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一回 Chapter 2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一回  宋江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月色滿信步下處趕上前來叫道:「使人相貴人見面便是賤人有些言語高低薄面教訓今晚有緣。」宋江:「今日事務改日。」:「使不得女兒在家胡亂便地下!」宋江:「明日。」:「今晚。」便宋江衣袖:「挑撥下半過活外人不要主張女兒差錯身上胡亂。」宋江:「不要事務。」:「便公事知縣不到便責罰錯過只得到家告訴。」宋江婆子不過便道:「便。」:「不要老人家不上。」宋江:「!」跟著來到門前正是

    醉人迷人
    今日何不當初

  宋江把手說道:「來到不成。」宋江凳子婆子自古:「老虔婆如何。」宋江走去便在身叫道心愛。」正在尋思叫道心愛。」慌忙起來把手喃喃:「短命!」琉璃明亮宋江翻身上樓

  女兒腳步上樓婆子叫道:「。」:「不會如何不上來迎。」:「賤人不見兩句。」婆子:「上樓。」

  宋江五分自在婆子勉強只得上樓

  原來後半臥房兩邊衣架著手這邊洗手金漆桌子正面仕女一字交椅

  宋江來到樓上便宋江便上朝床邊女兒說道:「只是不好言語不上在家思量如今不容易起來句話顛倒使性!」把手婆子:「甚麼不曾不上地陪!」

  宋江做聲婆子便交椅宋江便女兒過來說道:「便不要焦躁多時不見一句有情。」那裏過來便宋江對面宋江做聲婆子女兒:「漿甚麼道場果品不要怕羞便。」宋江尋思:「婆子脫身不得隨後。」婆子瞧見宋江意思房門便房門宋江:「算了。」

  銀子果品之類到家盤子酒壺收拾菜蔬酒盞上樓房門桌子宋江女兒別處:「起來。」:「你們耐煩!」婆子:「從小別人使不得。」:「便不成!」婆子起來說道:「不是風流人物一般見識便。」過頭婆子宋江宋江婆子:「閒話明日慢慢告訴外人多少胡言放屁不要只顧。」桌子說道:「不要使小孩兒胡亂。」:「只顧不得。」:「陪侍使得。」

  一頭一面尋思:「三身耐煩。」只得拿起婆子:「只是焦躁開懷滿。」宋江不過三五婆子連連

  婆子女兒心中不悅女兒回心歡喜:「若是今夜惱恨幾時商量。」婆子一頭尋思一面自在三大覺得有些上來卻又大半爬上宋江做聲女兒裙子婆子哈哈:「不是泥塑甚麼做聲不合男子漢只得溫柔。」宋江道理做聲好生進退不得:「指望常時如今。」婆子許多只管正在那裏家長白道

    只要孤老不出花言巧語精魂
    幾多聰慧死後應須舌根

  二哥叫做如常街上只是常常宋江有些公事宋江落得使宋江死命向前一日賭錢道理宋江下處不見街坊:「二哥?」:「喉急孤老一地不見。」眾人:「孤老?」:「便是。」眾人:「過去一路。」:「三兩風聲好幾。──今晚必然假意使喉急胡亂那裏使。」門前燈明樓上呵呵樓上板壁宋江婆子桌子七十三八十四只顧

  宋江邊頭宋江尋思:「最好。」便宋江便說道:「小人何處原來安穩!」宋江:「莫不甚麼要緊?」:「便是公事知縣發作下處一地焦躁便可動。」宋江:「要緊只得。」便起身婆子攔住:「不要使過來正是魯班調!』早晚知縣夫人取樂甚麼事務發作只好魍魎不過。」

  便道:「知縣勾當不會說謊。」

  :「狗屁雙眼琉璃葫蘆一般過來攛掇顛倒常言:『殺人情理。』」婆子起身便脖子:「甚麼便?」婆子喝道:「不曉得買賣父母妻子做聲便乞丐!」過來:「!」婆子酒興五指簾子婆子便簾子背後關上只顧

  門前叫道:「不要面皮粉碎結果!」大罵

  婆子樓上宋江:「沒事乞丐甚麼一地只是橫死上門欺負!」宋江真實婆子抽身不得婆子:「不要得了多時不見一定要收拾罷休。」婆子宋江收拾下去

  宋江樓上尋思:「婆子女兒三兩不信不曾真實待要去來況且只得今夜情分如何。」婆子上樓說道:「。」:「。」婆子:「安置今夜明日慢慢。」婆子收拾宋江指望胡亂幾時尋思:「思量眼中釘一般指望先前如今不要見說幾曾落得!」

  看官聽說原來若是有心身上便刀劍水火不住若是無心便金銀常言:「佳人有意紅粉無心浪子。」大丈夫女色手段不會如何宋江

  對面做聲各自躊躇看看天色

    銀河耿耿
    穿涼風
    未盡
    
    叮當鐵馬旅客
    閃爍長嘆
    妓女仗義英雄

  當下宋江口氣也是天氣衣裳便上床宋江尋思:「賤人今日婆子打熬不得只得。」頭上桌子衣裳衣架床邊脫去便上床

  冷笑宋江如何自古:「歡娛寂寞。」看看三更半夜五更宋江起來冷水便穿衣裳:「賤人好生無禮!」不曾睡著宋江來回:「。」宋江口氣便腳步便說道:「天明來由五更甚麼?」宋江只顧開門婆子:「出去上門。」宋江口氣出處一直下處燈明湯藥王公來到

  老兒宋江慌忙:「如何今日出來?」宋江:「便是酒醉。」王公:「必然。」宋江:「最好。」老子宋江宋江想起:「時常湯藥不曾舊時棺材不曾想起昨日金子何不老兒棺材歡喜。」宋江便道:「王公日前棺木一向不曾今日有些金子便棺材在家百年送終。」王公:「時常老漢終身老子今世不能報答後世報答。」宋江:「如此。」便去取:「昨夜賤人床頭一時起來只顧不曾金子值得甚麼酒樓燒毀回去正要下處昨晚恐怕賤人因此不曾常時若是倒是利害!」便起身:「阿公休怪不是說謊金子出來在家去取。」王公:「去取明日慢慢老漢。」宋江:「阿公不知道還有物事以此去取。」宋江婆家正是

    英雄遺失中財
    已知

  宋江出門起來自言自語:「睡不著指望不信耐煩不上!」一頭下面裙子胸前襯衣面前明亮床頭:「三繫。」便提起刀子有些便把手桌子金子起來金子:「物事我見正要東西。」金子放下書展上面許多事務:「』,原來』。正要三兩夫妻單單今日原來梁山通同往來一百金子不要慢慢消遣。」金子,「。」正在樓上自言自語樓下婆子問道:「?」宋江:「。」婆子:「不信原來回來姐姐天明。」宋江回話上樓

  宋江回來慌忙刀子一發一塊緊緊睡著宋江床頭不見宋江只得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