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六十五回 Chapter 6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五 馬超大戰 劉備益州

  馬超挺身:「主公無可上報攻取生擒劉備二十奉還主公。」大喜從小隨即點兵馬超此時臥病不能漢中監軍起程

  回報:「各處倉廩巴西西。」孔明大驚:「!」:「主公不能。」不一不肯百姓不從寬心孔明:「進兵綿竹此處成都。」黃忠前進出迎三千布陣黃忠出馬五十不分勝負孔明鳴金收軍黃忠問曰:「待要軍師何故收兵?」孔明:「武藝不可來日詐敗引入山谷出奇。」

  黃忠次日黃忠詐敗便趕來迤邐入山猛然省悟急待前面擺開孔明自在山頭:「兩下。」下馬投降軍士不曾傷害孔明:「雖是益州親戚。」招降

  綿竹如此仁德大禍開門投降綿竹商議成都流星:「東川馬超攻打關隘。」大驚孔明:「須是。」:「在外在此。」孔明:「主公。」

  張飛馬超攻關:「哥哥便戰馬!」孔明:「馬超侵犯關隘無人除非荊州關雲長。」張飛:「軍師何故小覷曹操百萬馬超匹夫?」孔明:「斷橋曹操不知虛實虛實將軍得無馬超天下大戰曹操幾乎喪命等閒未必。」:「便不得馬超!」孔明:「文書便先鋒主公親自綿竹商議。」:「。」

  孔明五百先行張飛第二進發交戰敗走張飛頭功乘勢前面擺開為首乃是馬超躍馬敗走喊聲關上飛馬面前原來張飛關上廝殺便來看正見下關

  :「何人通名然後廝殺!」:「西涼。」張飛:「原來不是馬超回去對手馬超自來說道在此!」大怒:「小覷!」躍馬張飛敗走張飛追趕關上騎馬到來:「兄弟且休!」回視原來到來一同:「恐怕故我隨後趕來到此既然來日戰馬。」

  次日天明鼓聲馬超關上馬超一來結束非凡二者人才出眾:「馬超』,名不虛傳!」張飛便下關:「且休銳氣。」下馬張飛關上張飛恨不得馬超三五擋住看看午後望見馬超陣上人馬五百跟著張飛下關馬超張飛退張飛一齊關上陸續出來張飛出馬:「認得!」馬超:「匹夫!」張飛大怒並舉百餘不分勝負:「虎將!」張飛有失鳴金收軍

  張飛回到片時不用頭盔裹包上馬馬超廝殺兩個張飛有失披挂下關直至張飛馬超百餘兩個精神鳴金收軍分開是日天色張飛:「馬超英勇不可輕敵退來日。」張飛性起那裏:「誓死!」:「今日不可。」:「點火安排!」馬超﹕「張飛?」張飛性起坐下:「不得不上!」:「不得!」

  吶喊火把照耀白日鏖戰二十馬超便張飛:「那裏!」原來馬超不得張飛詐敗佯輸張飛趕來張飛便將來張飛馬超心中比及張飛耳朵過去張飛便馬超卻又趕來張飛拈弓搭箭馬超閃過各自:「仁義待人收兵歇息乘勢。」馬超聞言親自諸軍退

  次日張飛下關戰馬軍師來到接著孔明孔明:「虎將死戰守住綿竹使小計馬超歸降主公。」:「馬超英勇如何?」孔明:「東川自立』。手下謀士賄賂差人從小漢中金銀後進:『西不可聽信離間之後。』撤回馬超便用計招降馬超。」

  大喜即時從小漢中大喜方便:「只是將軍如何?」:「大漢皇叔。」大喜便差人馬超罷兵回信

  不一使者回報:「馬超未成不可退。」遣人不肯一連三次:「無言信行不肯罷兵。」使人流:「馬超西不肯漢中。」:「一面差人馬超:『成功一月使否則西首級退荊州不成。』一面點軍把守關隘馬超兵變。」

  差人馬超大驚:「如何變得!」商議:「不如罷兵。」流言:「馬超異心。」於是堅守隘口馬超進退不得無計可施孔明:「馬超正在進退兩難之際三寸不爛之舌馬超。」:「先生股肱心腹奈何?」孔明堅意再三不肯

  躊躇趙雲西建寧德昂:「苦諫何故?」;「:『賢臣擇主而事。』益州人臣不能將軍仁德知事來歸。」﹕「先生有益劉備。」;「馬超進退兩難之際隴西一面之交馬超歸降?」孔明:「一往。」孔明耳畔陳說如此如此孔明大喜

  使通名馬超;「辯士。」二十刀斧手帳下:「肉醬!」須臾昂然馬超端坐不動:「為何?」:「特來說客。」:「寶劍不通便!」;「將軍不遠不能!」:「?」:「西子不能美譽不能。『日中月滿,』天下常理將軍曹操隴西切齒不能退荊州不能目下四海一身無主復有面目見天?」頓首:「可行。」:「何故刀斧手?」退:「皇叔禮賢下士昔年皇叔討賊何不棄暗投明上報立功?」馬超大喜首級一同親自接入頓首:「明主雲霧青天!」

  復命便撤兵成都趙雲黃忠接入綿竹。」趙雲:「!」上馬上款馬超未曾安席馬超敬重:「不須主公廝殺不肯成都雙手奉獻。」大喜是日盡歡

  回到益州大驚閉門不出馬超救兵馬超:「答話。」馬上:「本領益州聽信讒言歸降皇叔生靈受苦執迷攻城!」面如土色:「不明不若開門投降滿城百姓。」;「城中三萬糧草奈何便?」:「父子二十餘年恩德百姓攻戰血肉不如投降百姓。」

  眾人:「主公天意。」巴西西充國人天文:「蜀郡星光帝王之前小兒:『先主。』預兆不可逆天道。」聞言大怒:「蜀郡太守。」大哭

  次日皇叔開門接入坐車傲睨自若:「小輩得志無人藐視中人!」下車廣漢綿竹;「不識。」寬洪大度無相於是投降厚待次日印綬文籍投降迎接握手流涕:「不行仁義不得已!」交割印綬文籍

  成都百姓香花燈燭坐定巴閉不出忿怒慌忙傳令;「有害其三!」親自登門出任孔明:「西平定送去荊州。」:「蜀郡未可。」孔明:「基業皆因主公婦人之仁難以長久。」

  收拾財物將軍印綬妻子公安即日起行益州其所文武盡皆將軍蜀郡太守中郎將將軍長史司馬將軍將軍其餘文武投降官員六十諸葛亮軍師關雲長將軍漢壽張飛將軍趙雲鎮遠將軍黃忠西將軍武將馬超西將軍馬良舊日文武官員盡皆遣使黃金五百白銀一千五千蜀錦一千其餘士卒賑濟百姓軍民。 

  益州既定成都有名田宅趙雲:「益州人民屢遭田宅當歸百姓安居民心不宜。」大喜使諸葛軍師治國條例刑法;「約法三章黎民軍師民望。」孔明:「其一未知其二用法暴虐萬民闇弱德政不舉君臣陵替所以由於法行上下有節。」自此軍民安靖四十一地面鎮撫平定蜀郡太守平日睚眦無不報復孔明;「。」孔明:「主公困守荊州曹操孫權翻然翱翔不可奈何禁止使不得?」不問

  一日孔明上書:「父親馬超武藝過人比試高低伯父。」大驚;「比試勢不兩立。」孔明;「無妨。」性急便孔明荊州荊州問曰:「比試?」答曰:「軍師在此。」拆開:「將軍分別高下亮度過人不過爭先未及絕倫超群受任荊州不為荊州有失莫大。」:「孔明。」賓客

  東吳孫權併吞西公安商議:「劉備荊州西便荊州巴蜀四十一干戈。」:「吳中不可使劉備荊州雙手奉還主公。」正是

西日月東吳山川
未知如何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