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五十回 Chapter 5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 諸葛亮華容 關雲長曹操

  當夜下水曹操登岸馬匹走時冒煙水寨士卒報道:「後梢將軍表字。」細聽:「!」:「!」箭桿箭頭脫去濕衣箭頭扯旗自己戰袍穿先令大寨醫治原來深知水性大寒性命

  當日滿喊聲左邊赤壁西邊右邊赤壁東邊正中周瑜大隊船隻兵仗正是江水赤壁鏖兵不計其數後人詩曰

爭鬥雌雄赤壁樓船
烈火雲海曹公
  一絕

茫茫前朝割據
無心東風有意便
  鏖兵且說引入深處中一起火呂蒙遙望中軍十數接應分頭放火吶喊四下鼓聲曹操百餘林內前面不著之間得文十數:「只有地面。」

  背後趕到:「!」火光現出呂蒙旗號向前呂蒙前面火把山谷:「在此!」曹操:「丞相在此!」彼此混戰山坡乃是袁紹手下降將三千當夜滿天轉動恰好接著曹操一千開路其餘護身心中前行不到喊聲為首:「乃東!」交鋒來迎一聲措手不及翻身落馬曹操此時指望不想孫權路口望見火光得勝便舉火太史慈衝殺將來只得路上撞見

  五更火光操心問曰:「何處?」左右:「西宜都。」樹林山川險峻馬上大笑不止問曰:「丞相何故大笑?」:「別人周瑜諸葛亮若是預先奈何?」

  未了兩邊鼓聲震響火光沖天曹操幾乎墜馬:「趙子龍軍師將令在此等候多時!」趙雲自己冒煙追趕只顧搶奪旗幟曹操

  天色微明東南風尚不息忽然大雨傾盆濕透衣甲軍士冒雨諸軍飢色軍士村落中劫糧食尋覓火種後面趕到操心原來卻是謀士來到

  大喜:「前面那裏地面?」:「一邊大路一邊山路。」:「那裏江陵?」軍士:「葫蘆便。」葫蘆行走不上前面馬上便盡皆脫去濕衣風頭野放草根

  之下大笑問曰:「適來丞相周瑜諸葛亮趙子龍許多人馬如今為何?」:「諸葛亮周瑜畢竟智謀不足若是這個去處埋伏以逸待勞我等縱然性命不免重傷不到是以。」

  正說前軍一齊大驚上馬不及四下合山擺開為首立馬:「那裏!」諸軍張飛盡皆膽寒鞍馬張飛夾攻兩邊混戰各自脫身張飛趕來迤邐奔逃回顧

  行間軍士:「前面請問丞相?」:「?」軍士:「大路五十小路華容道五十只是坑坎難行。」令人上山觀望回報:「小路大路動靜。」前軍便華容道小路:「烽煙何故?」:「豈不兵書:『實則。』諸葛亮使使不敢山路伏兵大路已定!」:「丞相不及。」華容道此時焦頭爛額勉強衣甲濕透個個軍器紛紛大半道上禿衣服盡皆拋棄正值隆冬嚴寒

  前軍何故回報:「前面早晨下雨內積馬蹄不能前進。」大怒:「軍旅開路泥濘不堪!」號令老弱中傷軍士在後慢行強壯填塞道路即時行動違令只得下馬路旁砍伐竹木填塞山路遲慢便

  喝令人馬沿死者不可勝數號哭不絕:「生死有命立斬!」人馬落後溝壑跟隨曹操險峻平坦回顧三百隨後衣甲整齊:「只好。」:「趕到荊州將息。」不到馬上揚鞭大笑:「丞相大笑?」:「周瑜諸葛亮足智多謀到底無能使此處吾等束手。」

  一聲砲響兩邊五百擺開為首大將關雲長青龍去路亡魂喪膽面面相覷:「到此只得死戰!」:「縱然馬力安能?」程昱:「不忍恩怨分明信義丞相昔日親自告之。」

  向前欠身:「將軍別來無恙?」欠身答曰:「軍師將令等候丞相多時。」:「曹操到此將軍昔日為重。」:「昔日丞相白馬今日豈敢?」:「大丈夫信義為重將軍春秋》,豈不孺子?」

  想起當日曹操許多恩義後來如何不動惶惶垂淚越發心中不忍於是馬頭:「四散擺開。」這個分明曹操意思便和眾一齊過去曹操過去長大一聲下馬愈加不忍猶豫故舊一聲後人詩曰

敗走華容關公狹路
當初恩義放開蛟龍
  曹操華容谷口回顧二十七比及火把人馬攔路大驚:「!」一群認得心安接著:「不敢遠離只得附近迎接。」:「相見!」

  於是安歇隨後點將中傷將息置酒解悶謀士在座仰天謀士:「丞相逃難全無城中整頓復仇痛哭?」:「決不使!」大哭:「哀哉!」謀士默然

  次日:「收拾保全在此使東吳不敢正視。」:「襄陽保守?」:「荊州襄陽守把最為緊要為主副將保守此地緩急將來。」

  已定上馬許昌荊州文武依舊帶回許昌調用據守以防周瑜

  關雲長曹操此時馬匹器械錢糧空身回見孔明長至孔明坐席:「將軍蓋世普天下合宜慶賀。」

  默然孔明:「將軍莫非吾等不曾故而不樂?」回顧左右:「汝等緣何?」:「特來。」孔明:「莫非曹操不曾道上?」:「那裏無能因此。」孔明:「將士?」:「不曾。」孔明:「曹操昔日故意既有軍令狀在此不得不軍法。」武士推出正是

知己千秋
未知性命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