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三十五回 Chapter 3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聖天問道 徵君還家

  話說徵君看見跳下騾子在地下慌忙跳下跪下說道:「足下一向不曾認得。」起來說道:「前面便是一個先生奉陪回去。」徵君:「最好。」車子騾子一同來到彼此坐下人道:「京師旨意南京這時候先生日子所以轎車一路果然大教。」徵君:「先生尊姓大名何處?」人道:「小弟湖廣人氏小弟一個志向本朝名人文集在家二十尋的不差甚麼的只是初四大家只有高青文集人家沒有只有京師一個人小弟京師重價到手正要回家朝廷先生前輩已去小弟文集先生當代豈可當面錯過許久一路出來。」徵君:「小弟無心仕途皇上不得不邂逅先生真是但是相逢就要分手何以今夜談談。」談到名人文集徵君:「先生如此讀書豈不講求學問國家禁令所在不可不知避忌文字其中毀謗朝廷言語既然太祖為人現在禁書先生著作也罷小弟愚見讀書心得為主先生貴府便道枉駕還有拙著慢慢請教。」應允分別南京等候

  徵君侍郎即刻打發家人便親自徵君侍郎:「先生辛苦?」徵君:「山野車馬姿長途不覺所以不曾便大人。」侍郎:「先生料理三五日內就要召見。」

  這時嘉靖三十五十月初一侍郎內閣聖旨

十月初二內閣奉上祖宗寤寐以資古今禮部侍郎尚志初六日入引見光大。」
  到了初六羽林衛士門外鹵簿全副儀制門外百十火把亮光知道宰相到了大開掖門進去奉天奉天殿天樂隱隱聽見:「排班。」內官龍涎香宮女簇擁天子寶座一個個舞蹈徵君穿公服舞蹈朝拜天子當下二十四寶瓶真是:「旌旗」!

  徵君回到下處脫去衣服徜徉一會侍郎徵君便服出來侍郎問道:「今日皇上殿先生靜坐恐怕不日召見。」一個上諭

尚志十一便殿朝見乘馬。」
  到了十一侍郎徵君到了侍郎在朝徵君獨自走進兩個太監御用徵君上去兩個太監徵君兩個太監韁繩扯手赭黃顏色慢慢走過到了殿門外徵君殿門口兩個太監傳旨出來尚志殿徵君屏息進去天子便服寶座徵君上前朝拜天子:「在位三十五天地祖宗邊疆只是百姓未盡溫飽士大夫能行禮樂教養何者所以先生田間先生悉心籌畫不必有所隱諱。」徵君正要不想頭頂一點疼痛著實只得躬身:「皇上一時不能啟奏。」天子:「如此也罷先生加意只要事事可行。」徵君殿太監馬來一直侍郎接著朝門侍郎過去

  徵君到了下處頭巾一個蝎子徵君:「小人原來就是看來不行了!」次日起來焚香自己一個天山」。徵君:「。」便教養一道懇求恩賜進去自此以後九卿六部一個拜望請教徵君不耐煩只得衙門回拜大學士太保侍郎:「南京年兄皇上頗有大用先生何不學生走走以為桃李。」侍郎不好唐突徵君徵君:「孔子不當弟子太保門生不知多少晚生一個野人這就不敢領教。」侍郎太保太保不悅

  幾天天子便殿太保:「尚志細看學問淵深輔弼?」太保:「尚志出群皇上朝野不由進士出身祖宗法度開天。」天子歎息一回大學士傳旨

尚志五百南京尚志著書立說鼓吹。」
  傳出聖旨徵君辭別侍郎收拾行李滿官員徵君依舊

  日天寒冷不著宿只得小路一個人借宿人家住著草房點著一個七十老人家門首徵君上前作揖:「老爹行路錯過宿老爹明早。」老爹:「客官行路房子借住不妨只是我家只得夫妻住著七十不幸棺材客官那裏車子如何進來?」徵君:「不妨一席之地將就車子門外。」老爹:「這等只有。」徵君:「也好。」

  當下走進老婦人屍首直殭傍邊土炕徵君下行車夫老爹徵君番來覆去睡不著三更死屍漸漸起來徵君定睛細看起來一個起來意思徵君:「!」老爹一會不得徵君:「年高怎的這樣好睡!」便起來老爹只有沒有回頭老婦人站起來著眼原來不是徵君跑出車夫出去徵君獨自門外徘徊懊悔:「吉凶在家不出一番今日不得虛驚!」:「生死常事到底不深故此害怕。」車子一直等到天色兩個屍首徵君感傷:「兩個老人家窮苦這個地步雖則在此宿殯葬殯葬?」車夫一個市井徵君銀子棺木一塊也是左近人家徵君拿出銀子掩埋兩個老人家掩埋徵君紙錢徵君祭奠羅拜在地下徵君

  徵君臺兒莊可看不日來到揚州鈔關一日南京岸上二十多齊整轎子岸上徵君帖子徵君十位上船內中本家叔公作揖第二位就是商都:「皇上重用不肯做官品行!」:「晚生知道先生意思先生抱負大才出身不屑今日回來留待掄元皇上既然知道將來可望。」徵君:「大典怎麼不屑掄元一定長兄小弟煙霞。」:「在此?」徵君:「歸心就要開船。」十位作別上去十幾徵君不耐煩隨即揚州江都徵君上去叫作開船當晚湊齊六百銀子盤纏不著銀子回去

  徵君順風到了燕子自己歡喜:「今日上佳!」行李一路西門行李步行到家祖先娘子相見:「兩個便回來今日如何說謊?」娘子當晚洗塵

  早起進來:「六合高大老爺。」徵君出去回來天府城鄉徵君穿穿徵君娘子:「沒來由朝廷甚麼這些我們上去受用!」當下商議料理娘子連夜

  寬闊地方西湖差不多左邊望見雞鳴寺每年幾千湖內七十二打魚南京滿城中間大洲圖籍中間花園徵君房子合抱梅花芭蕉四時不斷竹子數萬竿湖光山色真如仙境門口那邊過去那邊不過徵君花園

  一日娘子憑欄說道:「這些湖光山色我們我們日日可以遊玩清涼!」斟酌》,娘子傍邊有趣彼此大笑徵君著實自在

  一日有人那邊岸上過來徵君出去進來拜見便是徵君大喜:「渴想今日怎的?」:「昨日尊府今日我方原來神仙!」徵君:「此間人世武陵差不多在此只怕就要迷路。」當下三更時分走進慌忙說道:「中山王府火把七十二魚船渡過花園圍住!」徵君大驚一個進來:「老爺上來。」徵君出去徵君施禮徵君:「不知舍下甚麼?」:「尊府不相干。」便附耳:「高青文集》,乃是禁書告發武勇所以發兵今日老爺所以這個不要使知覺。」徵君:「明日自己。」聽見:「老爺甚麼便告辭。」徵君出門號令一聲那些一齊渡過聽見:「硬漢難道帶累先生明日!」徵君:「幾天不到一個出來逍遙自在。」

  徵君悄悄十幾打發進京發出文書徵君花園

  兩個那邊渡船渡過徵君出去衡山徵君歡喜:「有趣!『清談』。」上去衡山泰伯禮樂徵君一天泰伯所行禮樂端正交與衡山

  轉眼二月衡山約同金東商議泰伯眾人:「卻是主祭?」衡山:「大聖聖賢主祭不愧如今必須一個人。」眾人:「?」衡山指頭說出這個一番同歸黃河畢竟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