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十五回 Chapter 1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五 太史慈霸王 大戰白虎

  張飛自刎向前擲地:「古人:『兄弟手足妻子衣服衣服尚可手足安可?』桃園結義求同但願城池安忍兄弟中道城池家眷呂布謀害尚可設計賢弟一時捐生!」大哭

  且說袁術呂布徐州差人呂布五萬五百金銀一千使夾攻劉備五萬之後撤兵盱眙廣陵比及已去相見:「主公。」呂布靈語

  正在遲疑袁術:「劉備劉備那時。」怒罵袁術失信起兵:「不可壽春不可輕敵不如使羽翼先鋒那時袁術袁紹縱橫天下。」令人

  廣陵袁術劫寨大半回來呂布使呈上書札大喜:「呂布無義不可。」:「奈何?」來到徐州疑惑先令送還家眷夫人呂布宅門不得使侍妾未嘗:「呂布不害我家。」呂布張飛呂布不肯

  呂布拜謝呂布:「令弟張飛在此殺人有失。」:「久矣。」假意張心不平:「守分天時不可。」呂布令人自此和好不在話下

  袁術將士壽春孫策廬江太守得勝便飲宴原來孫策父喪之後退居江南禮賢下士陶謙丹陽太守不和家屬自己袁術:「使!」使校尉涇縣太師得勝使得勝

  當日營寨相待心中鬱悶步月中庭孫堅如此英雄淪落至此不覺放聲大哭大笑:「何故如此何不?」丹陽孫堅從事:「恨不能繼父。」:「何不公路江東假名大業之下?」

  商議:「公等已知手下。」袁術謀士汝南大喜:「只怕公路不肯。」:「亡父留下傳國玉璽以為質當。」:「公路久矣以此發兵。」

  計議已定次日袁術:「不能揚州刺史劉繇老母必將渡江救難省親不信亡父質當。」大喜:「非要在此三千五百平定之後回來職位卑微大權折衝校尉將軍便。」

  拜謝帶領擇日起兵姿風流儀容秀麗孫策下馬便廬江舒城原來孫堅董卓舒城孫策同年交情昆仲丹陽太守省親到此相遇

  大喜衷情:「大事。」:「大事。」便相見:「大事江東?」:「何為』?」:「彭城廣陵隱居何不?」即便令人長史中郎將參謀校尉商議攻擊劉繇

  劉繇牟平漢室宗親太尉兗州刺史揚州刺史壽春袁術江東當下孫策聚眾商議部將:「百萬不能。」帳下:「前部先鋒。」乃東太史慈北海便劉繇帳下當日孫策來到前部先鋒:「未可大將左右聽命。」太史慈退

  十萬孫策出迎孫策出馬大罵便忽然英軍中有放火孫策前來乘勢掩殺深山

  原來放火乃是九江壽春九江揚子江劫掠為生孫策江東豪傑招賢納士三百前來相投大喜車前校尉糧食軍器四千進兵

  回見劉繇謀士使屯兵零陵嶺南下營孫策下營策問土人:「光武?」土人:「。」:「光武我相。」長史:「不可嶺南劉繇伏兵奈何?」:「神人?」披挂上馬十三焚香下馬參拜向前:「孫策江東立業復興重修廟宇四時祭祀。」

  上馬回顧:「探看劉繇寨柵。」以為不可不從同上劉繇:「孫策不可。」太史慈踴躍:「此時孫策何時?」劉繇將令披挂上馬:「膽氣!」不動小將:「太史慈猛將!」拍馬同行

  孫策半晌:「孫策!」回頭十三一齊擺開立馬太史慈:「那個孫策?」:「何人?」答曰:「便是太史慈特來孫策!」:「便是兩個一齊一個!」:「便眾人不怕!」孫策來迎相交五十不分勝負暗暗

  孫策槍法半點滲漏詐敗孫策趕來不由路上背後趕到:「好漢!」慈心自忖:「十二一個便活捉眾人下手。」於是那裏一直趕到平川五十閃過閃過兩個用力下馬不知那裏兩個揪住廝打戰袍粉碎太史慈頭上兜鍪兜鍪

  忽然喊聲劉繇接應到來十二放手上馬孫策卻是上馬劉繇一千十二混戰逶迤喊聲周瑜領軍來到劉繇大軍黃昏風雨兩下各自

  次日孫策劉繇劉繇出迎孫策太史慈軍士:「太史慈不是刺死!」太史慈孫策兜鍪軍士:「孫策在此!」

  吶喊這邊那邊太史慈出馬孫策勝負:「不須主公勞力。」太史慈:「非我敵手孫策出馬!」大怒太史慈相交三十劉繇鳴金收軍太史慈:「正要捉拿何故?」劉繇:「周瑜領軍廬江松滋接應周瑜基業不可久留秣陵接應。」

  太史慈跟著劉繇退孫策人馬長史:「周瑜戀戰今夜正好劫營。」孫策劉繇大敗太史慈獨力十數連夜涇縣

  孫策人身七尺形容古怪敬愛校尉使先鋒十數斬首五十閉門不敢

  攻城有人劉繇會合去取孫策大怒大軍劉繇出馬孫策:「到此如何?」劉繇背後出馬部將生擒過去後心陣上軍士:「背後有人!」回頭一聲驚駭翻身下馬旗下丟下一霎時自此孫策霸王」。

  當日劉繇大敗人馬大半斬首萬餘劉繇豫章劉表孫策秣陵投降正中孫策翻身落馬急救主將中舉

  孫策連夜驍將忽然伏兵四起孫策出馬高聲:「在此!」地下槍刺秣陵居民涇縣太史慈

  太史慈二千所部正要劉繇孫策周瑜商議活捉太史慈東門放走二十五太史慈那裏人馬必然原來太史慈大半山野紀律涇縣孫策短衣持刀首先爬上放火太史慈上火上馬東門背後孫策趕來

  太史慈三十太史慈五十人困馬乏蘆葦之中喊聲急待兩下生擒太史慈大寨太史慈親自士卒自己:「義真丈夫劉繇不能大將以致。」

  :「?」:「未可知。」大笑之上設宴款待:「士卒離心收拾不識相信?」:「所願公約明日日中。」應諾:「太史慈。」:「信義。」

  次日竿日中太史慈一千孫策大喜知人於是孫策數萬下江安民無數江東喪膽並不擄掠人民勞軍劉繇從軍聽從不願江南無不由是使孫權宣城吳郡

  白虎自稱東吳吳郡部將守住烏程嘉興當日白虎令弟輿出兵輿立馬有人中軍便:「主將三軍不宜輕敵將軍自重。」:「先生金石將士不用。」出馬

  比及河岸岸上飛身上岸砍殺輿退退水陸並進圍住無人門外左手右手大罵太史慈馬上:「射中左手!」

  弓弦果然正中左手無不喝采

  眾人白虎大驚:「有如安能!」商量求和次日使輿孫策輿帳飲輿:「令兄如何?」輿:「將軍平分江東。」大怒:「鼠輩安敢相等!」輿輿起身應手首級城中白虎不過

  進兵攻取嘉興太史慈攻取烏程白虎餘杭劫掠土人鄉人會稽父子孫策使校尉渡江白虎分布西渡口復大連夜趕到會稽

  會稽太守白虎:「不可孫策仁義白虎暴虐白虎孫策。」會稽餘姚怒叱會合白虎陳兵山陰孫策出馬:「興仁來安浙江何故?」:「貪心不足既得吳郡今日!」

  孫策大怒交戰太史慈拍馬孫策飛馬接住交鋒兩下鼓聲互相鏖戰背後大驚馬來原來周瑜前後寡不敵眾白虎血路走入城中城門

  孫策大軍乘勢趕到分布四門攻打城中孫策攻城出兵死戰白虎:「孫策足下堅壁不消一月軍糧自然退那時乘虛。」固守會稽不出

  孫策一連不能成功計議:「固守會稽錢糧大半莫若其內所謂無備出其不意。」大喜:「叔父妙用賊人!」下令旗號疑兵連夜周瑜:「主公大兵一起必然奇兵。」:「準備今夜。」起行

  孫策退眾人敵樓觀望煙火旌旗心下遲疑:「孫策特設出兵。」白虎:「孫策莫非將軍。」:「先行隨後接應。」白虎五千追趕將近初更二十密林火把白虎大驚便勒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