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四回 Chapter 2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牽連訟事 整理生涯

  話說人家把門一帶把門一個:「布衣詩文」。早上正在有人敲門開門進來原來蕪湖縣一個鄰居叫做老鼠有名無賴而今只得作揖坐下自己走進去取渾家屏風告訴:「這就去年長房舅舅今日又來了。」:「那裏甚麼舅舅!」出來老鼠老鼠:「聽見恭喜得意!」:「好幾年不曾會見老爹而今那裏發財?」老鼠:「淮北山東各處走走而今打從路上盤纏用完特來拜望銀子千萬一個!」:「雖則老爹鄰居從來不通過財帛況且親家住著那裏銀子老爹?」老鼠冷笑:「小孩子沒良心當初時節不知多少而今看見人家臉面不好這樣!」:「那裏的話幾時看見金子幾時看見一個不想好事只要水頭鑽眼騙人!」老鼠:「不要說嘴小時醜事別人況且娶妻那裏女兒女兒該當銀子!」起來:「那個!」

  當下家門一直來到門口兩個認得慌忙上前甚麼老鼠小時不成女兒女兒冒名頂替多少:「我們那裏有名光棍叫做老鼠而今越發無恥去年我家不在舅舅今年憑空銀子這樣無情無理!」幾個:「年紀不是親戚到底一個鄰居真正沒有盤費自古:『不是殺人。』此時有錢不服出來我們眾人。」老鼠:「不是撒野地方老爺相與最好一個不要臉面!」老鼠聽見不敢多言接著眾人

  眾人回家家門一個鄰居:「說話。!」當下一個告訴:「家娘在家同人!」:「?」鄰居:「剛纔出門隨即一乘轎子行李一個來到家娘進去就是前妻見面那裏娘子娘子。」冷水一般明白:「自然老鼠奴才家的前頭娘子!」沒奈何只得到家門口站住吵鬧不是娘子聲音浙江便敲門進去婦人對了彼此認得:「便是我家看看可是丈夫!」牛奶問道:「這位叫做布衣?」:「不是布衣但是不得這位奶奶。」牛奶:「便是布衣妻子丈夫名字在此招牌分明丈夫謀害開交!」:「天下同名同姓最多得便謀害丈夫出奇!」牛奶:「怎麼不是蕪湖縣甘露一路既是丈夫名字須要丈夫!」當下哭喊起來姪子牛奶一直正值知縣出門知縣當下出差掛牌第三聽審

  一天知縣坐堂第一,「」,告狀和尚和尚山中看見人家許多內中和尚兩眼和尚覺得心動跟前兩眼淌下和尚跟前跪下伸出舌頭眼淚越發和尚知道父親轉世人家求告施捨供養不想鄰居所以告狀這個干證知縣和尚口供鄰居鄰居:「小的日前和尚這個小的小的到手和尚昨日小的父親銀子前日銀子找價小的不肯小的起來小的聽見:『並不父親和尚積年光頭頭上所在跟前牛舌但凡就要父親人家施捨施捨不是。』小的老爺做主!」知縣問道:「果然施與家的不曾要錢?」:「小的不曾一個。」知縣:「輪迴渺茫這個道理父親轉世不該禿可惡極了!」丟下重責二十出去

  第二,「毒殺」,叫做醫生知縣原告問道:「怎樣毒殺?」:「小的害病醫生來看他用小的次日淹死分明!」知縣:「平日?」:「沒有。」知縣問道:「的哥治病甚麼?」:「本來小的發散八分細辛當時親戚──矮子──多嘴細辛三分就要。《句話落後小的甚麼青天老爺就是四百藥性跳河那裏說起醫生這樣誣陷老爺做主!」知縣:「果然胡說極了醫家況且有病看守甚麼出去跳河醫生何干這樣告狀!」一齊出去

  第三便是牛奶,「謀殺」。知縣牛奶牛奶如此這般浙江蕪湖蕪湖:「丈夫招牌丈夫不問!」知縣:「怎麼?」知縣:「生員一向認得這個?」:「生員不得婦人不得丈夫忽然生員丈夫真是天上下來冤枉!」知縣牛奶:「眼見得生員叫做布衣丈夫叫做布衣天下同名同姓自然不知道丈夫蹤跡別處尋訪丈夫。」牛奶哭哭啼啼要求知縣伸冤知縣說道:「兩個衙役婦人紹興本地告狀那裏這樣生員回去。」便退兩個牛奶紹興

  上司知道知縣相與詩文人命大事不問知縣按察司按察司太監姪兒出身做到按察司稿自己細看:「昏庸縣令官方:……」知縣許多事故自己燈燭一個人雙膝跪下按察原來一個戲子叫做按察司:「甚麼起來。」:「小的看見老爺這位老爺這位老爺小的不曾認得自從師父曲子老爺大才名士如今二十多一個知縣好不可憐如今還是敬重斯文意思不知可以求得老爺?」按察司:「不想一個人愛惜念頭這個意思難道不肯只是如今一個革職不知道如今這些緣故一個衙門銀子回家本錢。」磕頭按察司吩咐書房去向:「不要。」

  果然一個衙役著書知縣拆開大驚宅門這位進來知縣便出去青衣走進宅門雙膝跪下便老爺在地下老爺知縣雙手:「小的何等老爺施禮!」知縣:「上司衙門況且怎麼這個起來拜謝!」再三不肯知縣斷然不敢知縣:「老爺這般老爺知道不便。」:「雖是老爺格外抬舉小的這個關係朝廷體統小的斷然不敢。」垂手句話退下去知縣親戚出來不敢當落後管家出來歡喜管家有說有笑

  次日知縣書房自己出來斟酒在地下不敢到底知縣沒奈何只得把酒下去管家上來知縣按察司五百銀子不敢說道:「朝廷老爺俸銀小的乃是賤人朝廷銀子小的銀子養家一定折死小的老爺天恩小的。」知縣說到田地不好這些一個按察司幾天差人回京按察司聽見這些幾時按察司進京不想按察司病故沒有靠山南京只得收拾行李南京

  南京乃是太祖皇帝建都所在城門十三城門十八穿四十沿一百二十多大街小巷人煙湊集樓臺一道西便是秦淮滿時候晝夜不絕城外碧瓦六朝四百八十如今何止四千八百大街小巷合共起來大小酒樓七百一千不論一個總有一個地方燈籠鮮花上好雨水滿兩邊酒樓街上照耀如同白日走路並不燈籠秦淮到了月色時候夜色淒清委婉動人心魄兩邊住家女郎穿輕紗衣服頭上茉莉花一齊卷起憑欄所以鼓聲兩邊一齊噴出月色合成閬苑仙人仙女還有十六招接四方遊客朝朝寒食夜夜元宵」!

  西門西門相近當年每日進來這時候何止一千糧食西門到家妻子如今仍舊行營一個西門一個一個戲子一個日子卻是西門掛牌規矩但凡本行中有不公不法一齊那裏不是一個不敢還有洪武年間起首班子十幾個人石碑十幾個人比如祖宗名字子孫出來就是世家子弟」,幾歲年紀稱為道長」。本行公事道長祖父名字第一

  到家料理柴米笙簫琵琶查點出來壞了一總塵灰查出那裏傍邊茶館會同走進茶館一個人那裏身穿寶藍直裰腳下粉底獨自那裏近前同班老生麻子麻子說道:「幾時回來。」:「我方遠遠看見疑惑翰林老爺原來就是屁精!」當下麻子:「一回幾個做官回家翰林!」:「兄弟不是這樣衣服靴子不是我們行事可以穿穿這樣衣裳讀書穿甚麼?」麻子:「而今那是二十年前講究南京這些鄉紳人家壽誕或是喜事我們蠟燭就要我們甚麼大官在下面幾個眼角不曾看見!」:「兄弟這樣不安本分的話來生做戲!」麻子一下茶館上點見外走進一個人浩然身穿醬色直裰腳下粉底龍頭拐杖進來麻子:「黃老。」黃老:「原來你們跟前認得怪不得今年八十二眼睛幾時?」:「到家不曾來看老爹日子好過十四記得出門公府老爺老爹茶博士老爹而今?」黃老搖手:「久已做戲。」坐下點心麻子:「前日南門舉人下棋怎麼不到?」麻子:「生意明日鼓樓鄉紳生日徒弟明日拜壽。」:「那個鄉紳?」黃老:「福建知府同年今年八十二朝廷。」:「老爹拐杖緩步老爹!」:「兄弟老爹這個體統豈止知府回家就是尚書侍郎回來不過老爹這個排場!」畜生得意當下各自雖則這些不上自己幾個孩子班子到處說話鼓樓一個人邂逅相逢舊交氣色婚姻子弟畢竟不知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