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三十六回 Chapter 3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常熟降生 泰伯賢主 一回

  話說蘇州常熟鄉村叫做二百多人務農只有成化年間讀書三十秀才教書十五秀才應考之外從不後來八十去世兒子不曾也是教書到了中年尚無子嗣夫婦兩個文昌帝君面前夢見文昌親手紙條易經一句:「君子。」當下有了月滿生下這位博士文昌新生兒子取名博士母親人家教書博士太公兒子賓主得病去世臨危博士太公此時博士十四太公:「相公人家一切孩子不同如今先生去世先生兒子。」當下自己祁連名帖書房兒子博士先生博士自此家教

  常熟人文地方此時先生古文詩詞天下第一博士到了十七隨著詩文太公:「相公這些詩文無益須要本事我少知道地理知道算命知道選擇而今以為。」博士盡心聽受太公:「考卷將來出去應考也好。」博士聽信太公果然考卷二十四出去應考二十里外一個教書每年三十銀子正月十二月仍舊過年

  太公:「尊翁當初府上親事而今。」當時當年餘下十幾銀子明年十幾銀子起來夫婦兩個仍舊借住滿月之後二三銀子傍邊進去一個小小博士小小鎮市柴米油鹽小菜之類回家娘子度日娘子生兒育女身子不能醫藥每日白粥後來身子漸漸好起來博士三十二沒有娘子:「今年怎樣?」博士:「不妨自從出來每年大約三十銀子假使正月說定只得二十不足到了五月時候少不得兩個學生或是來看文章銀子補足這個假使正月銀子歡喜:『今年!』事情出來銀子用完可見一定不必。」

  果然太公村上一個人家博士羅盤用心用意十二銀子博士小船回來那時正是三月半天兩邊岸上有些桃花柳樹微微順風博士舒暢一個僻靜所在魚鷹博士窗子那邊岸上一個人跳下博士船家起來淋漓一身天氣博士濕衣船家乾衣請進短見人道:「小人就是農人替人父親得病在家不能有錢棺木這樣在世甚麼不如死路!」博士:「孝心不是尋死十二銀子也是不能一總幾個盤纏而今銀子鄰居親戚說說自然大家相幫殯葬父親。」當下在行拿出銀子接著銀子拜謝:「恩人尊姓大名?」博士:「料理不必只管講話。」拜謝

  博士回家年下半年有了個兒這些太公取名叫做一連博士四十一鄉試太公說道:「相公今年高中。」博士:「見得?」太公:「許多陰德。」博士:「老伯那裏見得陰德?」太公:「替人真心實意聽見路上父親陰德。」博士:「陰騭耳朵只是自己曉得別人不曉得而今老伯知道了那裏還是陰德?」太公:「到底陰德今年。」當下南京鄉試回家博士風寒起來放榜報錄人到了太公便說道:「相公。」博士中聽娘子商議衣服太公打發報錄病好填寫回來親友東家賀禮料理上京會試不曾進士

  恰好常熟大人山東巡撫便博士一同衙門詩文衙門同事資深博士文章品行弟子博士朝夕請教那時正值天子大人一個人資深:「而今朝廷大典門生意思要求大人老師。」博士:「不敢當大人大人主意我們這就不是品行。」資深:「老師就是不願皇上面前老師或是皇上或是不見皇上官爵回來見得老師高處。」博士:「皇上面前便不是真心辭官不是真心叫做甚麼?」哈哈大笑山東看看進京會試不曾上船江南依舊

  博士五十一個管家跟著進京會試就中進士殿試二甲朝廷翰林這些進士五十六十履歷不是實在年紀只有實在年庚五十天子看見說道:「年紀一個。」當下南京國子監博士博士歡喜:「南京地方有水我家相近妻兒老小強如翰林!」當下辭別同鄉翰林院先生:「先生南京國子監門人正字人事至孝先生照顧照顧。」博士應諾收拾行李南京打發常熟家眷此時公子已經十八跟隨母親一同南京博士參見國子監祭酒大人回來門生紛紛拜見博士看見帖子一個博士出去問道:「年兄?」見人走出一個矮小走過:「門生便是。」博士:「京師久仰年兄大才。」坐下:「老師文章山斗門生今日沾化僥倖。」博士:「到此凡事指教年兄幾年?」:「老師少孤奉事母親鄉下隻身弟兄衣服飲食自己整理所有先母並不讀書應考不幸先母見背一切喪葬大事天長先生相助門生便隨著。」博士:「先生資深案頭詩集奇才?」:「。」博士:「還有先生天子住著?」:「輕易不會。」博士:「明日求見。」:「門生並不八股文後來無奈沒奈何只得念念隨便後來宗師不知怎的看見門生這個名字就要一等第一門生文章其實不好屢次總是一等第一宗師學門一等第一所以門生覺得自己到底不在。」博士:「不耐煩。」:「所以門生請教平日還有古文》,以及各樣雜說請教老師。」博士:「足見年兄令人心服古文捧讀令堂?」:「先母門生一切衙門使所以至今門生有罪。」博士:「這個如何?」便筆硯說道:「年兄便節略。」辦到面前吩咐:「相公老太太辦妥以便上房使用。」應諾下去老師眾人辭別出去博士回來

  次日便徵君徵君不曾博士便說起當初殿常熟博士祖父門生殿曾祖所以博士彼此往事博士說起仰慕徵君今日無緣不曾:「不知道。」博士告別

  次日徵君問道:「昨日博士先生怎麼不會?」徵君:「謝絕這些雖是小官相見。」:「人大不同不但無學尤其進士襟懷沖淡陶靖一流人物會見便。」徵君便回拜一見如故博士徵君恬適徵君博士性命

  半年博士公子公子就是太公孫女博士弟子後來親家太公相愛女兒一個丫頭自此孺人使喜事博士使管家管家銀子使女的身價博士:「床帳衣服銀子就算備辦。」管家磕頭下去

  轉眼新春二月博士去年自己親手梅花博士歡喜家人梅花說道:「春光幾分不知如何光景幾時探望一回。」:「要約。」走進兩個國子監門口一個叫做一個叫做積年相與博士進來禮讓坐下信道:「頭上老師生日幾分春天。」:「老師門生。」博士:「生日八月此時如何?」:「這個不妨二月八月可以。」博士:「豈有此理這就笑話。」博士:「一句話商議前日中山王府烈女碑文八十在此銀子。」:「難道不會?」博士:「那裏。」拿出一個節略家人銀子交與老爺家人帶去家人銀子出來:「相公。」博士:「。」家人銀子進去博士:「一個表姪南京時候房子住著所以來看

  相公進來作揖坐下一會閒話便說道:「表叔房子半年沒有。」博士:「怪不得今年沒有生意沒奈何老遠告訴?」相公:「房子所以表叔商量銀子。」博士點頭:「恰好還有四十銀子明日也好。」相公言語完了告別博士進來問道:「老師甚麼的相與?」博士:「我們世交。」:「門生不好說南京知道本來有錢而今南京扯謊沒有品行!」博士:「甚麼沒品?」:「時常酒館所以。」博士:「正是風流文雅俗人怎麼得知?」信道:「也罷老師下次甚麼有錢詩文不要應考做出東西有限恐怕壞了老師我們多少起來朋友老師他們不要。」博士正色:「不然人人知道做出詩文無有不服每常如今銀子一百留下二十表姪。」言語辭別出去

  天府下一個生來賭博衙役看守門房進來:「老爺那裏?」博士:「進來。」走進兩眼垂淚雙膝跪下訴說這些冤枉博士:「知道了。」當下書房每日拿出行李睡覺次日府尹面前辯明這些冤枉釋放說道:「門生粉身碎骨老師。」博士:「甚麼要緊既然冤枉辯白。」:「辯白固然老師只是門生心中疑惑不知老師怎樣處置怎樣要錢把門甚麼地方受罪老師把門門生不是這個恩典門生怎麼感激!」博士:「這些日子回家看看不必講閒話。」辭別

  上傳大紅:「晚生門生頓首」。博士:「甚麼緣故?」慌忙出去這些一番先聖國子監斯文畢竟幾個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