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四十九回 Chapter 4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九 七星諸葛 江口周瑜縱火

  周瑜山頂觀望良久忽然鮮血不省人事左右動問盡皆愕然:「江北百萬虎踞不料都督如此奈何?」慌忙差人申報一面求醫調治

  魯肅周瑜臥病心中憂悶孔明周瑜孔明:「以為何如!」:「曹操江東。」孔明:「。」:「誠如國家幸甚!」孔明看病周瑜:「都督病勢?」周瑜:「心腹昏迷。」:「?」:「心中不能。」:「適來孔明都督現在醫治何如?」

  左右孔明:「連日不安!」:「『禍福』,豈能自保?」孔明:「『不測風雲』,豈能?」失色呻吟孔明:「都督心中?」:「。」孔明:「必須。」:「全然無效。」孔明:「呼吸之間自然。」

  孔明:「順氣?」孔明:「一方便都督。」:「先生。」孔明屏退左右十六:「曹公萬事只欠東風。」周瑜:「都督病源。」

  大驚:「孔明真神早已心事實情告之。」:「先生已知病源危急。」孔明:「不才異人傳授奇門遁甲天書可以呼風喚雨都督東南屏山名曰七星』。一百二十圍遶臺上作法東南大風都督何如?」:「大風大事只是目前不可遲緩。」孔明:「十一月二十甲子二十二丙寅如何?」

  聞言大喜然而便傳令五百軍士屏山一百二十聽候使令

  孔明辭別魯肅上馬屏山地勢軍士東南赤土方圓二十四一層高三一層二十八宿東方蒼龍北方玄武西方白旗白虎南方紅旗朱雀第二周圍六十四六十四卦而立一層各人束髮穿竿竿招風竿竿七星寶劍香爐二十四旌旗寶蓋四面

  孔明十一月二十甲子沐浴齋戒跣足來到分付魯肅:「相助調不可。」魯肅孔明將士:「不許方位不許交頭接耳不許失口不許違令!」領命孔明緩步觀瞻方位已定焚香注水仰天軍士更替吃飯孔明一日三次三次不見東南

  且說周瑜魯肅軍官東南便調一面孫權接應準備二十船頭密布內裝蘆葦硫黃引火青布遮蓋船頭青龍牙旗船尾帳下等周號令水寨每日飲酒登岸周圍盡是東吳水洩不通號令下來

  周瑜正在探子:「船隻八十五停泊都督。」魯肅部下官兵將士:「收拾船隻軍器號令時刻違誤軍法。」得令一個個準備廝殺

  是日看看天色清明微風不動魯肅:「孔明隆冬東南?」:「孔明。」將近三更時分風聲轉動時時西北霎時間東南風大駭然:「天地造化鬼神不測乃東禍根及早。」軍校:「一百從江旱路屏山七星長短諸葛亮便斬首首級請功。」將領一百刀斧手奉上一百弓弩手屏山東南後人詩曰

七星臥龍東風江水
不是孔明妙計安得才能
  將士而立下馬不見孔明將士答曰:「。」江邊小卒:「昨晚快船在前適間孔明上水。」便水陸滿帆搶風使遙望不遠船頭高聲:「軍師都督有請!」孔明船尾大笑:「上覆都督好好諸葛亮異日相見。」:「話說。」孔明:「料定都督不能加害預先趙子龍相接將軍不必追趕。」

  只顧看看趙雲拈弓搭箭船尾:「常山趙子龍特來軍師如何追趕顯得和氣手段!」到處墮落下水便趙雲自己滿帆順風不及

  岸上:「諸葛亮神機妙算不可趙雲不當當陽長阪吾等回報便。」於是回見周瑜孔明預先趙雲迎接周瑜大驚:「如此使不安!」魯肅:「之後。」

  :「沿南岸軍旗林地正當曹操深入舉火留下帳下我有用處。」第二太史慈分付:「三千直奔黃州地界曹操接應放火紅旗便是接應。」最遠先發第三呂蒙三千接應焚燒曹操寨柵第四統領三千直接界首林火第五三千漢陽漢川曹操白旗接應第六三千白旗漢陽接應

  各自安排使小卒書約曹操今夜一面戰船接應第一軍官第二軍官第三軍官第四軍官戰船三百前面二十周瑜艨艟督戰左右護衛魯肅澤及謀士周瑜調有法敬服

  孫權差使先鋒直抵地面進兵差人西放火屏山號旗準備停當黃昏舉動

  話分兩頭且說劉玄孔明回來乃是公子自來探聽消息敵樓坐定:「東南多時孔明至今不見。」:「扁舟來到軍師。」迎接須臾孔明登岸大喜問候孔明:「無暇告訴前者戰船?」:「收拾久矣軍師調用。」

  孔明便坐定趙雲:「三千渡江小路樹木蘆葦埋伏今夜四更曹操必然奔走中間起火雖然一半。」:「荊州不知?」孔明:「曹操不敢荊州然後大軍許昌。」

  張飛:「三千渡江截斷葫蘆谷口埋伏曹操不敢來日必然便起火雖然曹操。」

  封三船隻敗軍奪取器械孔明起身公子:「武昌最為緊要公子便率領所部來者不可城郭。」便孔明孔明:「主公屯兵今夜大功。」

  孔明全然忍耐不住高聲:「兄長征戰多年來未嘗落後今日軍師?」孔明:「足下一個緊要隘口怎奈有些違礙不敢。」:「違礙。」孔明:「昔日曹操足下足下今日華容道足下必然過去因此不敢。」

  :「軍師好多當日曹操白馬今日撞見!」孔明:「倘若如何?」:「軍法。」孔明:「如此立下文書。」便軍令狀:「曹操不從路上如何?」孔明:「軍令狀。」長大孔明:「華容小路高山堆積柴草曹操。」:「曹操望見埋伏如何?」孔明:「豈不兵法虛虛實實可以瞞過虛張聲勢必然將軍。」

  將令五百華容道埋伏:「義氣深重曹操果然華容道端的。」孔明:「未合身亡人情美事。」:「先生!」孔明周瑜

  曹操大寨商議消息當日東南程昱曹操:「今日東南。」:「冬至安得東南?」軍士江東小船來到呈上訴說:「周瑜關防嚴緊因此脫身鄱陽湖周瑜有方便好歹江東名將今晚三更青龍牙旗糧船。」大喜將來水寨觀望

  且說江東天色周瑜軍士:「無罪!」:「何等詐降缺少首級。」抵賴不過:「!」:「使。」悔之無及江邊旗下奠酒燒紙血祭便開船第三手提利刃先鋒」。一天順風赤壁進發

  東風大作波浪洶湧中軍遙望看看照耀江水迎風大笑以為得志:「江南隱隱帆幔使。」:「青龍牙旗內中大旗上書先鋒名字。」:「!」

  漸近程昱觀望良久:「且休。」:「何以?」程昱:「穩重而且今夜東南何以當之?」省悟便:「?」:「水上一往。」跳下小船十數船頭:「丞相且休。」:「!」

  弓弦射中各自水面一齊發火火勢二十水寨船隻一時鐵環無處逃避砲響四下江面通紅漫天

  曹操岸上營寨煙火小船背後數人冒煙曹操上岸小腳十數人保曹操飛奔望見穿曹操手提利刃高聲:「在此!」叫苦連聲拈弓搭箭此時風聲火光那裏弓弦正中翻身落水正是

後患
未知性命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