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十三回 Chapter 13

第十三  仗義

  話說公子五百銀子俠客謝恩革囊人頭在家公子有意一個人在內未免有些公子三公:「俠客不肯失信我們不可俗人我們知己朋友革囊果然不容看見我們一個人頭』,何不?」三公天明吩咐酒席布衣公孫不必所以施行出來到齊彼此閒話時辰不見等到日中不見三公悄悄公子:「有些古怪。」公子:「別處耽擱革囊現在。」看看等到酒席只得日天公子焦躁:「人頭何處發放?」直到革囊出來太太聞見放心打發出來老爺老爺奈何革囊那裏甚麼人頭只有一個豬頭公子面面一聲立刻豬頭家人公子悄悄不必使知道仍舊出來飲酒正在納悶進來:「烏程老爺蕭山兩個叩見老爺。」三公:「甚麼話說?」公子自己他們進來進來說道:「官老爺請安。」關文三公來看關文

蕭山正堂蘭若僧慧霸占在家發覺逃往為此來文事理協同潛蹤何處擒獲以便審理!」
  :「上覆老爺知道老爺這些所以老爺現在伺候帶去使知覺逃走不好回文。」三公:「知道在外。」應諾出去門房

  三公滿心慚愧老爺老爺出來一齊來到關文拿人公子不好意思中道:「先生先生自古:『。』這樣先生庇護不得了如今去向自己料理。」公子奈何走進書房五一:「真是甚麼!」公子走進不肯不平取出銀子公子大門僕人行李兩個人見公子已經鏈子

  公子事後覺得意興吩咐:「生人。」閉門整理家務公孫太守嘉興公子聽見便公孫嘉興太守看來公孫太守公子小姐回家公子寫信打發夫人不肯小姐大義母親此時嫁人只有一個丫頭全副嘉興太守去世公孫承重小姐理家井井有條親戚公子治喪湖州

  公孫居喪看見兩個落得掃興詩話送人之後小姐胎生小兒小姐四書》,文章公孫指點學校高等朋友談談舉業無奈嘉興朋友知道公孫名士親近公孫覺得街上走過一個書店

先生精選嘉興大街。」
公孫:「原來何不?……」到家衣服同學帖子來到問道:「先生?」人道:「先生樓上。」一聲:「先生。」樓上:「。」於是公孫先生形容身穿直裰面皮鬍子相見作揖讓坐先生帖子說道:「久仰久仰!」公孫:「先生文章山斗小弟仰慕。」公孫:「先生便是補過?」先生:「小弟二十四歷任宗師青目只是不利不勝慚愧!」公孫:「有時一定無疑。」一會公孫告別先生明了住處明日來回公孫回家小姐:「先生明日舉業。」小姐欣然

  先生大衣來到公孫迎接進來說道:「神交不比小弟家常飯輕慢。」先生欣然公孫問道:「一種文章為主?」先生:「文章為主風氣總是不變所以本朝細看總是一般大約文章不可注疏不可注疏不過文采便聖賢口氣所以。」公孫:「做文章﹔,請問批文怎樣道理?」先生:「不可小弟常見前輩批語有些風花雪月字樣那些後生看見便想到詩詞路上便心術古人:『作文凡人塵土不可金玉所以小弟批文總是採取》、《時常一個批語半夜不肯文章十幾道理有益將來請教。」家常稀爛豬肉先生食量舉起公孫:「知己相逢做客不必倒是。」當下乾淨聽見桌子清談

  先生問道:「先生高發在此?」公孫:「小弟見背先祖膝下料理家務所以不曾致力舉業。」先生:」舉業二字今人必要孔子春秋時候那時做官孔子祿在其中』,便是孔子舉業講到戰國遊說做官所以孟子便是孟子舉業漢朝賢良方正所以公孫董仲舒賢良方正便是漢人舉業唐朝取士他們孔孟沒有所以唐人都會便是唐人舉業宋朝理學做官所以講理便是舉業本朝文章取士極好法則就是夫子文章舉業日日講究』,那個孔子不行。」公孫晚飯性命日日往來

  彼此看見目錄」,下面一行評選」。公孫說道:「請教先生上面可好小弟一個名字先生?」先生正色:「這個道理封面容易就是小弟十年考校有些所以他們難道先生這樣不得封面只是兩個不可其中緣故。」公孫:「緣故?」先生:「不過名利二者小弟不肯自己假若先生第二那些世俗疑惑出自先生小弟豈不先生第一小弟十年豈不還有反面文章如此算計先生這樣算計。」先生青菜兩個小菜先生:「不好先生奈何?」公孫:「這個曉得先生銀子。」取出一塊店主人家

  公孫在家小姐一天小兒小姐就要督責天亮打發公孫書房丫頭極其小心公孫殷勤觀察花兒針線無意中遇見觀察小時大膽嘉興丫頭公孫知道大怒秀水批文回來兩口子看守人家公孫情願銀子公孫丫頭身價老婆公孫斷然不得板子丫頭回來一回銀子銀子使衣服人家兩口子商議這個出去丫頭知人成說:「箱子做大老爺銀子豈不可惜?」:「老爺老爺?」丫頭:「不是大多聽見姑爺南昌後來多大日夜皇帝皇帝浙江皇帝這個箱子在身恐怕出來姑爺姑爺在家出來皇帝想要東西多少不見箱子還有?」成道:「皇帝未必這個箱子有別緣故箱子!」走進:「這樣!」成道:「老爺甚麼?」人道:「孩子傳授便宜老婆白白可以銀子須要大大將來銀子平分。」成道:「只要銀子平分除非明日箱子老爺。」人道:「箱子沒有借錢不但今日酒錢明日商量。──設法總要加倍。」:「扣除那裏!」即時二百兩口子算是那裏問道:「老爹甚麼?」人道:「今日明日再說。」半夜二百

  兩口子日中起來清晨出門一個老練商議告訴如此:「還是還是開弓』,大家有益?」一口:「這個還有大風如今只是出錢十年門戶利害曉得這樣!」回來不曾起來說道:「快活一會兩個起來說話!」慌忙起來房門人道:「外邊說話。」著手街上一個僻靜人道:「孩子曉得女人睡覺這樣不會豈不寶山空手』?」成道:「老爹指教便是。」人道:「指點不要』。」一個人門首一聲老爹」,走過人見出神自己悄悄人口抱怨:「白白沒有不得待要自己做出官府。」悄悄一塊磚頭兇神走上頭一一個鮮血直流出來人道:「?」人道:「沒有不是不是自己出來老爺喊冤!」著實感激一個喊冤門口聽見這些一個回來說道:「昨晚聽見當家逃走箱子便是交結出來就是殺頭充軍怎樣!」說道:「老爹。」人道:「兄弟主意一家精光無益一個如今個人銀子丫頭白白老婆不要身價。」成道:「多謝老爹費心如今老爹做主。」人道:「。」當下出來:「到家丫頭跟前不可露出一字。」應諾從此銀子大肉落得快活

  公孫今日說明明日後日後日三五公孫成道:「動手!」:「平日一個?」成道:「知道。」回去丫頭丫頭:「湖州不曾書店來往。」告訴人道:「容易。」便代書叛逆在身大街一路書店一直進去先生說話先生只得上樓人道:「先生一向南昌?」先生:「極好弟兄?」兩邊:「沒有外人?」先生:「沒有。」座子跟前先生:「我們修行所以料理這個良心?」先生看完備細人道:「不得承頭好心千萬在家修理商議。」人道:「今日就要關節?」先生:「這個如何!」人道:「先生一個子曰這樣主意自古公事豬頭』。只要銀子回來便,」先生拍子:「主意!」當下酒店先生商議一番大邑名士畢竟多少銀子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