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Scholars 《儒林外史》

第五十二回 Chapter 5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二 比武公子傷身 廳堂英雄討債

  話說老爹自取杭州一個朋友叫做銀子:「何不找著盤纏回去。」錢塘門外錢塘門外看見兩個那裏馬上遠遠望見老爹高聲叫道:「那裏?」老爹近前跳下馬來著手老爹:「原來二老幾時甚麼?」侉子:「這些相干自己清水白米別人這不而今正在八哥。」老爹便:「?」侉子:「此地尚書第八公子八哥為人有趣相好。」知道老爹彼此久慕的話侉子:「而今我們回到下處。」老爹:「一個朋友,」:「明日今日難得相會二哥。」不由分說老爹家人老爹相國門口一同進來

  侉子在後樓下老爹進來施禮坐下侉子吩咐家人一齊:「難得我們便宜明日看好武藝改日少不得重重。」:「這個自然。」老爹:「我相武藝後來不知怎的玄虛勾人不知而今不在了。」:「說起笑話家兄幾乎一個著處慫恿家兄煉丹銀子已經家兄運氣忽然生起不然白白。」老爹:「令兄可是?」:「正是家兄為人小弟性格不同相與不三不四自稱名士其實不曾小弟生性喜歡好道院子而今不得房子自己出來。」侉子:「八哥新居乾淨知道了。」家人個人侉子:「剛纔朋友一個?」老爹:「朋友銀子。」:「可是一向竿而今錢塘門外?」老爹:「正是。」:「而今不在一個鬍子南京鬍子也是家兄門客不消一個回來就是。」當下各自告辭侉子老爹次日老爹打發家人說道:「明日二老老爹早些過去便飯老爺相好帖子。」

  第二早點侉子便家人老爹家人跟隨來到主人接著坐下侉子:「我們何不書房?」主人:「。」主人一直往後滿地到了書房進去看見平日相與朋友今日特來請教老爹武藝彼此作揖坐下八道:「朋友相好今日聽見特為要求。」老爹:「不敢不敢。」大家起身閒步樓房旁邊許多架子一個過去卻是一個大院一個侉子:「二哥前日身材還好甚麼。」馬夫騾馬過來這些上前來看十分跳躍提防一個少年一下少年便得了不得身子下去大怒走上眾人侉子:「本事!」便道:「好些不見武藝越發!」當下回去依次賓主個人猜拳行令盡興起身侉子:「隨便使武藝哥們看看。」眾人一齊:「我等求教。」老爹:「只是?」天井花臺:「這邊。」侉子家人沿眾人老爹右手袖子齊整沿老爹把手朝上十幾一直到底眾人在旁一齊侉子:「我們練就一個手段:『握拳。』這個算出八哥過來算是頭等一下。」眾人:「這個如何使得!」老爹:「先生果然試一試不妨若是二老不相干。」眾人一齊:「老爹必然有道理。」一個個慫恿看看老爹不是金剛怎的便說道:「果然如此得罪。」老爹提起露出便使盡平生力氣並不好像一塊生鐵腳指幾乎頃刻之間老爹上前:「得罪得罪。」眾人好笑一會道謝告辭主人回來再也不下足足

  老爹侉子下處逐日打拳跑馬寂寞一日正在那裏拳法外邊走進一個二十多瘦小身材南京老爹老爹出來認得姪兒蝦子來意蝦子:「前日府上有人送信老爹家叔南京南京老人家。」老爹:「話說五十銀子得便還給在此還有耽擱回來費心寫信。」

  蝦子應諾回到行李便南京找到江寧公正鬍子桌子姪子一同家務蝦子老爹銀子的話安頓行李樓上

  且說鬍子絨線原有銀子本錢後來三公銀子嘉興當鋪毛病非常近來公合也是因此志同道合南京供給客人飲食最為豐盛鬍子公道:「主人供給我們這不主人就是我們自己左右算了我們不如葷菜我們自己豈不便宜?」公道:「如此。」時候蝦子擔子十四腸子個人蝦子不到清水滴滴

  一日鬍子公道:「昨日一個朋友胭脂老爹北京一時不得應手情願一千銀子主子余下起來還有二百何不二百借給三百這不比做利錢不見另外包管中間人熟識絲毫不得。」出去鬍子一筆銀子銀色滿心歡喜

  一日鬍子公道:「昨日會見一個朋友人參客人公府老爺表兄老爺人參而今蘇州老爺一時銀子湊手情願一百銀子兩個二百銀子取回也是一宗道路。」拿出一百銀子交與鬍子借出兩個足足二百歡喜要不得

  蝦子被毛鬍子一味趁空說道:「爽利銀子交與主人銀子當著當鋪利錢微薄這樣一千本錢可以二千生意難道不好甚麼二老的話放債到底不穩這樣掛起幾時回去?」公道:「不妨收拾收拾可以回去。」

  一日鬍子接到家信看完只管獨自躊躇問道:「府上出神?」鬍子:「不相干不好。」再三鬍子:「小兒寄信街上家當現在值得一千六百而今只要一千出脫過來倒是好生可惜而今不動不出本錢。」公道:「何不同人過來?」鬍子:「想來若是同人本錢只要還有利錢若是二分開外就是羊肉不曾一身』。不如!」公道:「不和商量我家還有銀子借給起來就是!」鬍子:「生意不穩設或將來虧折那時甚麼?」如此至誠一心一意銀子說道:「商議銀子不要大利每月一個二分利錢將來陸續縱然有些長短相好難道不成?」鬍子:「只是要有一個人個中切切交與執著憑據放心兩個授受?」公道:「知道不是那樣不放心不但中人不必不要信行為主。」當下蝦子以及回來銀子一千好好交與鬍子:「已經帶來主人銀子打算湖州一回而今交與回去在此回去。」鬍子銀子次日上船嘉興

  幾天齊全主人蝦子回家順便嘉興上岸看看鬍子鬍子當鋪西街上一路小小門面一層院子上面幾個朝奉做生意問道:「可是當鋪?」朝奉:「尊駕貴姓?」公道:「叫做南京。」朝奉:「。」一層便是進來底下朝奉送上問道:「二哥在家?」朝奉:「鋪子起頭而今已經。」:「前日?」朝奉:「不是甚麼!」公道:「而今那裏?」朝奉:「腳步南京北京!」這些不對一身蝦子回到趕到

  次日清早有人敲門開門老爹久違想念的話說道:「奉還無奈近日一個人無法。」老爹緣故細說一遍老爹:「這個不妨有道理明日二老南京嘉興不少何如?」公道:「如此重重老爹。」老爹:「的話不必。」回到下處這些告訴侉子侉子:「老爹生意上門。」一面家人打發房錢收拾行李頭上嘉興侉子:「熱鬧。」老爹上岸一直找到家當老爹闖進高聲:「在家不在家的銀子到底?」朝奉出來答話兩手身子往後拉拉卸下侉子正要進來幾乎把頭那些朝奉目瞪口呆老爹轉身走上柱子叫道:「你們要命走出!」兩手身子柱子半邊半個磚頭瓦片紛紛打下灰土半天朝奉不曾性命那時街上聽見房子門口擠滿鬍子不是只得走出老爹一頭越發精神走進底下眾人一齊上前鬍子自認不是情願一筆帳本清還老爹不要動手老爹大笑:「多大巢窩平地!」這時侉子樓下侉子說道:「不是以為沒有中人官司可以可知不怕只怕討債英雄』!而今那裏!」鬍子無計可施只得完了橫事得了銀子侉子老爹上船彼此拿出封一銀子老爹老爹:「不過是一時高興那裏留下五十五十回去。」銀子辭別小船

  老爹侉子說說不日到了南京各自回家老爹胭脂上人:「老爺近來同一太平老爺鎮日來賓回家。」後來老爹不要這些恰好有人寄信補缺將近收拾行裝進京來賓一個老爺一番公府來賓畢竟怎樣一個來賓且聽下回分解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