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十九回 Chapter 1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九 下邳曹操鏖兵 門樓呂布殞命

  關公呂布張飛出迎接應呂布背後呂布趕來軍士放下呂布隨後呂布乘勢城門把門將士不住四散奔避呂布到家不及只得穿走出西門逃難

  呂布趕到出迎:「大丈夫廢人妻子將軍天下曹公不敢將軍不得已曹公將軍。」:「舊交妻子?」便徐州安置山東兗州此時城外各自人馬山中

  且說逃難行間背後:「不知存亡失散奈何?」:「不若曹操。」小路絕糧到處豫州飲食一日一家投宿少年姓名劉安

  當下劉安豫州野味一時不能:「?」:「。」飽食宿往後婦人方知昨夜不勝傷感上馬劉安:「使老母遠行。」

  稱謝大軍來到曹操中軍旗下曹操相見之下劉安

  迎接其一臥病調理一面使打探呂布現在何處回報:「呂布結連泰山賊寇兗州。」即令三千大軍呂布山東蕭關泰山三萬去路迎戰一齊出馬奮力死戰不住各自敗走乘勢掩殺蕭關探馬呂布

  徐州徐州登臨:「曹公東方便。」:「外面父親便一同自有脫身。」:「心腹頗多奈何?」:「。」呂布:「徐州四面力攻退步錢糧下邳徐州下邳主公?」:「元龍移去。」續保錢糧下邳一面蕭關半路:「虛實主公可行。」

  關上接見:「公等不肯向前責罰。」:「未可輕敵吾等關隘主公。」晚上連寫下關次日飛馬呂布:「關上留下將軍黃昏。」

  :「。」便舉火:「抄小路關內徐州有失公等。」關上起火呂布呂布黑暗自相掩殺

  望見一齊乘勢攻擊各自四散逃避呂布天明方知徐州敵樓:「城池不得。」大怒:「何在?」:「。」回顧:「安在?」:「將軍執迷?」

  不見半路答曰:「主公。」:「。」:「!」旗號原來曹操城池呂布大罵:「反賊!」大怒攻城背後喊聲人馬來到乃是張飛出馬不能取勝親自接戰喊聲曹操大軍衝殺前來

  布料隨後追趕呂布人困馬乏閃出攔住去路道一立馬:「呂布關雲長在此!」呂布慌忙接戰背後張飛趕來無心戀戰下邳接應相見失散:「海州路上消息至此。」張飛:「碭山幾時今日相遇。」

  兩個一同悲喜交集人見曹操便徐州接見家屬無恙父子參拜曹操犒勞自居使其餘將士依次父子加封祿將軍

  且說曹操得了徐州心中大喜商議起兵攻下程昱:「下邳死戰袁術使能事守住淮南徑路呂布袁術山東未曾歸順不可。」

  :「山東淮南徑路當之。」:「丞相將令安敢?」次日徐州淮南徑路曹操攻下

  且說呂布在下自恃糧食泗水安心無虞:「寨柵未定無不。」:「不可而後泗水。」

  已定將至呂布答話而立:「結婚袁術至此公有董卓逆賊城池早來王室。」:「丞相退商議。」

  大罵曹操奸賊射中:「!」攻城:「曹操不能將軍可以步騎將軍攻城將軍不過旬日軍食犄角。」:「。」收拾戎裝分付綿

  問曰:「?」布告:「全城妻子一旦將軍?」躊躇未決不出:「四面圍城。」:「不如堅守。」:「軍糧遣人去取早晚將至將軍精兵糧道。」

  :「將軍安能堅守城池差失長安將軍私藏將軍相聚將軍前程萬里!」痛哭

  聞言愁悶貂蟬貂蟬:「將軍作主輕騎。」:「無憂?」:「軍糧詭計。」:「吾等死無葬身之地!」

  於是終日不出貂蟬飲酒解悶謀士:「袁術淮南聲勢將軍何不內外夾攻。」即日就著:「引路衝出。」兩個一千隘口

  二更在前在後追趕不及隘口五百一半回來隘口攔住未及交鋒接入城中

  且說壽春拜見袁術呈上書信:「前者使命婚姻?」:「曹操奸計。」:「?」:「。」:「反覆然後發兵。」只得回來:「日間不可夜半先行將軍。」

  商量停當過去張飛攔路張飛生擒過去五百人馬張飛大寨曹操求救許婚大怒軍門使小心防守呂布軍士軍法處治悚然

  分付:「我等正當淮南要之小心在意曹公。」:「曹操不見?」:「曹操統領不以。」應諾退

  且說回見呂布袁術然後起兵救援:「如何送去?」:「作準若非將軍親自護送突出重圍?」:「今日便送去如何?」:「今日凶神值日不可明日大利亥時。」三千安排小車:「二百里外使兩個送去。」

  二更時分呂布綿纏身上馬放開城門跟著一聲攔住去路:「!」無心戀戰只顧混戰呂布在身不敢衝突重圍後面:「不要呂布!」

  只得退端的不曾一個呂布回到城中心中憂悶只是飲酒

  曹操攻城不下:「河內太守張揚出兵呂布部將丞相張揚心腹。」聚眾:「張揚袁紹下邳不克還都暫且何如?」:「不可呂布銳氣為主未定。」:「下邳二十。」荀彧:「莫非?」:「正是。」

  大喜即令軍士兩河高原下邳下邳東門無水其餘呂布:「平地!」妻妾痛飲美酒酒色形容一旦:「被酒今日。」下令城中飲酒

  十五知覺追殺奪回將會呂布:「將軍得失奉上。」

  大怒:「禁酒釀酒莫非同謀?」推出告饒:「斬首一百!」哀告五十背花然後無不喪氣

  成家探視:「公等!」:「妻子吾等如草。」:「圍城吾等!」:「無義我等何如?」:「丈夫不若曹公。」:「曹公。」

  商議飛奔東門便開門放出追趕曹操獻上馬匹白旗準備曹操便

大將軍征伐呂布抗拒大軍滿門誅戮庶民呂布首級加官為此知悉
  次日平明城外喊聲呂布大驚點視責罵戰馬治罪望見白旗竭力攻城只得親自平明日中退門樓不覺睡著退左右便一齊動手呂布緊緊

  睡夢中驚醒左右白旗:「生擒呂布!」尚未呂布大開城門一擁而入西門南門

  曹操傳令退出榜安民一面門樓侍立擒獲一干呂布雖然長大繩索:「!」:「不得不。」:「汝等?」:「妻妾何謂?」

  默然須臾問曰:「?」:「別來無恙?」:「心術!」:「奈何呂布?」:「詭詐奸險。」:「足智多謀何如?」呂布:「不從未必。」:「今日如何?」大聲:「今日而已!」:「如是老母妻子?」:「治天下不害仁政天下不絕老母妻子存亡在於挂念。」

  留戀左右不住起身並不回顧從者:「老母妻子養老怠慢。」聞言開口下淚棺槨後人

生死無二丈夫
不從金石棟梁
可哀

  布告:「何不一言?」點頭上樓:「不過大將天下。」回顧:「何如?」答曰:「不見建陽董卓?」目視:「!」回顧:「?」人大:「呂布匹夫!」刀斧手呂布縊死然後梟首後人:  

洪水滔滔下邳當年呂布
空餘千里有方
無疑

  

傷人董卓
爭如
  武士:「好生。」:「濮陽城中相遇如何忘卻?」:「原來記得!」:「只是可惜!」:「可惜?」:「可惜當日不大不曾燒死國賊!」大怒:「安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