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一百一回 Chapter 10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一回 諸葛 劍閣中計

  孔明退漢中司馬懿埋伏不敢追趕收兵長安因此不曾孔明三軍回到成都後主:「老臣欲取長安陛下降詔召回不知大事?」後主無言可對良久:「不見丞相思慕別無。」孔明:「陛下本心奸臣異志。」後主聞言默然無語孔明:「老臣先帝奸邪討賊?」後主:「宦官一時召回丞相今日不及。」孔明宦官方知流言令人魏國孔明宦官誅戮蔣琬費禕不能覺察奸邪規諫天子服罪

  孔明後主漢中一面應付糧草一面出師:「興兵軍力不如兩班為期二十十萬十萬循環使兵力不乏然後徐徐中原。」孔明:「中原一朝一夕正當為此長久。」下令兩班一百為期循環軍法處治

  建興二月孔明復出太和曹叡孔明中原司馬懿商議:「陛下。」大喜設宴次日司馬懿出師禦敵鑾駕城外長安大會路人計議:「。」:「前軍不能孔明前後勝算不如先鋒?」大喜:「忠義盡心報國知己都督重任萬死不辭。」於是司馬懿先鋒總督大軍隴西其餘前軍:「孔明大軍進發前部先鋒王平陳倉劍閣。」司馬懿:「孔明必將隴西小麥以資軍糧天水以防。」領諾大軍隴西

  孔明安營渭濱:「司馬懿遣人應付只是不到引兵。」於是王平孔明太守孔明慌忙開城孔明撫慰問曰:「此時何處?」太守:「。」孔明三軍前軍回報:「司馬懿引兵在此。」孔明:「預知!」沐浴更衣一般一樣妝飾孔明預先當下孔明下令一千五百擂鼓之後一千五百擂鼓二十四跣足仗劍七星左右推車引兵推車孔明三萬鐮刀伺候二十四穿仗劍簇擁推車使者結束模樣七星步行車前孔明端坐

  大驚火速司馬懿孔明手搖端坐左右二十四仗劍前面隱隱天神一般:「這個孔明作怪!」人馬分付:「汝等車帶盡情!」領命一齊趕來孔明追趕便回車遙望緩緩追趕陰風習習漫漫盡力不上各人大驚勒住:「奇怪我等三十在前不上奈何?」

  孔明推車過來朝著猶豫良久趕來孔明回車慢慢二十在前不曾趕上盡皆癡呆孔明朝著推車追趕後面司馬懿傳令:「孔明善會八門六甲六甲天書不可。」軍方勒馬兵隊二十四仗劍跣足上端孔明手搖大驚:「那個孔明五十不上如何孔明!」一個孔明左右二十四跣足仗劍心中回顧:「!」心下不敢交戰各自奔走

  之際忽然鼓聲孔明端坐左右推車使者一般無不駭然司馬懿不知不知多少十分驚懼引兵閉門不出此時孔明三萬精兵小麥司馬懿城中不敢退司馬懿:「走失馬匹前來。」:「前者?」答曰:「伏兵不是孔明一路只有一千五百擂鼓只是孔明。」仰天長嘆:「孔明神出鬼沒!」都督接入:「現在可以。」前事:「瞞過一時識破何足道哉其後公引孔明。」

  孔明小麥:「今夜敵人攻城東西之內伏兵敢為一往?」:「。」孔明大喜孔明大喜東南西北西南東北:「砲響四角一齊。」引兵孔明百餘火砲之內等候

  司馬懿引兵:「白日進兵城中準備乘夜此處便打破。」屯兵城外一更時分引兵兩下一聲四面相似上萬不敢前進忽然連聲三軍大驚不知何處令人四角上火沖天喊聲一齊四門大開一陣死者無數司馬懿突出重圍山頭孔明四角安營

  司馬懿:「相持許久退目下一陣折傷日後退。」:「如何?」:「檄文調人馬劍閣歸路使糧草不通三軍慌亂那時乘勢。」檄文調撥人馬不一大將人馬即令約會劍閣

  孔明不見:「守住一者二者劍閣糧道守住險要準備自然退。」引兵長史:「向者丞相大兵一百漢中公文交換現存換班。」孔明:「既有便。」

  收拾起程人馬二十劍閣司馬懿引兵無不驚駭孔明:「來得丞相換班留下退然後。」孔明:「不可用兵既有在先豈可失信準備其父妻子便大難決不。」傳令當日便:「丞相如此施恩我等不回丞相!」孔明:「應該還家豈可?」不願回家孔明:「汝等安營便急以逸待勞。」領命兵器

  西涼人馬人馬下營歇息人人奮勇不住便退奮力追殺血流孔明得勝永安告急孔明大驚拆封

東吳令人洛陽尚未起兵探知消息丞相良圖。」
  孔明驚疑聚眾:「東吳興兵。」傳令大寨人馬退回西;「司馬懿在此不敢追趕。」於是王平徐徐退西

  退計策不敢引兵司馬懿:「退不知?」:「孔明詭計不可不如堅守自然退。」大將:「退乘勝都督按兵不動天下?」堅執不從

  孔明弓弩手劍閣門道兩下埋伏砲響去路兩頭一齊引兵引兵四面旌旗內亂柴草煙火大兵門道

  哨兵司馬懿:「大隊退不知城中還有多少?」插旗城中:「。」令人大喜:「孔明退?」先鋒:「。」:「性急不可。」:「都督先鋒今日正是立功之際不用?」:「退險阻埋伏十分仔細。」:「已知不必。」:「追悔。」:「大丈夫舍身報國。」:「堅執五千先行馬步以防埋伏隨後接應。」

  領命引兵火速追趕三十忽然背後喊聲樹林閃出為首大將勒馬:「引兵那裏!」回頭大怒交鋒詐敗追趕三十勒馬回顧全無伏兵策馬山坡喊聲閃出為首大將勒馬:「在此!」拍馬交鋒便隨後趕到密林心疑令人四下伏兵於是放心不想在前敗走趕來在前去路大怒拍馬交鋒衣甲塞滿道路下馬爭取

  輪流交戰奮勇追趕看看趕到門道高聲大罵:「逆賊只顧趕來決一死戰!」十分忿怒來迎大敗衣甲頭盔門道性起大敗趕來此時天色一聲山上火光沖天下來阻截去路大驚:「中計!」背後塞滿歸路中間只有空地兩邊峭壁進退無路一聲梆子兩下百餘部將門道後人詩曰

門道雄兵
至今劍閣行人軍師舊日
  隨後道路已知中計退山頭:「諸葛丞相在此!」仰視孔明火光之中而言:「今日』,中一』。各人安心上覆早晚。」回見司馬懿前事悲傷不已仰天:「!」收兵洛陽揮淚嘆息令人

  孔明漢中欲歸成都後主都護後主:「備辦軍糧行將丞相不知丞相何故忽然班師。」後主尚書費禕漢中孔明班師漢中後主孔明大驚:「孔明大驚:「告急東吳興兵因此。」:「軍糧丞相無故天子因此。」孔明大怒令人乃是軍糧不濟丞相取回卻又天子遮飾孔明大怒:「匹夫一己國家大事!」令人費禕:「丞相先帝姑且寬恕。」孔明費禕啟奏天子後主勃然大怒武士推出參軍蔣琬:「先帝寬恕。」後主庶人梓潼

  孔明回到成都長史積草屯糧整治軍器將士然後出征人民軍士恩德光陰荏苒不覺建興十二二月孔明入朝:「軍士已經糧草豐足軍器完備人馬雄壯可以奸黨恢復中原不見陛下!」後主:「鼎足之勢不曾入寇何不安享太平?」孔明:「先帝知遇之恩夢寐之間未嘗竭力盡忠陛下中原重興漢室。」中一:「丞相不可興兵。」正是

武侯太史
未知議論下文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