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 《史記》

《李斯列傳》 Biography of Li S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李斯列傳》 Biography of Li Si

李斯上蔡年少小吏近人驚恐之下不見於是李斯:「不肖譬如!」

荀卿帝王楚王不足西荀卿:「乘方主事天下布衣時而卑賤不為鹿行者莫大卑賤窮困卑賤困苦無為西。」

襄王李斯呂不韋舍人以為李斯:「大功秦穆公諸侯以來卑微諸侯關東乘勝諸侯諸侯大王足以諸侯天下一統萬世之一諸侯相聚黃帝不能。」長史謀士金玉諸侯諸侯名士不肯利劍君臣使其後

鄭國宗室大臣:「諸侯大抵一切。」李斯上書

以為西公孫公用二十西戎公用商鞅百姓諸侯千里至今惠王張儀西漢中使西面昭王公室蠶食諸侯使使不用使

陛下昆山明月太阿不生陛下秦國然後則是夜光朝廷不為後宮駿江南不為西丹青不為所以後宮心意耳目出於然後則是錦繡隨俗窈窕不立搏髀嗚嗚異國退若是快意當前而已不然不問可否不論曲直然則在乎珠玉在乎人民所以海內諸侯

國大人眾是以太山土壤細流是以四方異國四時鬼神降福五帝三王所以敵國賓客諸侯使天下退不敢西所謂

敵國諸侯不可

李斯計謀廷尉二十餘年天下皇帝丞相縣城兵刃不復使不立子弟功臣諸侯使

三十四置酒咸陽博士仆射威德于越:「子弟功臣陛下有海子弟輔弼何以師古長久面諛陛下忠臣。」丞相丞相上書:「天下散亂是以諸侯虛言私學建立陛下天下私學相與非法私學以為以為如此不禁勢降便文學詩書百家蠲除滿三十醫藥卜筮種樹學者。」詩書百家百姓使天下明法定律文書離宮周遍天下明年四夷有力

公主公子咸陽李斯置酒百官車騎李斯然而:「荀卿』。上蔡布衣不知當今人臣可謂富貴未知!」

三十七十月出游會稽海上丞相趙高二十長子直諫使蒙恬胡亥

七月始皇帝沙丘趙高公子:「蒙恬咸陽。」使者趙高獨子胡亥丞相李斯趙高群臣李斯以為在外太子百官如故

趙高公子胡亥:「封王諸子長子長子皇帝尺寸?」胡亥:「明君捐命諸子可言!」趙高:「不然今天存亡丞相豈可同日!」胡亥:「不孝因人不能天下不服傾危社稷。」:「天下不為其父衛國孔子不為不孝大行盛德不辭鄉曲百官不同有害狐疑猶豫鬼神成功!」胡亥:「大行喪禮以此丞相!」趙高:「不及躍馬唯恐!」

胡亥既然:「丞相不能丞相。」丞相:「長子咸陽未有知者長子胡亥太子何如?」:「安得亡國非人!」:「蒙恬蒙恬蒙恬天下蒙恬長子蒙恬?」:「五者不及蒙恬?」:「內官得以刀筆進入二十餘年未嘗丞相功臣二世皇帝二十所知長子剛毅武勇即位蒙恬丞相歸於鄉里教習胡亥使法事數年未嘗過失篤厚禮敬諸子未有可以。」:「?」:「安可安危不定何以?」:「上蔡布衣丞相子孫至尊祿存亡安危豈可忠臣庶幾孝子勤勞人臣而已得罪。」:「聖人遷徙無常固有安得常法今天胡亥高能得志秋霜搖動萬物必然?」:「太子三世不安兄弟親戚社稷逆天宗廟!」:「上下合同可以長久中外世世不從子孫足以寒心何處?」仰天垂淚:「亂世不能!」於是胡亥:「太子丞相丞相!」

於是相與丞相胡亥太子更為長子:「天下名山延壽將軍蒙恬十萬有餘不能進而士卒尺寸上書直言誹謗所為不得太子日夜為人不孝將軍匡正為人賜死。」皇帝胡亥

使者自殺蒙恬:「陛下太子使三十公子天下重任使者自殺安知而後。」使者為人蒙恬:「!」自殺蒙恬不肯使者屬吏

使者胡亥高大咸陽發喪太子二世皇帝趙高郎中常侍

二世謀事:「夫人天下耳目心志宗廟天下年壽?」:「賢主能行昏亂不敢斧鉞之誅陛下留意沙丘公子大臣公子大臣陛下屬意不服蒙恬唯恐陛下安得為此?」二世:「?」趙高:「大臣骨肉除去陛下親信陰德陛下群臣莫不潤澤陛下出於。」二世更為法律於是群臣公子大臣公子十二咸陽市公主財物縣官相連不可

公子上書:「輿寶馬不能為人不孝為人無名酈山哀憐。」胡亥趙高:「可謂?」趙高:「人臣不暇!」胡亥十萬

法令日益群臣人人自危]、馳道無已於是戍卒陳勝吳廣作亂山東李斯二世不許二世責問李斯:「有所韓子天下高三茅茨逆旅宿鹿夏日監門龍門大夏手足胼胝面目黎黑會稽臣虜』。然則天下勞神身處逆旅宿監門臣虜不肖賢者賢人天下專用天下而已天下所謂賢人天下萬民不能治天下天下?」李斯吳廣西過去使者三公如何如此李斯恐懼爵祿不知二世欲求

賢主督責督責不敢上下天下不肖盡力是故天下賢明

天下天下桎梏不能督責天下桎梏不能督責天下勞神百姓則是天下自古未有不然所為賢者所為不肖天下所為可謂桎梏」,不亦不能督責

韓子:「慈母敗子道者重罰輕罪重罪不敢是故韓子布帛尋常庸人庸人心重尋常隨手不必庸人尋常是故泰山聖王所以天下非有督責天下不敢所以慈母所以敗子聖人不能聖人天下

仁義論理烈士死節聽從明法賢主必將尊重賢明是以明君然後仁義烈士視聽不可仁義烈士不可忿獨行然後可謂天下王道能行督責天下天下督責督責求得求得國家國家督責不得群臣百姓可謂明君不能

二世於是督責二世:「可謂督責。」死人殺人忠臣二世:「可謂督責。」

趙高郎中私怨眾多大臣二世:「天子所以群臣號曰』。陛下春秋未必諸事朝廷不當大臣所以神明天下陛下如此大臣不敢疑事天下。」二世朝廷見大趙高常侍趙高

李斯以為丞相:「關東益發阿房宮無用真君何不?」李斯:「久矣朝廷有所不可。」趙高:「。」於是趙高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