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六十四回 Chapter 6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四 孔明

  張飛:「從此守禦關隘老夫官軍出於掌握之中將軍可以老夫前部。」張飛稱謝不已於是前部張飛領軍隨後投降遲疑未決:「尚且投降何況。」望風歸順並不廝殺

  孔明起程日期申報教會官商:「孔明成都水陸七月二十起程此時我等便進兵。」黃忠:「每日城中不出懈怠準備今日夜間劫寨白晝廝殺。」黃忠果然準備漢軍大寨起火騰空奔走連夜城中接應次日直到圍住攻打按兵不出第四攻打西門黃忠東門攻打南門北門行走原來南門一帶山路北門因此

  望見西門騎馬往來指揮人馬漸漸任教雷同北門東門黃忠自己南門西門民兵

  見紅西退軍士南門突出黃忠雷同兩下不能不住小路任從背後看看趕上獨自趕來

  山路馬上叫苦:「伏兵!」當頭大將乃是張飛原來張飛路上望見塵埃交戰張飛便背後火速張飛趕到退

  張飛回見:「軍師尚且頭功。」:「山路險阻如何?」張飛:「關隘四十五因此一路並不分毫。」從頭:「若非將軍安能到此?」脫身黃金拜謝安排宴飲回報:「黃忠延和雷同交鋒城中兩下夾攻不住敗陣。」張飛便救援於是張飛前來後面喊聲退城中雷同只顧追趕黃忠張飛歸路黃忠雷同不住只得前來投降收兵

  心中疑慮:「死戰如何退一面差人成都主公告急一面用計。」:「來日詐敗截斷其中獲勝。」:「將軍公子。」

  約會已定次日人馬吶喊張飛上馬出迎交鋒詐敗張飛盡力張飛進退不得奈何江邊大將躍馬交鋒生擒退敵軍張飛趙雲:「軍師何在?」:「軍師此時主公相見。」退東門

  張飛趙雲孔明馬來參軍孔明問曰:「如何?」孔明:「將軍主公。」趙雲:「?」:「如何?」大喜孔明:「城中?」:「打緊蜀郡膽略不可輕敵。」孔明:「然後。」:「名為?」:「。」

  孔明乘馬回到黃忠:「兩岸蘆葦可以埋伏一千槍手馬上黃忠一千坐下山東小路一千那裏。」趙雲:「便使不敢退中計。」調已定孔明

  任教前後退孔明孔明兩邊百餘簇擁:「曹操百萬望風何人投降?」

  看見孔明馬上冷笑:「諸葛原來有名無實!」大小軍校過來孔明上馬退走過任從背後趕來將來趙雲不敢

  不到蘆葦雜處延一黃忠蘆葦馬蹄那裏山路張飛退張飛一聲活捉原來中計趙雲一發到了大寨

  張飛孔明:「望風何不投降?」:「忠臣?」:「不識天時。」:「今日便!」不忍厲聲孔明後人

烈士忠勇
高明天邊夜夜光照
  感嘆不已屍首次日前部直至:「開門受降生靈受苦!」城中大罵開門投降西門成都安民

  得了孔明:「成都目前惟恐州郡趙雲外水處所州郡張飛巴西德陽所屬州郡按治成都。」張飛趙雲領命各自孔明:「何處關隘?」:「綿竹重兵守禦綿竹成都唾手可得。」孔明便商議進兵:「主公仁義服眾進兵陳說利害自然。」孔明:「。」便遣人成都

  回見聚眾官商從事獻策:「劉備攻城甚多不如巴西梓潼以西倉廩不過乘虛。」:「不然安民保全。」上書拆開

荊州主公左右不得以致如此荊州眷念舊情主公歸順三思
  大怒扯毀大罵:「賣主忘恩!」使者即時綿竹南陽一同當下三萬綿竹益州太守枝江上書漢中:「?」:「雖然劉備危急利害必然。」遣使漢中

  有餘攻取隴西州郡歸降攻打刺史遣人不得曹操言語救兵商議:「不如投降。」參軍:「超等豈可?」:「事勢?」苦諫不從大開城門投降大怒:「真心!」四十有人:「。」:「不可。」參軍軍官:「臨洮兩個便。」

  歷城將軍表兄弟八十二當日內宅拜見:「不能不能郡守無不歷城討賊人臣?」流出聞言:「使遇害:「祿何故?」:「。」:「英勇急難。」:「興兵。」:「何時忠義。」

  校尉商議原來當日應允:「今日商議興兵奈何?」厲聲:「喪身不惜何況不行。」次日一同起兵歷城首飾親自勞軍

  會合興兵舉事大怒即將歷城大罵:「!」大怒過來混戰如何抵得大敗趕來背後喊聲兩下夾攻首尾不能大隊原來得了曹操領軍如何得了大敗大罵屍首至親一個下來

  幾乎馬來背後追趕不敢前面撞見一陣過去一陣零落六十連夜奔走前後歷城守門者大開城門接入南門城中百姓老母全無大罵大怒自取全家免於

  次日大軍西不得二十前面擺開為首切齒拍馬槍刺兄弟一齊兄弟殺死死戰後面大軍趕來只有自行安撫西人民曹操關內:「死難?」

  商議漢中大喜以為西益州可以曹操商議婿大將:「妻子慘禍貽害主公豈可?」婿告知大怒商議

  正值遣使求救不從:「東西西東川難保二十。」大喜利害二十巴西:「主公求救不可!」:「不才生擒劉備。」正是

真主西精兵漢中
未知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