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三回 Chapter 2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武松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淨手下來引得焦燥起來宋江出來因此露出姓名大漢宋江在地下那裏說道:「小人有眼不識泰山』!一時冒瀆兄長乞恕。」宋江問道:「足下大名?」:「清河縣人氏排行第二在此。」宋江:「江湖多聞二郎名字不期今日相會!」

  :「偶然豪傑相聚難得說話。」

  宋江大喜武松一同後堂便武松相見便武松宋江連忙一同上面武松那裏半晌武松第三位痛飲宋江武松果然好漢

    身軀凜凜相貌堂堂
    雙眼渾如
    胸脯威風
    軒昂凌雲志氣
    膽大獅子雲端
    貔貅
    如同天上降魔真是人間太歲

  當下宋江武松人物心中便武松:「二郎何在?」武松:「小弟清河縣酒後本處機密相爭一時間昏沉小弟因此投奔大官避難有餘後來打聽不曾正要哥哥不想瘧疾不能動身回去寒冷向火兄長一身冷汗覺得病好。」宋江大喜三更宋江武松西安歇次日起來安排管待宋江不在話下

  宋江銀兩武松衣裳知道那裏自取自有便衣裳

  說話何不武松原來武松投奔一般接納管待次後莊客有些不到便拳打他們因此滿莊客眾人只是面前告訴許多不是雖然只是相待宋江每日飲酒武松

  相伴宋江十數武松思鄉清河縣看望哥哥宋江幾時武松:「小弟的哥多時不通信息因此。」宋江:「二郎不敢如若相會幾時。」武松宋江進取金銀武松武松:「多多大官。」武松包裹要行酒食武松穿范陽包裹便宋江:「賢弟等一等。」回到自己銀兩趕出門前說道:「兄弟。」宋江兄弟武松大官宋江:「大官便。」

  五七武松作別:「大官必然。」宋江:「何妨。」路上閒話不覺武松宋江說道:「不必常言:『千里。』」宋江:「道上酒店我們作別。」

  來到酒店宋江上首武松坐定便酒保打酒果品菜蔬之類桌子看看紅日西武松便道:「天色哥哥二時就此。」宋江大喜武松宋江身邊取出銀子武松武松那裏說道:「哥哥盤費。」宋江:「賢弟不必推卻便兄弟。」武松只得纏袋宋江銀子酒錢武松酒店前來作別武松

  宋江酒店門前武松不見了轉身回來不到大官背後馬來宋江望見大喜一同上馬上來後堂飲酒宋江弟兄自此大官

  話分兩頭武松宋江分別之後當晚客店次日起來房錢包裹便走上尋思:「江湖聞說及時雨果然結識這般弟兄不枉!」

  武松路上來到陽谷縣地面當日晌午時分飢渴望見前面酒店一面門前上頭:「不過。」

  武松坐下叫道:「主人把酒。」店主武松面前滿滿武松拿起一飲而盡叫道:「好生氣力主人。」酒家:「只有牛肉。」武松:「二三。」店家牛肉大盤子將來武松面前隨即武松:「!」恰好再也武松桌子叫道:「主人怎的?」酒家:「客官便。」武松:「。」酒家:「便客官。」武松:「卻又作怪!」便主人家道:「如何不肯?」酒家:「客官門前上面明明:『不過』。」

  武松:「喚做不過』?」

  酒家:「俺家雖是老酒滋味但凡客人便不得前面山岡因此喚做不過』。若是過往客人到此不再。」武松:「原來如何?」酒家:「叫做』,喚做出門』。入口少刻便。」武松:「胡說!」酒家武松全然不動武松:「端的主人只顧。」酒家:「客官只管端的沒藥。」武松:「便是使鼻子。」店家不過一連武松:「便。」酒家牛肉武松只顧身邊取出銀子叫道:「主人來看銀子?」酒家:「有餘還有。」武松:「不要。」酒家:「客官還有只怕。」武松:「多時盡數將來。」酒家:「長漢倘或?」武松:「好漢。」酒家那裏武松焦燥:「老爺通教粉碎翻轉!」酒家:「。」武松前後十五起身:「卻又不曾!」走出門前:「不過』!」手提便

  酒家趕出叫道:「客官那裏!」

  武松問道:「甚麼不少酒錢?」酒家叫道:「好意回來我家抄白官司。」

  武松:「甚麼?」

  酒家:「如今前面大蟲出來傷人壞了二十大漢性命官司如今發落子路往來客人時辰其餘時辰不許單身客人這早晚正是時分我見不問自家性命不如此間明日慢慢二十一齊好過。」武松:「清河縣人氏走過一二幾時見說大蟲這般。──便大蟲不怕!」酒家:「好意不信進來看官。」武松:「便老爺不怕在家莫不半夜三更性命大蟲。」酒家:「好心惡意落得不信便自行!」正是

    

  分明平川忠言惡言酒店主人武松來到大樹武松抬頭上面

  近因大蟲傷人過往時辰
  武松:「酒家詭詐驚嚇客人便宿甚麼!」便

  那時時分紅日下山武松酒興只管走上不到敗落山神印信武松上面

  陽谷縣大蟲傷害人命現今鄉里過往商人時辰結伴其余時分單身客人不許傷害性命知悉
  武松印信方知端的轉身酒店尋思:「回去恥笑不是好漢難以轉去。」一回說道:「甚麼只顧上去!」

  武松看看上來便脊梁步步回頭漸漸下去此時正是十月天氣容易武松說道:「甚麼大蟲不敢上山。」武松一直酒力發作起來手提手把胸膛踉蹌直奔樹林一塊青石一邊翻身待要發起一陣狂風古人四句

    無形四季萬物
    入山推出白雲

  原來但凡世上一陣風過處背後撲地一聲跳出大蟲武松叫聲:「!」青石下來便青石

  大蟲在地下半空下來武松冷汗那時武松見大大蟲背後大蟲背後便在地下腰胯起來武松一邊大蟲不著一聲半天霹靂山岡鐵棒虎尾豎起武松卻又一邊原來大蟲拿人只是不著沒了一半大蟲不著一聲兜兜回來武松大蟲翻身回來雙手平生氣力半空下來一聲簌簌連枝劈臉下來定睛不著大蟲原來一半

  大蟲咆哮發起翻身將來武松退大蟲恰好武松面前武松半截一邊大蟲揪住下來大蟲急要掙扎武松氣力那裏半點武松大蟲面門眼睛只顧大蟲咆哮起來底下武松大蟲嘴直按下泥坑大蟲武松奈何沒了氣力武松左手緊緊揪住右手提起鐵錘大小拳頭平生只顧五七大蟲鼻子耳朵鮮血武松胸中武藝大蟲一堆皮袋古風武松

    頭風萬里陰雲日光

    觸目晚霞穹蒼

    忽聞一聲霹靂山腰飛出

    昂頭踴躍麋鹿奔忙

    清河壯士

    上下猙獰

    

    爪牙泥坑

    拳頭腳尖雨點淋漓兩手猩紅

    腥風血雨滿松林散亂

    千鈞有餘威風

    野草緊閉

  當下猛虎武松之間拳腳大蟲動彈不得兀自氣喘武松松樹打折只怕大蟲一回大蟲沒了武松尋思:「就地大蟲?……」

  血泊雙手那裏原來使盡氣力手腳酥軟武松青石尋思:「天色看看倘或跳出大蟲掙扎明早理會。」石頭樹林步步

  不到枯草大蟲武松:「!」大蟲黑影直立起來武松定睛卻是衣裳緊緊在身人手五股武松:「豹子獅子身軀如何獨自器械走過不知?」武松:「甚麼?」人道:「我們本處。」武松:「你們甚麼?」:「兀自不知如今極大大蟲夜夜出來傷人我們過往客人畜生知縣著落鄉里我們捕捉大難向前我們不知多少不得今夜我們捕獵十數在此上下正在埋伏大剌剌下來正是見大?」武松:「清河縣人氏排行第二卻才樹林撞見大蟲拳腳打死。」痴呆說道:「?」武松:「不信我身兀自血跡。」:「?」武松大蟲本事再說一遍鋼叉隨即武松問道:「他們眾人如何隨著上山?」:「便是畜生利害他們如何上來?」十數面前武松打殺大蟲眾人眾人不肯武松:「眾人不信便。」眾人身邊火石隨即發出五七火把眾人跟著武松一同看見大蟲一堆那裏眾人大喜五七大蟲

  八十將來大蟲在前一乘武松本處迎接大蟲本鄉本鄉二十武松眾人問道:「壯士大名何處?」武松:「小人此間清河縣人氏排行第二滄州昨晚那邊酒店撞見畜生。」身分拳腳細說一遍:「英雄好漢!」野味將來武松武松大蟲大戶便莊客客房武松歇息天明使一面安排端正迎送天明武松起來洗漱眾多一腔伺候武松穿衣裳整頓前面眾人相見說道:「畜生不知多少人性連累今日壯士來到除了第一中人有福第二通行壯士!」武松:「小子託賴長上。」眾人一早酒食大蟲鄉村花紅武松武松有些行李包裹一齊門前知縣相公使武松相見莊客乘涼武松大蟲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