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六十一回 Chapter 6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一 趙雲阿斗 孫權遺書退

  西唾手可得:「決不可行。」再三只是不從次日城中彼此酒至半酣商議:「至此由不得主公。」便舞劍乘勢:「以為舞劍。」便武士下手手下舞劍武士直視從事:「舞劍必須將軍。」

  目視於是:「我等。」大驚左右:「兄弟相逢痛飲無疑舞劍立斬!」:「兄弟相聚何必?」侍衛佩劍將士:「兄弟同宗骨肉大事無二汝等。」拜謝:「不敢!」:「公等奈何不義今後為此。」退

  :「主公今日光景不如後患。」:「劉玄他人。」:「手下西富貴。」:「汝等無間兄弟。」

  整頓兵馬便領諾即日本部大將各處關隘以防兵變不從眾人苦勸白水都督把守成都嚴禁軍士施恩民心

  細作東吳孫權文武商議:「劉備遠涉往還何不歸路東吳不可機會。」:「!」

  商議人大:「?」吳國:「一生唯有劉備女性如何?」孫權:「父兄八十一不足骨肉!」孫權連聲答曰:「老母豈敢!」退孫權:「機會何日?」

  沈吟問曰:「主公?」孫權:「正思適間。」:「心腹五百潛入荊州病危東吳平生只有帶來那時荊州阿斗不然?」:「有膽量自幼穿入戶。」:「切勿泄漏便起行。」

  於是五百國書盤詰暗藏兵器領命荊州水路江邊荊州夫人夫人夫人見說病危動問:「好生病重只是思念夫人去得不能相見夫人阿斗一面。」夫人:「皇叔使知會軍師可以。」:「軍師:『皇叔』,奈何?」夫人:「不辭。」:「之中準備船隻便夫人上車。」夫人知母病危如何便孩兒阿斗隨行三十跨刀上馬荊州便江邊上船中人報時夫人

  開船岸上有人:「且休開船夫人餞行!」趙雲原來趙雲方回這個消息旋風沿江趕來:「何人!」軍士一齊開船將軍出來排列順水趙雲沿江:「任從夫人只有一句話。」

  趙雲沿江趕到漁船那裡趙雲漁船前來夫人追趕軍士趙雲紛紛落水趙雲小船分開盡皆

  趙雲夫人阿斗趙雲:「何故無禮!」:「何故軍師知會?」夫人:「母親危篤無暇。」:「探病何故主人?」夫人:「阿斗荊州無人。」:「主人一生只有骨血小將當陽長阪百萬救出今日夫人道理?」夫人:「只是帳下安敢我家!」:「夫人便留下主人。」夫人:「半路!」:「留下主人縱然不敢夫人。」

  夫人向前趙雲推倒阿斗船頭幫手要行道理進退不得夫人阿斗趙雲一手抱定阿斗一手仗劍不敢在後只顧順水中流趙雲孤掌難鳴阿斗安能

  正在危急下流一字兒排出趙雲:「東吳!」當頭大將長矛高聲:「嫂嫂留下姪兒!」原來張飛這個消息急忙

  當下張飛善見張飛上船來迎張飛夫人夫人大驚:「叔叔何故無禮?」張飛:「嫂嫂不以哥哥為重私自歸家便無禮!」夫人:「病重危急哥哥回來回去情願投江!」

  張飛趙雲商議:「逼死夫人臣下護著阿斗。」夫人:「哥哥大漢皇叔嫂嫂今日哥哥恩義早早回來。」阿斗趙雲夫人後人

昔年救主當陽今日飛身
英勇無雙


長阪怒氣一聲退
今朝扶危青史萬載
  歡喜孔明大隊船隻阿斗奪回大喜孔明文書

  夫人張飛趙雲阿斗孫權大怒:「如何!」文武商議攻取荊州商議調曹操四十赤壁孫權大驚按下荊州商議曹操長史回家病故孫權秣陵秣陵山川帝王以為萬世

  孫權:「子網遷居秣陵如何不從?」建業石頭呂蒙:「曹操。」:「上岸跣足築城?」:「有利必勝猝然步騎不暇?」:「『遠慮』。。」便數萬刻期告竣

  曹操長史:「自古以來人臣未有丞相周公呂望櫛風沐雨三十餘年掃蕩百姓使漢室豈可臣宰功德。」」:

車馬
衣服







侍中荀彧:「不可丞相興義漢室忠貞謙退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曹操聞言勃然變色:「豈可眾望?」荀彧:「不想今日!」

  以為建安十七十月曹操興兵下江荀彧同行已知壽春曹操使飲食親筆服毒五十後人

才華天下可憐失足
後人歿無顏
  書報曹操懊悔

  且說曹操大軍三萬鐵甲江邊回報:「遙望沿江一帶無數不知何處。」放心不下前進軍陣百餘上山遙望戰船分隊依次排列五色兵器鮮明當中傘下孫權左右文武侍立:「生子兒子!」

  一聲一齊飛奔過來衝動曹操退便不住趕到為首馬上碧眼眾人認得正是孫權曹操大驚東吳大將騎馬上來背後曹操三十方回責罵:「退銳氣如此盡皆斬首!」

  三更時分喊聲上馬四下大寨天明退五十操心鬱悶兵書程昱:「丞相兵法豈不兵貴神速丞相起兵遷延孫權得以準備攻擊不若退良圖。」

  程昱忽聞洶湧見大推出一輪紅日光華仰望天上太陽對照紅日直飛起來山中猛然驚覺原來前軍報道午時曹操五十夢中所見落日之間人馬孫權

  慌忙山上勒住:「丞相坐鎮中原富貴何故貪心不足江南?」答曰:「臣下王室奉天特來!」孫權:「豈不天下豈不天子諸侯漢朝國家!」

  大怒上山孫權一聲背後右邊左邊將帶三千弓弩手背後趕來趕到半路曹操凱歌

  :「孫權等閒人物紅日帝王。」於是心中退東吳恥笑進退未決兩邊互相勝負直至來年正月春雨連綿滿軍士泥水之中困苦異常操心當日正在謀士商議收兵目今正好相持不可退猶豫未決東吳使:「丞相彼此漢朝臣宰丞相報國安民妄動干戈殘虐生靈所為即日不然復有赤壁。」

  背後:「足下不得。」曹操大笑:「。」使下令班師廬江太守鎮守大軍許昌孫權秣陵商議:「曹操雖然劉備何不曹操荊州?」獻計:「未可使劉備不能荊州。」正是

退壯志
不知說出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