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四十八回 Chapter 48

第四十八 徽州 

  話說先生習以為常早上起來大門騎馬進來先生道喜先生:「喜事?」報錄條子來看知道徽州先生歡喜報錄打發隨即賀喜親友先生出去幾天料理安慶回來先生先生一同先生:「時候日用不足在家。」先生:「我們老弟相聚一日一日從前兩個各處動不動不得見面只要弟兄兩個幾時商量料想做官自然好似。」先生一同收拾行李徽州先生本來徽州知道如今做官徽州聽見個個歡喜之後會見先生胸懷坦白言語爽利這些秀才人人以為先生談談學問眾人越發欽敬秀才來往

  先生見外走進一個秀才身穿直裰面皮花白鬍鬚六十光景秀才自己帖子先生先生帖子:「門生」。秀才帖子下去先生回禮說道:「莫不?」:「門生正是。」先生:「二十弟兄不必這些。」書房二老出來先生出來彼此一番:「門生三十秀才迂拙往年就是老師門生不過是公堂而已老師所以時常老師教訓要求老師做大門生受業弟子。」先生:「老友!」先生:「一向知道清貧如今在家長年何以為生?」:「生平志向三部嘉惠。」先生:「三部?」:「一部一部字書一部。」先生:「怎麼樣?」:「三禮經文下面印證教子自幼。」先生:「一部通行天下請問字書怎麼樣?」:「字書識字老師。」先生:「久矣請問怎樣?」:「不過是儀制愚民意思門生三部終日不停所以工夫。」先生:「?」:「只得一個小兒小女大小守節在家小女不上一年多。「先生門生帖子退不受說道:「我們老弟時常談談苜蓿風味怠慢。」弟兄兩個一同大門先生慢慢回家十五

  回到兒子老師這些相愛次日先生轎子親自一會次日先生自己一個走進作揖先生:「家兄祿。」銀子:「家兄先生日薪。」銀子說道:「沒有孝敬老師老師惠來?」先生:「這個只是清苦家兄博士南京名士家兄。」:「長者不敢』,只得。」先生稿子先生先生細看不勝歎息下午時分一個人走進說道:「老爹我家老爹那裏看看老爹就要。」先生:「第三小女女婿。」先生:「如此稿子帶去家兄過來。」起身書稿進城

  先生二十女婿看見女婿果然病重醫生那裏不見一連幾天女婿慟哭女兒丈夫出來公婆父親:「父親一個大姐丈夫在家父親養活丈夫難道父親養活不成父親養活許多女兒!」:「如今怎樣?」姑娘:「辭別公婆父親便死路跟著丈夫!」公婆兩個聽見句話說道:「自古螻蟻尚且怎麼這樣我家我家公婆養活父親養活不要如此!」姑娘:「媳婦不能孝順不安只是路上只是還有幾天工夫要求父親到家母親母親當面要緊。」:「親家仔細想來小女殉節真切自古』。」女兒:「如此青史難道攔阻這樣今日回家母親作別。」親家再三不肯執意一徑來到孺人孺人:「一個女兒要死怎麼甚麼話說!」:「這樣你們不曉得。」孺人聽見痛哭流涕連忙轎子女兒親家在家依舊看書寫字女兒信息孺人女兒那裏一般梳洗母親只是茶飯全然母親婆婆著實千方百計不肯天上不能起床母親傷心入心病倒回來在家睡著天氣火把個人打門報道:「姑娘今日午時去世。」孺人聽見過去回來大哭不止面前說道:「老人家真正女兒將來不能一個題目!」仰天大笑:「!」大笑房門

  次日先生知道大驚不勝衙門立刻文書先生文書連夜出去先生祭奠三學聽見老師如此隆重紛紛祭奠兩個上司批准下來門首先生邀請知縣執事烈女穿著公服步行當日知縣先生鄉紳通學朋友家親一天通學先生這樣女兒生色此時不肯眾人

  次日先生先生先生都會說起:「在家日日看見悲慟不忍意思外面幾時除非南京那裏極大他們三部。」先生:「南京可惜博士若是博士南京一番。」先生:「先生南京如今先生言語值錢。」先生欣然衡山正字

  老人家不能旱路上船從嚴西湖一路一路悲悼女兒惶惶一路來到蘇州正要想起:「一個老朋友何不看看?」便行李一個飯店還是時分飯店人道:「甚麼所在?」飯店人道:「上去只得便是怎麼不好!」房門自己出去街道漸漸路旁一個茶館走進看見那些極大酒席一路多少客船簾子穿著鮮豔衣服說道:「蘇州風俗不好一個婦人家不出河內!」一會上一個少年穿婦人想起女兒哽咽熱淚出來茶館一直路上一路腐乳還有四時花卉極其熱鬧賣點老人家慢慢許多門口階級上去便是那裏桌子四面看看其實華麗天色一般不能便起身半路點心豬肉包子一個交錢慢慢飯店上人上船行李幸虧不曾連夜一直來到朋友一帶房子門前垂柳掩映敲門朋友兒子一身出來開門說道:「老伯如何今日父親直到回首時候念著老伯不曾一面不曾老伯全書。」知道這個老朋友眼睛熱淚紛紛出來說道:「父親幾時去世?」孝子:「不曾。」:「靈柩在家?」孝子:「在家。」:「靈柩。」孝子:「老伯老伯進來。」當下堂屋不肯孝子領到靈柩孝子引進中堂中間靈柩面前香爐燭臺遺像慟哭孝子自己盤費自己一同靈柩祭奠慟哭次日要行孝子不住老朋友靈柩辭行大哭含淚上船孝子回去

  蘇州一路來到南京西門上岸進城下處次日一日回來博士浙江做官故鄉祖墳衡山正字遠處做官一個懊悔自然看書一個盤費上街走走一個人作揖叫聲:「老伯?」原來同鄉名義父親進學進學老伯:「幾年不見一向那裏?」:「老伯那裏?」:「在前。」:「老伯下處。」下處拜見說道:「老伯揚州近日東家食鹽在朝天宮一向記念老伯甚麼南京?」說道:「當初令堂老夫守節鄰家失火令堂滅火天下第三小女一番。」女兒女婿。「在家哭泣不忍老師朋友一個。」:「?」一一:「當年南京博士鼎盛天下自從博士這些賢人君子風流去年先生先生在家老伯便朝天那裏。」和尚房錢行李朝天晚間酒肴說起:「那裏明日看看。」:「明日老伯。」

  次日南門幾分銀子正殿瞻拜走進底下衡山祭祀執事袖子樓上張大樂器祭器要看:「鑰匙府上。」只得下來走走兩邊書房一直依舊大門報恩寺琉璃塔出來門口酒樓:「回家只是沒有盤纏。」:「老伯這樣料理盤纏老伯回家。」便餞行十幾銀子先生徽州說道:「老伯先生各位先生回來他們老伯一回。」:「最好。」便起身回去好些打聽正字到家自己送去正值正字出門不曾家人:「朝天其中緣由當面再說。」正字回來正要朝天回拜恰好翰林一番賓朋奇異患難武勇畢竟後事如何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