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四回 Chapter 1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四 殿 天王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來到殿大漢供桌向前殿天色五更時分:「我們點心。」一行眾人上來

  原來本鄉富戶平生仗義疏財愛結天下好漢有人投奔不論好歹便銀兩起身使身強力壯娶妻終日只是打熬筋骨鄆城縣東門兩個一個一個西大溪當初西常常白日迷人無可奈何一日僧人經過中人備細僧人去處青石寶塔所在鎮住西那時得知大怒過去青石寶塔獨自過來放下因此托塔天王」。獨霸江湖名字

  來到敲門莊客此時到來慌忙開門莊客漢子門房十數坐下起來接待動問:「公幹?」:「知縣相公兩個部下下鄉各處巡捕得力暫息正安。」:「這個何妨!」一面莊客安排酒食管待動問:「個把?」:「前面殿大漢睡著那裏不是良善君子一定就便睡著我們便一者早些二者正知日後父母官也好答應現今門房。」稱謝:「多虧見報。」少刻莊客出盤酒食喝道:「此間不好說不如。」便莊客燈燭主位兩個坐定莊客果品菜蔬莊客一面眾人莊客眾人客位管待只管眾人一頭相待一面尋思:「中有。」五七便一個主管出來:「我去便。」

  主管陪侍燈籠門樓一個在外便莊客:「那裏?」莊客:「門房。」推開吊起漢子露出一身下面黑魆魆雙腳朱砂上面便問道:「漢子那裏不曾。」:「小人客人投奔一個人分辯。」:「投奔?」:「投奔一個好漢。」:「好漢叫做甚麼?」:「喚做。」:「勾當?」:「天下聞名義士好漢如今有一套富貴因此。」:「便是少刻出來便便外甥因此認得。」:「如此救護深感義士提攜則個!」正是

    高懸
    百萬解圍

  當時燈籠仍舊把門說道:「。」:「多多不當。」兩個窗子天光:「東方小人告退好去。」:「不敢久留公幹千萬。」:「拜望不須吩咐。」:「門口。」

  兩個走出眾人得了酒食各自便門房出門說道:「大漢!」:「便是。」

  未了一聲:「則個!」假意問道:「不是小三?」:「便是。」眾人便:「如何認得?」:「原來外甥小三如何乃是家姐孩兒從小過活歲時家姐家姐南京十數十四客人販賣向後再不見面得人不成如何小可不得朱砂因此認得。」喝道:「小三如何!」叫道:「不曾。」喝道:「如何?」棍棒劈頭劈臉便眾人:「不要。」:「息怒自從十四歲時如今不是十年昨夜路上不敢不想他們不問事由不曾。」拿起:「畜生路上我家殺人!」:「息怒不曾我們偌大大漢認得因此早知。」綁縛放還登時:「休怪早知不致如此得罪小人回去。」:「話說。」

  一齊再入取出說道:「輕微。」:「不當如此。」:「若是不肯收受便是小人。」:「既是權且收受改日報答。」拜謝銀兩門外引著

  衣裳頂頭便何處人氏:「小人潞州人氏朱砂小人特地一套富貴哥哥昨夜不想捉住綁縛正是有緣千里相會無緣對面相逢』。今日在此哥哥坐定。」:「且說一套富貴現在何處?」

  :「小人自幼飄蕩江湖結識好漢往往多聞哥哥不期有緣山東河北投奔哥哥因此別無外人傾心吐膽哥哥。」:「心腹不妨。」

  :「小弟打聽北京大名府收買十萬寶貝玩器送上東京丈人太師慶生去年十萬珠寶來到半路不知打劫至今今年收買十萬珠寶早晚安排起程六月十五生辰小弟一套不義之財便商議道理半路天理不為哥哥男子武藝過人小弟不才本事三五漢子便是一二馬隊蒙哥一套富貴不知哥哥如何?」:「計較艱辛客房將息商議來日說話。」莊客客房歇息莊客幹事

  且說尋思:「來由苦惱多虧完成解脫平白銀子不如趕上打翻奪回銀子送還一口惡氣。」便房門便大踏步趕來此時天色

    北斗東方
    天涯海角
    金雞佳人
    寶馬行客
    丹霞一輪紅日扶桑

  望見引著慢慢行將趕上一聲:「不要!」

  過頭趕來慌忙喝道:「將來甚麼?」:「留下銀子便饒了!」:「結果性命剗地取銀?」:「不是銀子將來佛眼相看目前流血!」大怒大罵:「無禮!」:「百姓!」:「骨頭必然連累這等賊心使不得!」大怒:「輸贏。」直奔趕上呵呵大笑來迎兩個大路

    一來一往翻身
    展翅
    一個
    一個遮攔自有
    這個丁字
    那個進去
    兩句
    雖然不上畫圖

  當時路上五十不分勝敗不得一齊一個人叫道:「你們兩個好漢不要多時權且話說。」便就中兩個跳出圈子外來秀才打扮頭巾穿沿邊麻布下面眉清目秀乃是智多星吳用表字學究先生本鄉人氏臨江吳用好處經書平生機巧心靈六韜三略胸中謀略諸葛亮才能略施小計鬼神學究智多星」。

  當時吳用手提叫道:「爭執?」光著眼看吳用:「秀才!」便道:「教授不知赤條條我們帶到原來卻是外甥天王我們禮物趕到大膽?」吳用尋思:「自幼結交有些便我相計較親眷相識知道不曾這個外甥有些。」吳用便道:「大漢執迷至交過得便人情壞了面皮。」:「秀才省得這個不是甘心詐取銀兩若是回去。」:「自來便。」:「銀子?」:「不是銀子!」:「便。」吳用:「兩個半日輸贏只管幾時?」:「銀子你死我活便。」大怒:「好漢好歹便!」大怒胸前叫道:「不怕不怕!」便趕上這邊便指手劃腳兩個吳用橫身那裏過來待要:「。」

  著衣攤開大路趕來喝道:「畜生不得無禮!」吳用大笑:「須是自來。」得氣問道:「怎的趕來?」:「趕來取銀小人:『送還。』小人五十教授解勸在此。」:「畜生小人並不知道小人改日登門。」:「小人胡為一般見識。」作別不在話下

  且說吳用說道:「不是自來幾乎做出大事這個端的非凡武藝籬笆這個有名使不過遮攔必然有失性命因此小人慌忙出來間隔這個從何往常不曾。」:「正要先生商議句話使只是不見了牧童一個大漢一直慌忙隨後教授句話計較計較。」吳用書齋書房吩咐主人家道:「學生說道先生今日一日。」文才不下義士鳥籠野外先生好動學生歡喜主人

  吳用上書後堂深處吳用問道:「?」:「江湖上好潞州人氏因此有一套富貴特來投奔外甥脫身:『北京大名府收買十萬珠寶送上東京丈人太師慶生早晚經過不義之財!』昨夜夢見北斗七星屋脊斗柄另有道白本家安得不利正要請教商議?」吳用:「八分只是不得不得宅上空有許多莊客一個不得如今只有如何便是十分了得擔負不下好漢無用。」:「莫非?」吳用便道:「兄長非同小可莫非地上扶助?」吳用尋思半晌眉頭上心說道:「有了有了!」:「先生既有心腹好漢可以便成就。」

  吳用不慌不忙兩個指頭說出句話聚義翻作強人打魚戰艦正是

    指揮談天

  畢竟智多星吳用說出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