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五回 Chapter 2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西門 大郎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心中出氣雪梨街上大郎街上大道:「幾時不見怎麼?」:「只是模樣甚麼?」:「前日一地。」大道:「那裏?」:「䐛䐛便顛倒提起不妨。」大道:「猢猻老婆漢子如何?」:「老婆漢子。」:「!……」:「左邊。」大道:「兄弟。」:「濟事主人便。」大道:「。」

  酒店:「便不要。」大道:「兄弟。」:「不要一發不要。」猴子:「如今。」:「得知把手頭上。」大道:「?」:「今日雪梨西門大郎一地街上有人說道:『茶房大娘每日那裏行走。』指望三五使豬狗出來特地兩句。」大道:「?」:「鳥人落得快活出來便兀自問道也是。」:「兄弟每日婆家衣裳歸來便臉紅有些疑忌正是如今便如何?」:「老大原來見識恁麼利害如何暗號老婆西門二十拳頭有錢有勢便官司沒人做主結果。」大道:「兄弟口氣?」:「豬狗出氣今日歸去不要發作不可一些嘴臉每日一般明朝便出來自在若是西門便便左近便必然便一頭頂住婆子便只顧。──如何?」大道:「既是如此兄弟明日早早街巷。」得了

  酒錢歸去

  原來婦人往常只是百般欺負近日無禮只得詩曰

    假意
    隔壁好漢使鬼胎

  當晚歸家每日一般說起婦人:「大哥?」大道:「一般經紀人。」婦人安排晚飯

  次日三兩安在婦人一心西門那裏理會當日出去做買賣婦人不能出去便西門

  街巷那裏張望大道:「如何?」:「早些八分左近伺候。」回來:「出來便。」

  走入茶坊:「豬狗昨日甚麼便!」婆子便起身喝道:「猢猻甚麼!」:「便』,牽頭甚麼!」婆子大怒揪住便一聲:「!」街上婆子猴子叫聲婆子一頭跌倒猴子頂住衣裳大踏步茶坊

  婆子急待當時猴子死命頂住那裏婆子:「!」正在做手腳頂住西門便底下房門房門那裏:「好事!」婦人頂住便說道:「常時鳥嘴賣弄拳棒上場便。」婦人句話分明西門西門底下婦人言語提醒念頭便出來說道:「娘子不是本事一時。」便開門叫聲:「不要!」待要西門中心撲地便西門一直不是話頭街坊鄰舍知道西門

  當時就地面皮便婦人出來甦醒上下便後門樓上安排正是

    西門
    奸夫

  次日西門打聽沒事自來婦人指望

  大一不能勾起不見不見每日婦人濃妝艷抹出去歸來便面顏紅色沒人老婆吩咐:「勾當親手挑撥至今求生不生你們快活不妨你們不得了兄弟得知性格早晚歸來可憐早早歸來歸來你們說話。」

  婦人過來五一西門西門說道:「須知清河縣第一好漢如今眷戀地理如今正是!」冷笑:「不曾手腳。」西門:「男子漢去處擺布甚麼主見我們。」

  :「你們夫妻夫妻?」

  西門:「乾娘如何夫妻夫妻?」

  :「若是夫妻你們今日便分散大將起來歸來言語差使出去相約夫妻你們夫妻每日同一擔驚受怕妙計只是。」

  西門:「乾娘周全我們只要夫妻。」

  :「東西別人天生大官人家。」

  西門:「便是眼睛甚麼東西?」

  :「如今狼狽便大官人家砒霜大娘心疼砒霜矮子結果火燒乾淨蹤跡便是回來自古:『不通。』『。』如何暗地來往半年等待滿大官不是長遠夫妻?──如何?」西門:「乾娘自古:『欲求快活工夫。』!」:「可知斬草除根萌芽若是萌芽便去取砒霜娘子重重。」西門:「自然。」

    色迷不肯機謀綢繆
    砒霜

  西門多時砒霜婆子婦人:「大娘法度如今不對說道便便砒霜調心疼一覺便下去便起身毒藥必然腸胃一聲不要預先抹布毒藥必然七竅內流牙齒痕跡便抹布血跡便棺材出去甚麼鳥事?」婦人:「只是手軟臨時安排不得屍首。」:「容易過來。」西門:「你們用心整理明日五更回報。」西門砒霜婦人

  婦人歸來樓上看看婦人床邊大道:「甚麼?」婦人著眼說道:「一時不是疑忌不敢去取。」大道:「一筆提起!」

  婦人銅錢婆家樓上說道:「心疼半夜倒頭明日便。」大道:「大嫂今夜半夜調。」婦人:「放心。」

  看看天色婦人下面大鍋抹布三更婦人毒藥盞子白湯樓上叫聲:「大哥那裏?」大道:「席子底下枕頭調。」婦人席子盞子白湯頭上銀牌調左手右手便一口說道:「大嫂!」婦人:「只要醫治得病甚麼。」第二喉嚨婦人便慌忙跳下一聲說道:「大嫂起來不得了!」婦人便只顧叫道:「。」婦人:「吩咐便好得。」要說婦人掙扎便上床大身把手緊緊按住那裏

    肺腑
    滿腹鋼刀
    渾身冰冷七竅血流
    牙關三魂枉死城中
    枯干七魄
    地獄陽間

  喘息一回腸胃嗚呼哀哉身體不得了婦人咬牙切齒七竅流血起來只得跳下走過後門咳嗽婦人便後門問道:「?」婦人:「便只是手腳安排不得。」:「甚麼難處便。」

  婆子便衣袖捲起抹布上樓上都七竅淤血痕跡便衣裳樓上下來樓下穿衣裳鞋襪穿乾淨死屍身上上樓收拾乾淨自轉歸去

  養家看官聽說原來世上婦人無聲當下婦人半夜

  五更天色西門備細西門取銀棺材婦人商議過來西門說道:「今日做主。」西門:「何須。」:「只有要緊精細破綻不肯。」西門:「不妨吩咐便不肯言語。」:「大官便吩咐不可遲誤。」西門

  天大棺材香燭紙錢之類歸來婦人隨身鄰舍婦人問道:「大郎病患便?」:「心疼病症一日看看不能不幸昨夜三更。」哽咽起來鄰舍明知不明不敢人情:「娘子煩惱。」婦人只得假意眾人各自棺材但是入殮一應物件和尚多樣整頓

  時分慢慢出來街巷西門叫道:「?」:「小人前面大郎屍首。」西門:「說話。」跟著西門來到頭一酒店西門:「。」:「小人何等?」西門:「何故見外。」坐定小二一面菜蔬果品之類即便心中疑忌:「從來不曾今日。」時辰西門袖子銀子說道:「輕微明日酬謝。」叉手:「小人半點效力如何大官人見銀兩若是大官便使令小人不敢。」西門:「見外。」:「大官不妨小人。」西門:「別無少刻有些辛苦只是如今屍首凡百遮蓋別無多言。」:「這些小事利害如何銀兩?」西門:「便是推卻。」自來懼怕西門把持官府只得西門了帳明日一同西門:「不可泄漏改日。」吩咐一直

  心中疑忌尋思:「卻又作怪大郎屍首許多銀子?……必定。」來到大門門首伺候問道:「病死?」:「心疼病死。」簾子接著:「久等多時。」:「便是有些小事絆住。」老婆穿著衣裳出來:「娘子煩惱。──大郎歸天!」婦人:「不可心疼症候便。」上下模樣暗暗地道:「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