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三十一回 Chapter 3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一回 天長豪傑 

  話說這個大會看見他用許多銀子暗想:「慷慨何不便銀子仍舊一個班子做生意過日子?」主意已定每日效勞著實不過意晚間談到不在眼前問道:「師父畢竟日子怎麼樣生意。」一句話雙膝在地下起來說道:「怎的?」:「老爺老爺一句話高地班子行頭出身除了不會第二如今老爺照看除非借出銀子仍舊與門少不得報效老爺。」:「容易坐下商議班子行頭不是數百至少千金外人我家幾千銀子不敢甚麼不敢年內那裏沒有使喚而今班子的話說出一個人一般不可說。」:「除了老爺那裏還有一個人?」:「我家七大禮部尚書老爺老爺狀元後來老爺江西贛州知府伯父贛州兒子第二十兄弟名叫叫做也是一個秀才伯父清官還是祖宗丟下田地伯父去世之後不上銀子家私自己十幾紋銀不得最好做大老官聽見出來人家而今秋涼盤纏投奔銀子拿來。」:「那時候老爺與門下去。」:「不相干斷然不得做大老官照顧並不要人照顧已經照顧賭氣照顧如今投奔一個人。」:「卻又一個?」:「家當管家認得。」想起來:「父親接過老太太做生日贛州老爺。」:「這就如今管家鬍子不過奴才聽信兄弟毛病但凡老爺就是也是敬重將來鬍子奴才主子眼前老爺歡喜銀子歡喜老爺少爺毛病喜歡跟前做官有錢老爺恩惠這些不要跟前天下只有一個人老官照顧若是認得認得。」一番滿心歡喜兩個七月天氣涼爽起來十七老爺銀子收拾衣服行李天長進發

  第一六合第二到了一個地方叫作進去坐下待要洗臉門口落下一乘轎子轎子走出一個老者身穿直裰腳下大紅一個通紅酒糟鼻一部大白鬍鬚一般老者走進店主慌忙行李說道:「太爺。」太爺走進堂屋起身施禮太爺太爺上面在下面問道:「老太爺不敢那裏?」太爺:「滁州烏衣長兄那裏?」:「在下南京天長狀元少爺。」太爺:「?」:「。」太爺:「家兄七十只有兩個招接四方賓客其余在家田園舉業我所兩個兩個大江南北有名雖是雅人姑娘豪傑也是長兄一同。」:「太爺親戚?」太爺:「贛州老爺同學相好。」更加敬重

  當時太爺一個驢子同行到了天長縣城門口太爺落下說道:「一同走進。」:「太爺先行在下管家少爺。」太爺:「也罷。」轎子一直來到上人進去慌忙出來拜見說道:「老伯半載不曾上來老伯老伯老伯一向?」太爺:「在家尊府花園桂花一定盛開所以特來看看。」:「老伯書房。」吩咐:「太爺行李請進書房轎子打發回去。」太爺一個曲折走進一個花園花園左邊一個便是殿一個大院牡丹芍藥極大桂花書房一個荷花池上過去自己讀書

  太爺在朝書房桂花太爺坐下問道:「尊府?」:「老伯近來在內書房不能出來老伯。」太爺:「老人家既是何不回去?」:「已經令郎在此侍奉湯藥也好早晚問候。」太爺:「老人家尊府三十還有蓄積產業?」:「先君赴任舍下田地房產賬目交付老伯銀錢出入老伯做主先君並不老伯每年四十其余並不時候親自佃戶佃戶兩樣老伯老人家退一樣一樣令郎來看打發回去盤纏之外不許臨行身上恐怕管家私自銀子只是利息舍下親戚朋友老伯便極力相助先君知道不問有人先君銀錢老伯老伯而今老人家兩個兒子孫子仍然赤貧如洗所以過意不去。」太爺:「可謂君子!」問道:「在家?」:「家兄南京。」

  正說家人鬍子一個窗子不敢進來看見說道:「鬍子甚麼話說甚麼東西?」鬍子走進書房把手上來:「南京一個出身幾年在外生意回來叩見少爺。」:「既是領班我家不得收下。」鬍子說道:「老爺多少恩德當面少爺。」:「老爺抬舉?」鬍子:「當年班子老爺著實喜歡照顧。」:「如此進來。」太爺:「南京這位路上遇見。」鬍子出去一路走進看見花園寬闊一望無際書房門口那裏身穿直裰腳下面皮好似夫子眉毛鬍子:「便是我家少爺過來。」進來跪下叩頭少爺:「你我故人何必如此行禮。」起來作揖作揖太爺底下:「老太爺恩典粉身碎骨幾年在外做小生意不得叩見少爺今日少爺少爺。」:「我家鬍子我家老爺極其喜歡照顧自有道理。」鬍子:「少爺那裏?」太爺:「。」躊躕:「一個。」書房:「後門相公。」應諾

  少刻一個眼睛胡子瓦楞身穿布衣扭扭捏捏斯文進來作揖坐下太爺姓名太爺便:「長兄貴姓?」人道:「晚生少爺晚生醫道連日少爺相約太爺。」:「太爺今日如何?」便回來:「太爺一覺清爽。」:「?」:「南京朋友。」坐下太爺首席主位底下一會自己整治極其精潔內中火腿一個出來眾人太爺:「自然著實高明。」:「『熟讀不如。』太爺晚生江湖胡鬧不曾甚麼醫書卻是不少近來少爺教訓曉得所以我有一個小兒而今從先著書文章拿來少爺少爺往常批語晚生文理將來小兒出去湯包將來招牌可以。」太爺哈哈大笑鬍子一個帖子進來:「北門商家明日生日老爺少爺陪客說定要求少爺。」:「我家不得可笑熱鬧不會暴發舉人進士工夫替人!」鬍子應諾

  太爺:「老伯酒量當日先君半夜今日。」太爺:「正是我有一句話不好說只是身分有限府上今年。」:「不知道。」太爺:「不知道大人江西大人:『我家回來痛飲。』我所記得。」說道:「少爺真正不知道。」進去太爺:「公子雖則年少我們這邊豪杰。」:「少爺為人只是不管甚麼。」:「便是從不少爺大方舉動。」  走進娘子曉得娘子不知道這些家人婆娘不知道後來想起來:「有的老爺上任那邊第七房子小屋太爺糯米做出二十對了二十燒酒一點而今在地下足足七月酒醉死人出來不要!」少爺:「知道了。」鑰匙房門兩個進去地下出來書房叫道:「老伯尋出!」太爺兩個起身來看說道:「!」打開一般杯子太爺:「有趣這個不是別樣街上今日不成明日一天還是。」:「自然奉陪。」:「何等老爺造化!」燈籠回家書房太爺歇宿太爺進去

  次日清晨起來鬍子一個那裏鬍子:「太爺起來?」:「起來洗臉。」鬍子:「少爺起來?」:「少爺起來多時太爺。」鬍子:「我家這位少爺出奇一個老爹不過是老爺門客不過銀子打發回去甚麼在家當做祖宗看待一早自己!」:「太爺我們兒子孫子少爺自己太爺人參奶奶奶奶自己人參不消說一早少爺不得親自送人就是奶奶親自送人參與要說這樣只好少爺!」上人走進:「快進少爺。」鬍子:「老爹少爺問安!」:「也是少爺厚道。」

  進去出來作揖坐下:「好幾不見熱鬧?」:「正是聽見說到遠客﹔……南京。」:「烏衣老伯今日書房。」:「說話王父老師跟前幾次仰慕大才幾時。」:「知縣老師只好你們不要曾祖先祖先君這樣知縣不知過多果然仰慕甚麼況且倒運秀才本處知縣就要老師王家一宗進士老師不要怎的所以北門今日我去。」:「正是為此昨日老師說明陪客老師特為老師掃興況且在家今日明日不然走走。」:「不要這位老師不是甚麼愛才不過門生禮物我家今日請客尋出陳酒沒有這樣好東西不許書房!」:「怎的先生不曾帖子。」:「使得。」筆硯帖子出來帖子:「家眷同學晚生」,帖子書房隨即進來太爺房門作揖坐下那裏一同坐下太爺:「?」:「翹楚家兄也是好友。」太爺:「久慕久慕。」:「久仰先生。」彼此認得:「這位?」:「在下南京回來。」:「南京認得府上先生?」:「十七老爺也是。」

  當下早飯太爺拿出許多桂花把酒漸漸自己動手桌子大家坐下新鮮拿出一個杯子罈子太爺說道:「!」半日鬍子一個箱子甚麼鬍子:「少爺奶奶相公秋衣箱子做完進來少爺件數裁縫工錢打發。」:「完了。」箱子放下裁縫進來鬍子:「裁縫少爺的話。」:「甚麼?」站起裁縫天井雙膝跪下放聲大哭大驚:「怎的?」裁縫:「小的這些少爺做工工錢不想一會小的母親暴病小的工錢不想柴米而今母親棺材衣服沒有沒奈何只得少爺銀子小的小的慢慢。」:「多少銀子?」裁縫:「人家少爺小的工錢。」慘然:「那裏雖是小本生意父母身上大事不可草草將來就是終身銀子如何使得至少十六銀子棺材衣服雜費二十一個沒有。──也罷衣服二十多銀子鬍子一總。」:「不可忘記不是銀子賭錢母親身上大事。」裁縫鬍子箱子哭哭啼啼入席坐下太爺:「真是難得!」:「阿彌陀佛天下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