望見老父眉毛一個鼻梁方面曉得君子卻又出奇那裏老父轎子小弟一個人那時朋友小弟老父小弟悄悄:『認得這位父母?』小弟:『不曾認得。』父母意思老父甚麼不想老父眾人倒把了別曉得從前不是要不次日小弟衙門老父下學回來諸事連忙小弟進去相與十年一般。」鄉紳:「先生為人所以近來自然時時請教。」:「後來進去實不相瞞小弟只是一個為人率真鄉里之間從不曉得占人便宜所以歷來父母官相愛父母容易不大會客凡事心照小兒第十進去先生那個親事著實關切!」舉人:「老師文章法眼既然令郎一定英才。」:「豈敢豈敢。」:「高要廣東出名之中錢糧漁船不下萬金。」拿手低聲說道:「父母這個作法不過八千前任父母時節實有萬金還有枝葉我們幾個要緊。」恐怕有人聽見把頭門外一個赤足使進來:「老爺回去。」:「回去甚麼?」:「早上在家。」:「!」:「。」:「知道了。」不肯:「既然府上有事先生。」:「先生有所不知舍下……」一句聽見一齊起身說道:「。」

  整衣管家帖子一直來到宅門帖子知縣帖子一個」,一個門生范進」,沈吟:「屢次打秋風中的門生不好。」吩咐進來范進上來師生知縣再三謙讓闊別的話范進文章一番問道:「何不會試?」范進說道:「先母見背丁憂。」知縣大驚後堂燕窩此外就是廣東苦瓜知縣坐下范進退不舉知縣不解:「先生不用這個。」知縣一個范進不肯:「這個不用。」隨即顏色竹子知縣疑惑居喪如此倘或不用卻是不曾備辦後來看見燕窩一個大蝦放心說道:「卻是得罪酒席沒有甚麼幾樣小菜權且便飯只是牛羊老爺不用所以不敢現今奉旨上司衙門。」將牌拿出來看一個貼身知縣跟前悄悄句話知縣起身:「外邊回話。」

  一時吩咐:「那裏。」回來入席坐下失陪:「就是牛肉的話幾個五十牛肉老師他們沒有叫做』,五十牛肉卻是不得?」:「句話使不得你我做官皇上想起洪武年間先生……」知縣:「那個先生?」:「洪武進士,『天下有道三句中的第五。」范進插口:「第三?」:「第五後來翰林洪武私行一般恰好江南小菜當面打開瓜子洪武聖上說道:『以為天下事你們書生!』第二先生青田縣知縣毒藥這個如何了得!」知縣口若懸河本朝確切典故不由得不信問道:「如何處置?」:「愚見今晚伺候明日老師進來板子一面牛肉告示申明大膽上司一絲不苟遷就。」知縣點頭:「十分有理。」當下書房

  次日頭一進來一個積賊知縣:「奴才幾次改業不怕今日如何!」雞賊一面向後向前頭上出去屁股一聲從頭鼻子鬍子兩邊第二老師上來大罵大膽」,重責三十一面五十牛肉頸子緊緊兩個眼睛示眾天氣第二牛肉第三嗚呼

  一時聚眾數百鳴鑼罷市前來說道:「我們就是不該牛肉不該死罪南海光棍主意我們衙門出來打死派出一個人償命!」潛蹤來到省城鄉紳結親未知吵鬧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