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四十五回 Chapter 4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五 江口曹操 群英會中計

  周瑜諸葛孔明存心謀殺次日孫權:「先行起兵繼後。」魯肅起行便孔明孔明欣然一同迤邐江口六十依次周瑜中央岸上西孔明安身

  周瑜已定使孔明議事孔明中軍:「曹操袁紹八十三安能必須然後探知軍糧鐵山先生熟知地理先生鐵山糧道彼此為主調。」

  孔明:「不動設計調不如別有計議。」欣然領諾大喜孔明魯肅:「公使孔明意見?」:「孔明惹人曹操絕後。」

  聞言孔明不知孔明整點要行不忍:「先生成功?」孔明:「功績不成江東。」:「何謂?」孔明:「江南小兒謠言:『把關臨江。』公等陸地把關周公不能。」

  以此告知周瑜:「不能不用鐵山糧道。」孔明孔明:「斷糧使曹操片言便容納不下目今用人之際使同心謀害大事平生糧道如何不以重兵先決銳氣妙計善言。」

  魯肅連夜回見周瑜孔明頓足:「人見十倍我國!」:「用人之際國家為重之後。」

  分付江夏遙望江南隱隱重重東吳江夏聚眾:「孔明東吳杳無音信不知事體何如探聽虛實回報?」:「。」

  禮物東吳探聽虛實領命順流周瑜大寨軍士周瑜再拜獻上設宴款待:「孔明在此已久。」:「孔明同謀豈可便豫州良策大軍不可豫州枉駕來臨。」

  應諾:「計議?」:「梟雄不可乘機國家後患。」魯肅再三勸諫瑜只密令:「埋伏刀斧手五十便下手。」

  回見周瑜主公別有便收拾快船便:「周瑜孔明書信其中不可。」:「東吳曹操同盟兩相猜忌。」:「兄長堅意。」張飛:「。」:「長隨我去固守我去便。」

  分付從者二十江東觀看江東艨艟戰艦旌旗甲兵左右分布整齊心中軍士周瑜:「豫州。」:「多少船隻?」軍士答曰:「只有二十。」:「人命!」刀斧手埋伏然後迎接

  二十直到中軍:「將軍天下不才將軍?」賓主周瑜設宴相待

  且說孔明江邊聞說都督相會中軍動靜周瑜殺氣兩邊密排刀斧手孔明大驚:「奈何!」回視談笑自若背後按劍而立孔明:「。」不復江邊等候

  周瑜飲宴起身按劍背後何人:「關雲長。」:「?」:「。」大驚汗流浹背便斟酒

  少頃魯肅:「孔明何在敬請一會。」:「曹操孔明相會。」不敢目視會意起身:「告別即日之後。」

  周瑜江邊孔明大喜孔明:「主公今日?」愕然:「不知。」孔明:「主公周瑜。」省悟便孔明孔明:「虎口安如泰山主公收拾船隻十一月二十甲子日後為期南岸等候切勿。」孔明:「東南。」孔明催促開船開船上流放下六十船頭大將而立張飛有失獨力特來接應於是一同不在話下

  周瑜魯肅問曰:「至此為何不下?」:「關雲長虎將德行下手。」愕然曹操遣使使者呈上封面:「丞相都督。」大怒扯碎地上使:「兩國相爭使。」:「使示威。」使者首級先鋒左翼右翼接應來日四更五更開船吶喊

  曹操周瑜使大怒便荊州降將前部督戰江口東吳船隻為首大將船頭:「決戰?」令弟前進將近拈弓搭箭不能右邊左邊衝入軍隊大半習水江面戰船不住戰船縱橫水面周瑜不計其數巳時未時周瑜寡不敵眾下令鳴金船隻

  軍士:「東吳汝等不用!」:「荊州水軍操練習水水寨荊州在外每日教習。」:「水軍都督可以便宜從事何必?」於是訓練水軍沿江一帶二十四水門城郭小船可通往來晚點燈火照得天心水面通紅三百煙火不絕

  周瑜得勝犒賞三軍一面差人報捷登高觀望西邊火光左右:「燈火。」心驚次日探看水寨收拾樓船鼓樂隨行一齊上船迤邐前進樓船鼓樂水寨大驚:「水軍!」:「水軍都督?」左右:「。」:「江東諳習設計然後可以。」

  曹操:「周瑜偷看。」水寨旗號兩邊四下一齊輪轉望江比及周瑜樓船十數不及回報曹操

  :「昨日一陣銳氣當作?」帳下:「自幼同窗交契三寸不爛之舌江東。」曹操大喜九江帳下問曰:「周公?」:「丞相放心江左必要成功。」:「?」:「只消其餘不用。」置酒送行葛巾周瑜傳報:「故人。」周瑜正在議事:「說客!」附耳:「如此如此。」

  整衣從者數百錦衣前後簇擁青衣昂然:「別來無恙!」:「遠涉江湖說客?」愕然:「久別足下特來敘舊奈何說客?」:「不及雅意。」:「足下故人如此便告退。」:「說客?」坐定傳令江左相見

  須臾文官武將穿錦衣帳下相見筵席得勝輪換:「同窗從江到此不是說客公等。」佩劍太史慈:「今日宴飲朋友交情提起曹操東吳軍旅!」

  太史慈應諾按劍驚愕不敢多言周瑜:「領軍以來今日故人無疑。」大笑暢飲觥籌交錯同步左右軍士而立:「軍士雄壯?」:「。」

  糧草堆積如山:「糧草?」:「兵精糧足名不虛傳。」大笑:「周瑜同學不曾今日。」:「高才不為。」:「大丈夫處世知己君臣骨肉禍福假使蘇秦張儀陸賈復出懸河利刃安能!」大笑面如土色:「江東今日群英會』。」燈燭起舞:「丈夫處世立功立功平生平生發狂!」

  滿座歡笑:「不勝酒力。」撤席:「抵足而眠。」於是臥倒嘔吐狼藉如何得著二更周瑜鼻息文書起床往來書信」。大驚:「祿迫於便即將麾下早晚便有關。」

  :「原來結連東吳!」暗藏上周翻身就寢內含:「之內!」勉強:「!」睡著

  將近四更有人:「都督?」周瑜夢中:「睡著何人?」答曰:「都督何故忘卻?」懊悔:「平日未嘗昨日失事不知言語?」:「江北有人到此。」:「低聲!」便:「。」睡著竊聽有人在外:「都督:『急切不得下手。』」後面言語真實

  少頃:「。」只是就寢尋思:「周瑜精細天門不見必然。」五更周瑜睡著戴上軍士:「先生那裏?」:「在此都督權且告別。」軍士

  回見曹操:「幹事?」:「周瑜雅量言詞所能。」:「不濟!」:「不能周瑜丞相打聽退左右。」取出書信逐一曹操大怒:「如此無禮!」即便帳下:「使進兵。」:「尚未不可。」:「首級!」不知驚慌不能回答武士推出須臾帳下省悟:「中計!」後人

曹操不可一時詭計
賣主求生誰料今朝
  中計不肯認錯:「怠慢軍法。」不已水軍都督

  細作探知江東周瑜大喜:「患者無憂。」:「都督如此!」:「不知獨有諸葛亮識見不能不知便當回報。」正是

反間成功冷眼
未知孔明還是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