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六十回 Chapter 6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 永年 西

  益州永年人生不滿言語問曰:「高見可解?」:「曹操掃蕩中原呂布馬超天下無敵主公進獻曹操興兵漢中不暇?」大喜收拾進獻使四川地理人數有人荊州孔明便使打探消息

  到了每日伺候求見曹操原來曹操馬超傲睨得志每日飲宴國政商議通過姓名左右賄賂引入問曰:「連年進貢?」:「路途艱難賊寇不能。」:「中原盜賊?」:「孫權西劉備至少太平?」

  先見人物猥瑣五分語言衝撞拂袖轉入後堂左右:「使命何不知禮一味衝撞丞相不見罪責回去!」:「諂佞。」忽而人大:「不會諂佞中原諂佞?」

  神清姓名太尉丞相主簿博學見識過人有心自恃小覷天下當時言語譏諷出外書院賓主:「蜀道崎嶇勞苦。」:「赴湯蹈火。」:「中風何如?」:「西益州錦江劍閣二百縱橫三萬雞鳴市井不斷無水富民天下!」

  問曰:「中人如何?」:「九流三教出乎不可豈能盡數!」問曰:「玉手還有?」:「文武全才智勇忠義慷慨不才車載斗量不可。」:「?」:「稱職朝廷?」:「丞相府主簿。」:「世代何不廟堂輔佐天子區區?」

  聞言滿面羞慚答曰:「丞相以軍錢糧早晚丞相教誨開發就此。」:「丞相不明大位安能有所教誨開發?」:「安知丞相大才。」左右》。從頭一遍十三

  問曰:「以此為?」:「丞相孫子十三丞相後世?」大笑:「何為』?戰國無名氏丞相盜竊以為足下!」:「丞相秘藏小兒?」:「不信。」從頭朗誦一遍一字差錯大驚:「過目不忘天下奇才!」後人詩曰

古怪形容清高體貌
三峽目視十行
膽量西文章太虛
百家諸子一覽無餘
  當下:「館舍丞相。」退:「適來丞相?」:「言語不遜。」:「丞相禰衡何不?」:「禰衡文章當今不忍?」:「無論懸河辯才無礙丞相一遍如此博聞強記罕有戰國無名氏小兒熟記。」:「莫非古人暗合?」扯碎:「使見天朝氣。」:「來日西點軍使軍容回去傳說即日江南便。」領命

  西五萬果然盔甲鮮明衣袍燦爛耀四方分隊旌旗人馬騰空目視良久:「英雄人物?」:「不曾仁義。」變色全無目視:「天下鼠輩大軍到處戰無不勝無不?」:「丞相到處必勝昔日濮陽呂布宛城赤壁華容關羽潼關渭水無敵天下。」大怒:「短處!」左右推出:「蜀道遠人。」怒氣荀彧

  館舍連夜收拾:「西州縣曹操如此之前大口今日中人荊州劉玄德仁義遠久矣不如如何自有主見。」於是乘馬僕從荊州州界五百為首大將勒馬問曰:「來者莫非?」:「。」慌忙下馬:「趙雲等候多時。」松下答禮:「莫非常山趙子龍?」:「主公劉玄大夫遠涉路途鞍馬趙雲酒食。」

  軍士酒食:「劉玄仁愛如此。」趙雲上馬同行來到荊州界首是日門外百餘侍立相接施禮:「兄長將令大夫遠涉風塵灑掃歇宿。」松下趙雲館舍須臾酒食慇懃相勸更闌宿

  次日上馬不到三五人馬乃是引著親自早先下馬等候慌忙下馬相見:「大夫高名遙遠不得相接片時以敘渴仰萬幸!」大喜上馬施禮賓主依次設宴款待

  飲酒閒話並不提起西:「皇叔荊州還有?」孔明:「荊州東吳每每使主因東吳女婿權且在此安身。」:「東吳八十一強國不知足?」:「漢朝皇叔不能占據州郡其他蟊賊侵占智者不平。」:「公休?」:「不然漢室宗親仁義充塞四海占據州郡便正統帝位非分。」拱手:「太過?」

  自此一連飲宴並不提起辭去設宴送行:「大夫今日不知何時。」潸然淚下:「如此仁愛安可不如西。」:「朝暮未有便荊州孫權虎踞曹操。」:「故知如此未有。」:「益州沃野千里智能久慕皇叔西霸業漢室。」:「安敢益州帝室宗親恩澤久矣他人豈可動搖?」

  :「賣主不敢有益稟性不能加之侵犯人心離散明主一行逆賊特來西然後漢中收取中原匡正天朝名垂青史莫大西以為未知?」:「深感同宗天下唾罵。」:「大丈夫處世努力建功立業在先他人。」:「蜀道崎嶇不能不能欲取良策?」

  取出:「深感盛德便中道。」上面著地行程遠近山川險要府庫錢糧一一載明:「有心相助荊州心事。」拱手:「青山綠水長存厚報。」:「明主不得不盡情豈敢?」作別孔明護送方回

  益州先見友人正字扶風賢士:「曹操不可同樂益州皇叔。」:「無能有心皇叔久矣相同?」少頃同鄉密語:「已知益州?」:「如此?」:「劉玄不可。」大笑:「明日?」:「使荊州。」應允

  次日:「幹事?」:「天下不可。」:「奈何?」:「使曹操不敢西。」:「?」:「荊州皇叔主公同宗仁慈寬厚長者赤壁鏖兵之後何況主公何不遣使使外援可以曹操。」:「久矣使?」:「非法不可。」使精兵五千

  商議滿面:「主公四十一州郡他人!」大驚西閬中主簿問曰:「同宗何出此言?」:「劉備寬以待人柔能克剛英雄得人民望兼有諸葛亮智謀趙雲黃忠羽翼劉備做小不容西泰山主公荊州劉備同謀劉備西萬幸。」:「曹操到來何以?」:「不如。」:「則是。」不從

  :「不可不可!」從事頓首:「主公自取。」:「不然劉玄。」:「劉備心腹劉備梟雄曹操便思謀孫權便荊州心術如此安可西!」:「亂道同宗基業?」便便益州荊州參拜呈上書信拆封

再拜德宗將軍麾下蜀道崎嶇未及吉凶患難。』朋友宗族興兵侵犯專人同宗手足即日興師剿滅自有重酬書不盡言車騎。」
  大喜設宴相待屏退左右:「久仰英明盛德平生。」:「小吏何足道哉蓋聞伯樂知己將軍復有?」:「一身未嘗傷感歎息鷦鷯何況欲取同宗不忍相圖。」:「益州天府之國不可不能不久他人今日將軍不可錯失豈不將軍欲取。」拱手:「商議。」

  當日孔明館舍沈吟:「愚人主公高明多疑?」問曰:「何如?」:「荊州孫權曹操難以得志益州戶口百萬財富大業天賜何必?」

  :「水火曹操相反大義天下不為。」:「主公天理離亂爭強非一拘執常理不可權變之後大國今日他人主公熟思。」恍然:「金石肺腑。」於是孔明起兵西行孔明:「荊州重地必須。」:「黃忠前往西軍師關雲長趙子龍荊州。」孔明應允於是孔明荊州關公襄陽要路隘口張飛趙雲江陵公安黃忠前部中軍軍師馬步五萬起程西行

  臨行便輔佐曹操冬月西進發接著拜見益州五千來迎使益州便沿途州郡供給錢糧涪城下令準備帳幔旌旗鎧甲鮮明主簿:「主公劉備食祿不忍主公他人奸計三思。」:「宗族滋長無益主公。」:「!」叩首流血近前大怒門牙兩個左右推出大哭

  :「主公忠言死地?」建寧叩首:「諍臣』。忠義聽從劉備。」:「!」左右推出:「中文妻子不復為主效力驕傲不得皇叔。」:「有益。」

  次日上馬從事繩索城門之上一手一手仗劍口稱不從割斷繩索撞死此地。」

益州從事稽首良藥苦口利於忠言逆耳利於』。楚懷王屈原會盟主公劉備涪城去路回路劉備幸甚主公基業幸甚!」
  大怒:「人相芝蘭如何!」一聲割斷撞死後人

倒挂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