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七回 Chapter 2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太太夫妻反目 兄弟相逢

  話說大腳太太的話回家丈夫次日姑爺如此這般告訴:「我家過去著實一番說明沒有公婆不要老太自己明日首飾仍舊我家日子便。」姑爺回家告訴丈母:「銀子的話只是性子不好欺負丈夫兩口子我們怎的!」老太:「怎的現今媳婦!」老太主張隨即兩個:「我們人家只是窮人女兒媳婦這樣恐怕淘氣。」他媽臭罵:「倒運奴才福氣奴才到底窮人家的根子開口將來許多進來也是熱鬧奴才知道甚麼!」不敢只得央及姑爺媒人姑爺:「這樣費心只要犯不著這個。」老太姑爺一番:「不知道好歹姐夫不必計較。」姑爺兩個媒人

  次日生意班子出去做戲就是姑爺陪客老太拿出首飾首飾,── 還是前頭娘子,──交與首飾大腳那裏擇定十月十三日過門十二張大兩個丫頭轎子跟著到了看見老太不曉得甚麼不好只得鋪設齊整明早歸家大姑老婆麻子老婆兩個攙親一乘轎子燈籠火把進門四言不必細說五更出來拜堂聽見婆婆出來使性幾個沒有沒有丫頭一會出來雨水太太一會出來進去太太一會出來廚子點心太太兩個丫頭川流不息在家太太聲響老太聽見:「甚麼太太奶奶只好相公!」丫頭走進太太太太發昏

  第三許多戲子老婆南京風俗但凡媳婦進門三天就要下去收拾一樣利市一定富貴有餘意思當下相公太太不動麻子老婆走進:「使不得而今媳婦這些規矩。」太太忍氣吞聲錦緞衣服繫上圍裙尾巴麻子老婆傍邊收拾便熱水走過:「!」取出一個太太當晚不曾出來

  第四領班出去穿衣太太看見瓦楞帽子紗帽疑惑舉人戴帽子出去問道:「晚間那裏?」:「做生意。」太太越發疑惑:「甚麼生意?」:「字號算帳。」一直等到五更天亮回來太太問道:「字號算帳甚麼算了?」:「甚麼字號班子戲子回來。」太太聽見一句話一句話怒氣攻心一聲便牙關咬緊不省人事兩個丫頭半日過來大哭大喊滿地頭髮一會頂上大聲曲子原來成了一個老太大姑進來這般模樣好笑大腳點心賀喜走進太太一眼看見上前揪住馬子跟前揭開馬子把尿大腳滿鼻子塞滿臭氣眾人扯開大腳走出堂屋老太大腳沒趣只得悄悄回去

  醫生醫生:「一肚子正氣用人琥珀。」銀子自此以後一連衣服首飾花費完了兩個丫頭姑爺大姑老太商議:「螟蛉而今這個女人在家這個田地將來我們房子本錢不夠人參琥珀這個如何來得不如此時趕出我們乾淨一家過日子。」老太聽信女兒女婿的話兩口子趕出鄰居重來走過說道:「老太使不得老爹抱養況且老爹這些生意如何出去?」老太怎樣不孝媳婦怎樣著實一遍說道:「不能只好女兒女婿搬出去!」當下不過老太只得說道:「就是老太出去本錢做生意兩口子光光怎樣出去過日子?」老太:「當日時候只得頭上身上還是光光而今養活況且死鬼老子不知我家多少不能補報還有甚麼!」人道:「如此,『上流』,還是老人家照顧。」老太二十銀子自己銀子哭哭啼啼不日出來居住只得二十銀子班子行頭個別生意不在只好二十銀子太太人參琥珀不大只是在家哭泣咒罵一日

  一日街上走走回來問道:「當初令兄蘇州?」:「老爹只得一個兒子沒有哥哥。」:「不是家的牌樓家的。」:「幾個哥哥聽見老爹賣出後來一總不知下落不曾聽見蘇州。」:「個人一路隔壁老太:『太爺太爺。』老太想到身上當初可是第六?」:「正是第六。」:「找不到那邊少不得回來。」少頃:「便是怎的?」:「那裏那個?」拿出一個帖子接著

西門老爹過繼兒子本名父親第六同胞兄弟叫作找著兄弟公館相會要緊要緊!」
:「一點不錯甚麼?」人道:「太爺叫作阿三。」:「太爺那裏?」阿三:「太爺現在蘇州衙門相公每年一千銀子而今現在老爺公館既是太爺小的公館太爺相會。」喜從天降阿三一直公館阿三:「太爺底下茶館我去太爺。」一直自己一會阿三一個人進來身穿醬色直裰腳下粉底髭鬚五十光景走進茶館阿三:「便是太爺。」走上:「便是兄弟!」:「便是大哥!」抱頭大哭坐下:「兄弟自從過繼老爹全然不知道自從二十多時候就學這個找尋幾個弟兄不曾年前同一知縣廣東赴任牌樓找著一個舊時鄰居曉得過繼父母已去!」起來:「而今……」:「兄弟完了幾年這位大人賓主每年束脩一千銀子幾年山東今年調蘇州巡撫是故所以著緊賢弟找著賢弟歷年節省銀子拿出房子將來嫂子接到南京兄弟一家過日子兄弟自然弟媳?」:「大哥……」便怎樣過繼怎樣老爹怎樣太爺衙門招親怎樣前妻這個女人而今怎樣怎樣老太趕出一遍:「這個不妨而今弟婦現在那裏?」:「現在老爹隔壁一個人。」:「到家看看道理。」

  當下茶錢一同在後太太拜見大伯此時衣服首飾沒有穿著家常打扮荷包拿出銀子弟婦拜見太太看見一個體面大伯不覺憂愁一半自己上來接著大哥說道:「兄弟公館回來說話在家。」在家太太商議:「少刻大哥我們酒飯如今板鴨老爹收拾。」太太:「不見一個衙門住著沒有板鴨自然這樣東西如今銀子果子十六碟子百花道理!」:「太太。」當下銀子把酒碟子果然一乘兩個巡撫燈籠阿三跟著進來說道兄弟沒有甚麼七十銀子。」阿三拿出交與:「這個明日就要大人蘇州房子或是二百三百可以弟婦進去住著收拾蘇州衙門大人今年束脩一千銀子南京本錢或是房產過日。」當下銀子一家父母兄弟分離苦楚的話二更

  次日商議牙子房子自此家門老爺兄弟現在老爺衙門稱呼老爺太太不消說半個牙子房子在下浮橋家巷門面一路御史家的御史不在二百二十成了二十日子進去銀子搬家兩邊鄰居姑爺行人分子太太頭面衣服太太身子有些起來醫生八分銀子銀子漸漸完了

  收拾蘇州大哥蘇州不順船家 江北到了不得走上點心忽然遇見一個少年身穿直裰腳下大紅少年上下一遍問道:「不是老爺?」:「在下相公尊姓大名怎樣這樣稱呼?」少年:「可是安慶太爺衙門老爹女婿?」:「便是相公怎的知道?」少年:「便是老爹孫女婿老人家可不是姑丈?」:「怎麼相公茶館。」當下走進茶館上茶儀征有的是包子問道:「相公?」少年:「老爹不得童生看見認得後來家老我家這些難道不得了?」:「原來老太爺少爺甚麼?」:「自從太爺老爹不曾安慶住著後來我家安慶鄉紳人家老人家為人盛德所以來往起來我家結了。」:「極好你們老爺在家?」:「先君見背。」:「姑爺甚麼?」:「鹽運司大人先君文武同年故此來看老爺那裏?」:「蘇州一個親戚。」:「幾時回來?」:「大約二十多。」:「回來揚州揚州門口簿便知道下處那時做東老爺。」:「這個一定。」彼此分別一直來到蘇州上岸劈面阿三一番榮華富貴依然一旦奔走得無聚會畢竟阿三說出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