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七回 Chapter 2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母夜叉孟州人肉 武都十字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武松鄰舍:「小人哥哥雪恨犯罪正當不怨驚嚇高鄰小人存亡死活不知哥哥靈床有些一應物件高鄰小人變賣用度聽候使用小人罪犯輕重小人實證。」隨即靈牌紙錢樓上兩個下來打開四鄰變賣婆子人頭

  此時一個街上不計其數知縣得人駭然隨即武松跪下行兇刀子人頭武松左邊婆子中間鄰舍右邊武松取出從頭告訴一遍知縣一般鄰舍指證明白明白供狀仵作行人一干檢驗婦人獅子下酒檢驗西門慶明白填寫回到立案知縣武松婆子一干平人門房

  且說縣官武松義氣上京一心周全尋思好處便商議:「武松漢子人們:『武松祭獻不容祭祀因而相爭婦人靈床推倒救護鬥毆一時殺死次後西門慶通姦前來因而鬥毆互相扭打獅子以致。』」武松一道公文一干人犯東平申請發落雖是仗義資助武松銀兩酒食武松武松下處行李寄頓十二三兩銀子老爹武松大半不迭當下公文銀子骨殖一干人犯上路東平

  眾人衙門且說府尹陳文隨即

    平生正直稟性賢明
    對策
    戶口錢糧黎民滿
    詞訟盜賊父老市井
    慷慨文章賢良德政

  府尹已知便一干人犯各人供狀一干一一一遍贓物並行武松一面輕罪婆子一面死囚回文發落鄰舍:「帶回聽候西門慶妻子聽候朝廷。」鄰舍武松自有幾個

  且說府尹哀憐武松仗義時常差人因此牢子不要倒把酒食府尹卷宗詳審使心腹緊要京師幹辦刑部陳文罪犯:「哄誘通姦使下藥武松不容祭祀以致殺傷人命男女人倫擬合凌遲處死武松西門慶夫人自首難以四十二千里外姦夫淫婦重罪其余一干人犯釋放文書即便施行。」

  東平府尹陳文來文隨即鄰舍西門慶一干聽斷取出武松四十上下五七一面護身免不得金印」,孟州其餘一干眾人發落大牢取出聽命朝廷便婆子道長三條東平府尹一個尖刀紙花帶去東平

  武松帶上二郎變賣家私銀兩交付武松收受作別回去兩個孟州交割府尹發落武松兩個上路的士行李武松兩個東平迤邐孟州

  兩個知道武松好漢一路只是小心不敢輕慢武松兩個小心不和計較包裹有的是金銀便兩個

  武松自從三月兩個如今來到孟州路上正是六月前後炎炎當天之際只得趕早約莫二十來到大路個人卻是時分武松:「你們且休。」兩個人道:「。」個人遠遠十數草屋谿柳樹酒帘武松把手:「那裏酒店!」個人山岡邊見樵夫過來武松叫道:「漢子借問地名叫做甚麼去處?」樵夫:「孟州前面大樹林邊便是有名十字。」

  武松兩個一直十字頭一大樹個人上面看看大樹望見一個酒店門前一個婦人露出頭上一頭野花武松兩個來到門前婦人便起身來迎。──下面鮮紅胭脂敞開胸脯露出桃紅上面一色婦人如何

  殺氣腰肢粗莽手腳一層遮掩頑皮胭脂牢籠魔女照映夜叉

  當時婦人迎接說道:「客官歇腳本家要點饅頭!」兩個武松頭上兩個棍棒纏袋上下武松脊背包裹下來桌子腰間搭膊脫下兩個人道:「沒人看見我們利害除了快活。」便武松揭開封皮除了桌子底下上半衣裳一邊婦人笑容可掬:「客官多少?」武松:「不要多少只顧便三五一發。」婦人:「饅頭。」武松:「二十點心。」婦人嘻嘻大桶放下一連饅頭桌子兩個拿起便武松一個叫道:「酒家饅頭人肉狗肉?」婦人嘻嘻:「客官取笑世界蕩蕩乾坤那裏有人饅頭狗肉滋味我家饅頭積祖黃牛。」武松:「從來走江湖得人說道:『大樹十字客人那裏饅頭。』」婦人:「客官出來。」武松:「我見饅頭小便一般以此疑忌。」武松問道:「娘子丈夫不見?」婦人:「丈夫出外做客。」武松:「獨自一個冷落。」婦人尋思:「配軍不是作死戲弄老娘正是燈蛾』。不是對付。」婦人便道:「客官取笑後面下乘便我家安歇不妨。」武松自家尋思:「婦人不懷好意。」武松:「大娘好生淡薄別有我們。」婦人:「有些十分美的只是。」武松:「最好。」婦人暗喜便色酒武松:「這個正是好生最好。」婦人:「還是這位客官省得。」婦人自忖:「這個配軍正是該死卻是發作行貨。」過來便道:「客官。」兩個那裏只顧拿起武松便道:「大娘從來不得。」婦人轉身暗處舌頭:「還是得人!」

  婦人便出來拍手叫道:「!」兩個天旋地轉撲地便武松撲地婦人:「老娘。」便:「小二小三出來!」跳出兩個蠢漢兩個進去婦人後來武松包裹纏袋約莫金銀婦人歡喜:「今日行貨饅頭若干東西。」包裹纏袋出來兩個漢子武松那裏在地下婦人兩個蠢漢拖扯不動一邊說道:「男女老娘親自動手這個大漢戲弄老娘這等肥胖黃牛兩個蠻子只好水牛進去。」婦人一頭一面脫去裙子赤膊便武松輕輕起來武松婦人胸前摟住婦人下半婦人身上婦人起來兩個漢子急待向前武松一聲婦人按壓在地叫道:「好漢!」那裏掙扎正是

    饅頭發酵
    誰知英雄取笑
    牛肉不成

  門前門首望見武松婦人在地人大踏步進來叫道:「好漢息怒饒恕小人自有話說。」武松起來腳踏婦人面巾身穿白布下面護膝纏袋三十五武松叉手方寸說道:「好漢大名。」武松:「更名武松便是!」人道:「莫不是武都?」武松:「。」便:「聞名久矣今日。」武松:「莫非婦人丈夫?」人道:「小人渾家有眼不識泰山不知觸犯可看小人薄面乞恕。」正是

    自古從來禮數奸邪
    義勇男子降伏兇頑母夜叉」。

  武松如此小心慌忙婦人便:「夫妻兩個不是姓名。」便婦人穿衣裳近前武松:「衝撞休怪。」婦人便道:「不識好人一時不是伯伯恕罪。」武松問道:「夫妻大名如何姓名?」人道:「小人此間光明菜園一時間小事性起光明寺僧火燒後來對頭官司小人在此大樹剪徑一日老兒擔子過來小人欺負出來二十老兒打翻原來老兒年紀小時專一剪徑小人手腳便小人歸去許多本事這個女兒小人女婿只得依舊此間草屋為生過往入眼便便大塊黃牛零碎饅頭小人每日如此度日小人結識江湖上好小人菜園渾家父親本事母夜叉小人回來渾家叫喚小人吩咐渾家:『三等不可第一僧道不曾受用過分出家。』壞了一個驚天動地延安經略相公前提拳打一個關西』,逃走五臺山落髮脊梁江湖上都和尚魯智深使禪杖六十經過渾家肥胖作坊正要動手小人恰好歸來禪杖慌忙解藥起來結拜打聽近日龍山寶珠一個甚麼落草小人書信只是不能。……」武松:「兩個江湖多聞。」:「可惜一個頭陀大漢壞了小人遲了卸下如今一個界尺直裰度牒在此別的不打緊難得一百頂骨數珠雪花鐵打戒刀這個頭陀自殺不少直到如今便半夜小人不曾這個常常憶念吩咐渾家:『第二江湖上行妓女他們逢場作戲多少小心錢物結果你我相傳戲臺我等江湖上好英雄。』吩咐渾家:『第三各處犯罪中間好漢不可。』不想渾家不依小人言語今日衝撞幸喜小人早些卻是如何?」「母夜叉:「不肯下手一者伯伯包裹沉重伯伯說起因此一時起意。」武松:「斬頭戲弄良人我見包裹因此特地下手中毒果然一時衝撞嫂子休怪!」

  大笑起來便武松直到後面坐定武松:「兄長放出兩個則個。」便武松人肉作坊五七兩個武松:「大哥兩個。」:「請問何處?」武松西門慶緣由一一一遍夫妻兩個稱贊不已便武松說道:「小人句話未知如何?」武松:「大哥不妨。」不慌不忙武松說出句話有分武松大鬧孟州安平打翻畢竟武松說出言語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