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二十九回 Chapter 2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諸葛 

  話說正在道人慌忙:「那個人又來了。」同道出去問道:「奴才?」道人:「怎麼不是一回把戲出奇老爺。」底下正在門口爐子走進椅子一個人烏黑眼睛鬍子鳳冠身穿白布腳底大腳那裏兩個轎夫天井要錢人見笑容可掬說道:「老爺今日喜事我所早就當家打發。」:「甚麼甚麼樣子!」慌忙打發:「那些衣服怪模怪樣!」三道:「老爺你好沒良心做官除了鳳冠做大穿太太自己一個鳳冠不怕也罷我去怎的?」:「雖則今日不曾上門好好甚麼這個樣子?」三道:「老爺。『夫妻隔宿』。怎的?」:「如今自己不是不曾得罪你好這些衣服不要惹人笑話!」三道:「果然不是太太果子當家料理內外。」不住說道:「而今不得上面官府知道了大家不便!」三道:「老爺放心自古:『清官難斷家務事。』」亂跳安安穩穩吩咐和尚:「太太。」走進走出走出房門不住走進恬逸:「那裏這位太太!」太太站起來說道:「老爺。」說不出個人忍不住道人飛跑進來說道:「太爺到了。」只得出去陪客兩個進來作揖坐下聽見隔壁有人說話就要走進不住走進這個:「怎的!」不住就要當下個人一齊起來沒法說道:「諸位太爺屢次。」:「甚麼?」:「叫做。」辦道:「今日官老爺喜事怎麼胡鬧衣服別處!」三道:「太爺我們私情不要。」辦道:「胡說不過是不是這個!」:「我們大家拿出銀子畜生免得不成模樣!」那裏

  大家道人走進說道:「太爺同一太爺已經進來。」金東走進認得問道:「銀子怎麼今日這個模樣分明騙人其實可惡!」小子:「鳳冠衣服出去!」金東自己鳳冠衣服說道:「小的伺候。」金東:「那個伺候不過是老爺改日銀子小本可以若是這樣胡鬧即刻!」一番不敢金東出去底下作揖金東

  上茶辦道:「太爺一向府上幾時江南?」金東:「近來不成話說所以決意到家小兒僥倖一個不想是非雖然不得銀子在家無聊先生京師舊交揚州銀子。」辦道:「太爺可知大人?」金東:「不知道大人怎的?」辦道:「大人就是。」金東:「原來如此可見禍福』!」辦道:「而今那裏?」辦道:「太爺房子。」眾人:「改日拜訪。」金東先生姓名金東:「名下先生小弟有些經書請教。」

  當下陸陸續續到了十位落後一個道士進來眾人認得內中一個:「恬逸先生?」恬逸:「小弟便是先生見教?」袖子拿出說道:「致意。」恬逸接著拆開諸葛曉得便道:「。」人見有事就要告辭:「便。」斷然只得坐下金東大人:「可是?」:「我們。」當下唱戲天色進城花園道士諸葛下處次日道士樂觀師兄報恩寺門口圖書

  恬逸個人門口一個每日一日銀子文章已經選定百十諸葛二百銀子有限每日仍舊

  恬逸恬逸:「諸葛先生有限這些將來這個不知不行?」:「情願沒有那個他用完了銀子自然怎的!」正說諸葛言語同步一會一齊一乘轎子行李個人跟著揭開簾子一個少年諸葛依稀有些認得過去諸葛:「轎子我有認得。」趕上問道:「你們那裏?」人道:「天長十七老爺。」諸葛回來行李一直退居隔壁和尚諸葛人道:「進去天長宗伯認得我們那邊不知甚麼明日。」

  次日諸葛那裏不在一直公孫來回出去正是天氣公孫穿著直裰手搖腳踏進來近前溫恭飄然有神潘安江南數一數二才子進來人相作揖讓坐公孫姓名籍貫自己說道:「小弟。」諸葛:「還是去年相會半載有餘。」諸葛:「去歲二十七州縣十七先生。」:「一時應酬何足掛齒況且小弟進場藥物草草塞責而已。」:「先生尊府江南風流無不欽仰先生大才尊府』,今日幸會一切要求指教。」:「各位先生一時宿小弟正要請教如此!」當下一同滿刻本文章一邊忽然便是前日烏龍春遊一點頭道:「詩句清新。」便問道:「先生?」:「小弟拙作要求先生。」:「不見小弟一句氣體為主兩句:『桃花何苦如此楊柳忽然可憐。』豈非加意做出一句只要一個桃花何苦如此便是中間一句如今先生下面對了一句便索然。」句話冰冷恬逸:「先生如此我家相見一定相合。」:「同宗有些。」一會辭別

  次日說帖:「牡丹盛開。」衣裳那裏一個人進來作揖讓坐:「這位朋友我們自己人諸位先生。」恬逸想起前日老爹先生:「這位老爹就是。」:「老爹甚麼?」大笑:「季相原來不曉得老爺累代父子兩個老爺多少恩惠如今十七老爺到了問安?」:「不必閒話。」

  當下小子桌子:「今日這些只是江南下酒先生揮麈清談。」當下上來果然疏疏幾個盤子永寧上好極大酒量當下眾人幾個櫻桃下酒午後點心便是豬油餃餌鴨子燒賣上來眾人雨水六安每人自己便收下:「今日不可我們即席何如?」:「先生而今看來覺得這樣還是清談。」眼看一眼:「還是效勞。」便走進拿出笛子笛子一個小小身邊著手李太白清平調》。穿細聽時分照耀牡丹花色越發精神好像一堆白雪個人不覺手舞足蹈起來頹然和尚慢慢走進一個盒子打開拿出祁門說道:「貧僧老爺醒酒。」上點起來椅子大笑和尚煙氣繚繞酒席左右站起來不住告辭:「小弟不能奉送師父老爺出去回來。」燭臺出來關門進去回到下處恍惚夢中次日客人要錢沒有吵鬧一回隨即就是諸葛銀子商議算計不能備辦只得

  天氣早點那裏走進一個大腳婆娘一個大小一個板凳說話小子便站起來恬逸問道:「甚麼?」小子:「做媒大腳。」恬逸:「甚麼?」小子:「有些別的。」人心明白不再走進正在閒步請進坐下小小諸葛:「今日天氣我們先生。」小小出來酒館不能推辭只得坐下恬逸板鴨眾人勉強一塊板鴨登時嘔吐起來眾人不好意思天氣不大一會小小拿下當下完了:「我們雨花臺走走。」:「有趣。」一同上崗廟宇見方諸公巍峨山頂煙火長江琉璃塔輝煌眼目到了亭子跟前太陽看見自己影子徘徊大半大家在地下諸葛遠遠回來坐下說道:「』。」:「列位先生的話沒有漢法,『三族』,母黨方正乃是只是一族母黨不曾那裏門生況且永樂皇帝不如慘毒本朝不是永樂振作一番建文軟弱久已世界!」:「先生先生何如?」:「先生天下多少大事怎麼朝服不為冤枉!」

  半日已經西兩個山上一個一個肩頭:「兄弟今日已經賣完永寧回來雨花臺看看!」:「酒保六朝水氣一點不差!」當下回來諸葛:「我們下處。」:「也好。」一同來到下處恬逸歡喜:「?」:「恬逸知道。」便:「先生?」恬逸:「盱眙諸葛先生就是我們同鄉先生難道認得?」:「先生北門?」:「正是。」:「先生?」恬逸:「這位先生說出歡喜天長宗伯公公十七先生可知?」:「就是去歲宗師考取貴府二十七州縣先生小弟渴想今日見面!」下去起來坐下一個人吆喝進來說道:「各位老爺今日過夜!」原來就是姑丈問道:「老爺怎麼?」:「我家十七老爺怎麼姑爺原來也是相與?」:「真是眼前知己不是區區陌路人』。」一齊坐下:「小弟年少江湖從不先生天上先生小弟神仙中人。」:「小弟先生先生刺船海上移情!」一番風流江南姿海內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