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一回 Chapter 1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一  林沖上梁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豹子頭林沖地上掙扎莊客向前綁縛莊客出來說道:「大官眾人門樓底下。」天色林沖酒醒果然林沖叫道:「甚麼?」莊客木棍走出喝道:「!」髭鬚老莊說道:「只顧大官起來。」莊客一齊林沖掙扎不得叫道:「不要自有。」莊客叫道:「大官。」林沖著手行將出來問道:「你們在此甚麼?」莊客:「昨夜賊人。」向前來看認得林沖慌忙退莊客親自問道:「教頭緣何?」莊客看見一齊

  林沖不是別人卻是旋風連忙叫道:「大官!」:「教頭為何到此恥辱!」林沖:「一言難盡!」坐下火燒草料備細告訴:「兄長如此今日便放心小弟幾時商量。」莊客衣裳出來林沖暖閣安排酒食盤管自此林沖五七不在話下

  滄州林沖殺死放火大軍草料大驚隨即公文緝捕人員將帶做公的沿道店四處張掛三千賞錢捉拿正犯林沖看看各處

  且說林沖大官信息緊急俟候林沖便說道:「大官小人官司追捕排家倘或大官負累大官不好大官仗義疏財林沖盤纏投奔棲身異日。」:「既是兄長要行小人去處兄長。」正是

    豪傑蹉跎隨處牢籠
    進修馳名水滸

  林沖:「大官如此周濟小人安身立命不知何處?」:「山東濟州水鄉地名梁山方圓八百中間如今好漢那裏紮寨喚做「「白衣」」第二喚做第三喚做金剛好漢聚集八百嘍囉打家劫舍天大投奔那裏避難收留好漢兄長那裏如何?」林沖:「如此顧盼最好!」:「只是滄州官司張掛軍官那裏搜檢兄長那裏經過。」低頭:「計策兄長過去。」林沖:「周全。」

  當日莊客包裹二十弓箭鷹鵰獵狗一行人馬打扮林沖一齊上馬關外把關軍官關上看見大官認得原來軍官因此軍官起身:「大官快活!」下馬問道:「人緣何在!」軍官:「滄州移文畫影圖形捉拿犯人林沖在此過往一一盤問放出。」:「內中夾帶林沖緣何認得?」軍官:「大官法度不到夾帶出去便上馬。」:「野味回來。」作別一齊上馬

  十四莊客那裏等候林沖脫去打獵衣服穿上莊客帶來自己衣裳戴上包裹拜別便一行上馬打獵方回依舊過關野味軍官上去不在話下

  且說林沖大官上路十數冬天彤雲密布朔風紛紛揚揚滿天大雪不到二十滿地完顏大雪胸中殺氣

    震怒掀翻散亂珠箔
    出奇滾滾山中丘壑
    顛狂猖獗珍珠
    酣戰鱗甲滿天飄落
    萬里關山征夫
    殺氣
    英勇兵略
    碧空

  話說林沖只顧看看天色漸漸遠遠望見酒店漫漫

    草舍
    杈枒三五關閉
    渾如
    黃土
    柳絮帘幕鵝毛

  林沖看見酒店揭開身入側身坐下解放包裹酒保問道:「客官多少?」林沖:「。」酒保將來林沖問道:「甚麼下酒?」酒保:「牛肉。」林沖:「牛肉。」酒保多時將來牛肉菜蔬一面林沖著手走出門前酒保:「甚麼?」林沖身穿皮襖身材長大貌相把頭林沖酒保只顧林沖說道:「酒保。」酒保林沖問道:「此間梁山還有多少?」酒保:「此間梁山卻是水路全無旱路得到那裏。」林沖:「。」酒保:「這般大雪天色那裏船隻?」林沖:「過去。」酒保:「卻是。」林沖尋思:「這般怎的?」上心驀然想起:「京師教頭每日游玩今日斷送我有寂寞!」感傷懷抱酒保筆硯一時酒興白粉寫下:「仗義林沖為人江湖馳譽英雄身世功名得志泰山。」撇下

  之間穿皮襖漢子走向前來林沖揪住說道:「你好大膽滄州天大現今官司三千賞錢卻是?」林沖:「?」:「不是豹子頭林沖?」林沖:「。」:「胡說現今寫下名字上文金印如何?」林沖:「!」:「甚麼進來說話。」林沖跟著後面酒保林沖施禮對面坐下問道:「兄長只顧梁山那裏強人山寨待要甚麼?」林沖:「實不相瞞如今官司追捕小人緊急安身山寨好漢因此。」:「雖然如此兄長。」林沖:「滄州故友舉薦將來。」:「莫非旋風?」林沖:「足下何以?」:「大官山寨大王頭領常有書信往來。」原來當初不得投奔莊子幾時起身盤纏銀兩因此林沖便:「有眼不識泰山大名。」慌忙答禮說道:「小人頭領手下耳目名貴沂水縣人氏江湖小弟旱地」。山寨小弟在此酒店專一探聽往來經過財帛便山寨但是孤單客人到此財帛過去財帛來到登時結果肉片肥肉兄長只顧梁山因此不敢下手次後大名東京傳說兄長豪傑不期今日既有大官兄長頭領重用。」隨即安排到來相待半夜林沖:「如何能夠渡過?」:「自有船隻兄長放心宿五更起來。」當時各自歇息

  五更時分自來林沖起來洗漱三五相待肉食之類此時尚未窗子取出林沖:「?」:「山寨少頃便。」多時對過蘆葦三五嘍囉快船過來當時林沖行李嘍囉金沙林沖八百梁山果然去處

    巨浪
    
    鹿角骸骨
    使骷髏
    來頭韁繩
    官軍有無
    遮攔盜賊許多
    鵝卵石苦竹森森
    聚義殺氣

  當時嘍囉金沙岸邊林沖嘍囉包裹好漢上山嘍囉小港林沖岸上兩邊合抱大樹半山亭子過來大關前擺四邊嘍囉兩邊夾道隊伍旗號關隘門口林沖看見四面高山雄壯中間平地三五百丈山口正門兩邊

  引著林沖來到聚義中間交椅好漢正是白衣左邊交椅右邊交椅金剛林沖向前林沖便道:「這位東京八十禁軍教頭綽號豹子頭」。太尉陷害滄州那裏火燒大軍草料爭奈殺死逃走大官人家好生因此特寫舉薦。」

  林沖拆開便林沖第四交椅第五一面嘍囉動問大官近日無恙林沖:「每日郊外。」動問一回驀然尋思:「卻是不及秀才合著落草聚集許多人馬十分本事武藝平常如今不爭京師禁軍教頭必然武藝倘若識破我們手段我們如何不若只是推卻事故下山便後患只是不好日前如今不得。」正是

    豪氣英雄不肯
    自來嫉妒

  當下嘍囉一面安排酒食整理筵宴林沖好漢一同嘍囉盤子五十白銀起身說道:「大官舉薦教頭爭奈小寨糧食缺少屋宇人力日後足下不好有些薄禮大寨安身切勿見怪。」林沖:「頭領小人千里萬里』,大官面皮大寨林沖雖然不才收錄向前諂佞平生不為銀兩頭領。」:「去處如何休怪休怪。」便:「哥哥小弟多言山寨糧食可以便房屋無妨這位大官人力舉薦如何別處抑且大官自來山上日後得知不好這位本事必然出氣。」:「山寨哥哥收留大官知道見怪我們忘恩日前今日便推卻!」:「大官頭領也好不然見得我們無義使江湖上好見笑。」:「兄弟不知滄州雖是天大今日上山不知心腹倘或來看虛實奈何?」林沖:「小人一身死罪因此投入何故?」:「既然如此真心名狀。」林沖便道:「小人便。」:「教頭但凡好漢須要名狀下山便無疑便名狀。」林沖:「林沖便下山只怕沒人。」:「日內名狀便日內只得休怪。」林沖應承宿悶悶不已正是

    鬱鬱苦難可恨
    明日山路不知

  下山

  林沖行李嘍囉客房次日早起茶飯嘍囉領路下山渡過僻靜小路上等客人過往一日孤單客人經過林沖悶悶不已嘍囉過渡回到山寨問道:「名狀何在?」林沖:「今日過往以此不曾取得。」:「明日名狀。」林沖再不答應自己不樂來到

  次日清早起來嘍囉早飯下山嘍囉:「俺們今日南山。」來到林子潛伏等候並不客人過往時候客人三百林沖不敢動手過去看看天色不見客人林沖嘍囉:「晦氣不見孤單客人過往如何?」嘍囉:「哥哥寬心明日還有一日哥哥東山路上等候。」當晚依舊上山說道:「今日名狀如何?」林沖不敢答應一口氣:「今日沒了明日不必相見便下山別處。」

  林沖回到端的臨江

    蛟龍海島悲秋宋玉
    江淹項羽
    高祖困厄
    曹公赤壁連天李陵臺上蘇武

  當晚林沖仰天:「不想今日陷害流落到此天地不容如此!」次日天明起來飯食包裹嘍囉下山過渡東山路上林沖:「今日不得名狀只得別處安身立命。」來到山下林子潛伏等候看看日頭

  明朗林沖嘍囉:「眼見得不濟不如趁早天色行李只得別處所在。」手指:「不是?」林沖叫聲:「慚愧!」遠遠山坡望見來得林沖一下驀地出來漢子林沖叫聲:「!」擔子轉身便林沖那裏趕得上漢子閃過山坡林沖:「命苦。」:「雖然得人財帛可以。」林沖:「上山等一等。」嘍囉

  山坡大漢林沖說道:「天賜便。」喝道:「不盡行李那裏正要。」踴躍林沖來得使

  不是林沖梁山大蟲水滸猛獸畢竟林沖正是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