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二十二回 Chapter 2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馬步三軍

  獻計:「曹操袁紹虎踞百萬文官武將何不遣人求救?」:「通往其弟相助?」:「此間袁紹三世其一相助。」何人:「公平折節敬禮何故?」猛省:「莫非先生?」:「。」

  原來成名好學多才受業馬融每當講學侍女左右聽講邪視:「鄭玄!」毛詩》。長跪:「『胡為?』」應聲:「『。』」風雅如此尚書十常侍歸田徐州涿郡徐州時時請教敬禮

  當下想出大喜便鄭玄便袁紹投遞自忖:「攻滅不當相助尚書不得不。」文武商議興兵曹操

  謀士:「連年百姓倉廩不可復興大軍遣人天子不得曹操然後河內增益舟楫軍器精兵邊鄙之中大事。」謀士:「不然神武強盛興兵易如反掌何必遷延日月?」謀士:「制勝不在強盛曹操法令士卒精練公孫瓚受困不同良策無名。」謀士:「曹操無名公正及時大業尚書劉備大義剿滅上合天意民情萬幸!」

  爭論未定躊躇不決:「見識如何主張。」施禮:「尚書起兵劉備曹操起兵起兵?」齊聲:「強攻王室起兵。」:「所見。」便商議興兵先令回報鄭玄準備接應一面謀士將軍十五步兵十五精兵三十進發

  已定:「大舉必須然後名正言順。」書記陳琳素有為主簿董卓避難冀州記室當下

蓋聞明主忠臣難以是以非常然後非常非常然後非常非常非常
趙高專制迫脅正言有望祖宗汙辱至今祿專政擅斷海內寒心於是太宗王道興隆光明大臣
司空曹操祖父中常侍妖孽饕餮乞丐輿竊盜傾覆重器
幕府掃除董卓於是東夏收羅英雄取用合謀鷹犬爪牙退師徒幕府兗州刺史跋扈行凶
九江太守英才天下知名直言正色士林民怨呂布彷徨幕府強幹席捲死亡幕府無德大有
鑾駕亂政冀州使從事發遣使幼主便王室亂紀專制朝政刑戮五宗三族道路尚書朝會公卿而已
太尉享國因緣睚眥備至不顧議郎忠諫直言是以聖朝杜絕孝王先帝墳陵桑梓松柏親臨發掘掠取金寶至今聖朝流涕傷懷
中郎將校尉身處三公盜賊舉手網羅是以有無帝都載籍無道殘酷
幕府未及整訓彌縫豺狼野心棟梁漢室除滅忠正梟雄北征公孫瓚行人發露使鋒芒
螳螂幕府威靈折衝宇宙百萬獲之青州大軍黃河荊州其後雷震何不出自思歸流涕其餘呂布覆亡迫脅權時人為登高鼓吹土崩瓦解血刃漢室陵遲聖朝股肱折衝之內簡練憑恃忠義暴虐操持精兵七百守宮宿拘執篡逆忠臣肝腦塗地烈士立功
遣使發兵邊遠州郡給與天下明哲即日並進荊州便協同聲勢州郡境界社稷非常於是乎
五千賞錢五千有所宣恩布告天下使聖朝
  大喜使州郡各處隘口檄文曹操頭風臥病左右毛骨悚然一身冷汗不覺頭風一躍而起:「何人?」:「陳琳。」:「必須武略陳琳袁紹武略不足!」聚眾謀士商議

  孔融:「袁紹不可。」荀彧:「袁紹無用何必議和?」:「袁紹部下如許智謀忠臣三軍其餘淳于名將何謂無用?」:「犯上不智無用數人不相容匹夫其餘碌碌百萬何足道哉!」

  孔融默然大笑:「不出。」前軍五萬丞相旗號徐州劉備原來兗州刺史兗州偏將一同大軍二十袁紹程昱:「使。」:「劉備敵手權且虛張聲勢。」分付:「不可。」曹操八十各自相持八月十月原來不樂不用進取袁紹心懷疑惑進兵呂布手下降將把守屯兵總督大軍官渡

  且說五萬徐州一百中軍丞相旗號進兵打聽河北消息不知曹操虛實探聽河北曹操差人商議:「丞相催促攻城。」:「丞相。」:「主將如何?」:「。」:「便。」只得一半徐州

  到來商議:「屯兵謀臣不和尚未進取曹操不知何處旗號如何旗號?」:「詭計河北為重親自監督故意旗號此處虛張聲勢不在。」:「探聽虛實?」張飛:「小弟。」:「為人不可。」:「便是曹操將來!」:「動靜。」:「放心。」

  於是三千人馬徐州初冬陰雲雪花布陣:「丞相到此緣何?」:「丞相自有話說。」:「丞相!」長大向前來迎相交便趕來山坡一聲攔截不住奔逃左手寶刀右手揪住馬上四散奔走

  押解徐州:「何人丞相!」:「奉命虛張聲勢以為疑兵丞相不在。」衣服酒食商議:「和解生擒將來。」:「等人無益解和。」

  張飛:「二哥我去生擒!」:「兗州刺史董卓也是諸侯今日前軍不可輕敵。」:「何足道哉二哥生擒將來便!」:「壞了他性大事。」:「!」三千前進

  堅守不出張飛每日張飛不敢不出傳令今夜二更劫寨日間飲酒軍士罪過:「今夜出兵將來!」使左右軍士走出劫寨身受重傷伏兵在外

  張飛中間使三十劫寨放火夾擊二更時分張飛精兵後路中路三十放火伏兵張飛不知多少各自潰散撞見張飛狹路相逢急難回避張飛生擒過去

  使徐州:「自來粗莽無憂。」親自:「哥哥今日如何?」:「不用言語如何使機謀?」大笑過來下馬:「小弟張飛冒瀆乞恕。」徐州放出一同款待:「前因不得不丞相將軍前來問罪備受丞相正思報效安敢將軍善言分訴。」:「使丞相處方便家老使。」

  稱謝次日還原領軍不上一聲張飛攔路:「哥哥分曉捉住如何?」馬上發顫張飛睜眼趕來背後飛馬:「不得無禮!」放心:「兄長如何法令?」:「下次。」:「。」連聲告退:「便丞相三族將軍寬恕。」:「便是曹操自來權且!」抱頭鼠竄回見:「曹操必然。」:「徐州不可不若犄角以防曹操。」下邳夫人下邳安置甘夫人夫人徐州張飛

  回見曹操劉備反之怒罵:「!」喝令左右推出正是


不知人性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