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十回 Chapter 1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 勤王 曹操興師

  :「不可今日便眾人不服不如仍舊為主諸侯入關羽翼然後天下。」人從按住兵器樓上:「何故不退?」:「王室不敢退。」:「?」各自職銜獻上如此只得車騎將軍校尉將軍朝政將軍萬年將軍平陽弘農其餘方等校尉然後謝恩下令追尋董卓屍首獲得零碎香木成形停當祭祀衣冠棺槨選擇吉日雷雨平地水深霹靂屍首提出如是三次改葬不能消滅可謂

  且說大權殘虐百姓心腹左右動靜此時舉動荊棘朝廷官員太僕朝政

  一日西涼太守刺史長安聲言討賊原來使長安結連侍中諫議大夫中郎將人為共謀西將軍西將軍密詔討賊當下將至一同商議禦敵謀士:「堅守不過必將退然後。」:「精兵萬人立斬麾下。」:「敗績。」齊聲:「情願斬首戰勝首級。」:「長安西二百盩厔使將軍屯兵堅壁。」五千人馬長安二百八十

  西涼兩個西涼攔路擺開陣勢:「?」少年將軍流星猿臂長槍坐騎駿馬飛出原來馬超十七英勇無敵年幼躍馬迎戰不到馬超槍刺馬超勒馬便刺死騎馬馬超背後趕來不知:「背後有人追趕!」馬超馬上原來馬超明知追趕故意槍刺馬超猿臂生擒過去軍士無主望風奔逃乘勢追殺獲勝隘口斬首號令

  馬超先見之明重用理會關防搦戰並不出迎果然西涼未及糧草商議恰好長安城中家僮首家大怒首級門前號令軍糧只得退西涼大敗馬超在後死戰退看看趕上相近陳倉勒馬:「同鄉今日無情?」勒住:「不可!」:「國家?」撥轉馬頭收兵

  放走回報大怒便興兵:「目今人心干戈不便不若慶功毫不費力。」大喜便設宴赴宴忽然變色:「何故交通造反?」大驚未及刀斧手斬首俯伏:「謀反故而心腹何須驚懼?」弘農

  戰敗西涼諸侯百姓結納朝廷生意不想青州黃巾聚眾十萬頭目不等劫掠良民太僕何人:「山東不可。」:「何處?」:「太守討賊。」大喜差人曹操一同

  聖旨會合一同興兵壽陽重地追趕直到數萬前驅兵馬到處無不不過百餘招安三十男女百餘精銳青州」,其餘自此威名書報長安朝廷曹操將軍

  兗州招賢納士曹操舊事袁紹:「子房!」以為行軍司馬海內名士黃門侍郎與其曹操以為行軍教授荀彧:「兗州賢士何在。」:「乃東東阿。」:「聞名久矣。」遣人尋問山中讀書程昱曹操大喜荀彧:「孤陋寡聞不足鄉人當今賢士何不?」猛省:「忘卻!」徵聘兗州天下光武嫡派子孫淮南一個山陽昌邑滿一個武城曹操兩個名譽從事滿曹操從事數百曹操泰山平人弓馬武藝出眾司馬

  一日大漢何人:「勇力過人帳下不和逃竄山中逐鹿。」:「容貌魁梧勇力。」:「殺人鬧市數百不敢使八十之上運使。」即令往來馳騁帳下大旗軍士挾持不定下馬退一手旗桿巍然不動:「!」都尉身上駿馬

  曹操部下謀臣猛將鎮山泰山太守瑯琊自陳避難隱居瑯琊當日書信便一家老小四十從者百餘百餘兗州道經徐州太守陶謙為人溫厚結納曹操經過出境迎接再拜致敬筵宴款待要行陶謙都尉五百護送

  大雨只得歇宿寺僧接入安頓將軍衣裝手下頭目商議:「我們黃巾餘黨勉強陶謙未有好處如今車輛無數你們富貴今夜三更大家一家財物山中落草何如?」應允夜風忽聞喊聲大舉方丈肥胖不能死命逃脫袁紹全家財物放火五百逃奔淮南後人詩曰

曹操全家
如今天理循環不差
  當下部下逃命軍士曹操眾人操切:「陶謙不共戴天大軍徐州!」荀彧程昱領軍三萬鄄城東阿其餘徐州先鋒城池城中百姓屠戮

  九江太守陶謙徐州五千大怒使從事陶謙曹操起兵百姓前來陶謙說客不見不過只得相見:「大兵徐州百姓因此特來進言陶謙仁人君子遇害州縣不祥三思而行。」:「面目相見陶謙一家陶謙?」:「面目陶謙!」太守

  且說大軍所到之處殺戮人民發掘墳墓陶謙徐州曹操殺戮百姓仰天慟哭:「獲罪致使徐州大難!」聚眾官商:「豈可束手待死使。」陶謙只得出迎遠望中軍豎起白旗雪恨馬列陣勢曹操身穿縞素揚鞭大罵陶謙出馬旗下欠身施禮:「護送不想賊心陶謙。」大罵:「匹夫生擒老賊?」應聲陶謙走入趕來躍馬前來相交忽然狂風大作各自收兵

  陶謙計議:「大難徐州百姓。」前言:「府君徐州人民感恩未能府君百姓堅守不才曹操死無葬身之地!」眾人大驚便正是


畢竟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