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八回 Chapter 2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武松鎮安 施恩快活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武松說道:「不是小人比及受苦不若兩個小人幾時若是落草小人親自龍山寶珠魯智深相聚如何?」武松:「兄長好心顧盼小弟只是武松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漢兩個只是小心一路服侍天理不容敬愛便兩個不可。」:「既然如此仗義小人便。」

  當下便攙起兩個便調解藥扯住耳朵下去半個時辰兩個夢中睡覺一般起來武松說道:「我們如何恁麼我們便回來。」武松起來兩個不知兩個宰殺整頓端正

  在後葡萄便武松兩個

  武松便兩個上面武松在下面朝上兩個漢子輪番斟酒來往擺盤武松飲酒取出戒刀武松鐵打非一日之功兩個江湖上好勾當卻是殺人放火武松:「山東及時雨仗義疏財如此豪傑如今大官。」兩個只是下拜武松:「難得兩個不成有害我等江湖上好說話我們並不只顧明日孟州自有。」當晚次日武松要行那裏一連留住管待武松因此感激夫妻兩個長武因此武松結拜武松要行置酒取出行李包裹纏袋交還銀子武松二三零碎銀子兩個武松銀子一發兩個帶上依舊封皮出門武松作別孟州詩曰

    結義兄弟落草逡巡
    須知姦淫犯法

  未及晌午早來直至東平文牒武松回文兩個回去不在話下隨即武松本處當日武松來到看見上書:「安平」。武松單身下文不必

  武松單身十數一般囚徒來看武松說道:「好漢包裹有人情書信使用銀兩手頭少刻到來便沒人端的狼狽一般犯罪特地知道豈不兔死狐悲』?我們只怕省得得知。」武松:「感謝你們指教小人身邊有些東西若是便若是。」囚徒:「好漢古人:『不怕只怕。』『低頭。』只是小心便。」未了一個:「。」眾人

  武松包裹單身那個人問道:「那個囚徒?」武松:「小人便是。」:「也是須要開口好漢如何這等時務貓兒!」武松:「到來指望老爺送人拳頭金銀有些奈何發回不成!」大怒囚徒說道:「好漢如今相公必然性命!」武松:「不怕怎麼奈何來文!」

  正在那裏未了個人單身叫喚人武武松:「老爺甚麼!」武松一帶帶到點視廳相公正在武松當面除了說道:「囚徒省得太祖武德皇帝舊制但凡配軍一百起來。」武松:「不要眾人便不要若是躲閃不是好漢從先一聲不是男子!」兩邊:「弄死如何!」武松:「便不要人情不快。」兩下眾人起來拿起下手相公身邊一個人以上身材二十四年紀白淨面皮髭鬚額頭手帕身上穿著搭膊著手便相公耳朵句話:「囚徒武松路上途中?」武松:「不曾。」:「途中得病面皮。」兩邊武松:「相公將就便。」武松:「不曾不曾乾淨不要倒是幾時得了!」兩邊:「漢子熱病不曾狂言不要單身。」

  軍人武松單身囚徒問道:「莫不相識書信?」武松:「並不。」囚徒:「不是好意晚間必然結果!」武松:「還是結果?」囚徒:「米飯鯗魚七竅顛倒不消半個更次便結果性命。──這個喚做』。」武松:「安排?」眾人:「一樣也是一個布袋將來身上不消一個更次便是這個土布』。」武松問道:「還有甚麼法度?」眾人:「只是其餘不打緊。」

  眾人未了一個軍人一個盒子問道:「那個武都?」武松:「便是甚麼話說?」:「點心。」武松來看盤子武松尋思:「這些點心對付?……落得卻又理會。」武松一飲而盡和麵收拾回去

  武松尋思自己冷笑:「對付!」看看天色那個人一個盒子武松問道:「?」人道:「晚飯。」菜蔬武松暗暗自忖:「飯食必然結果。……便落得計較。」武松收拾回去

  多時那個人一個漢子兩個一個一個一個大桶武松:「洗浴。」武松:「不要洗浴下手?……不怕落得。」兩個漢子安排武松一回隨即手巾武松穿衣裳一個一個便將來掛起安置回去

  武松把門關上自在思想:「這個甚麼意思便如何。」倒頭便

  天明起來房門那個人洗面進來武松漱口水篦頭武松一個人盒子取出菜蔬肉湯武松:「走道落得。」武松便是那個人:「不好安歇安歇便當。」武松:「!……如何。……」一個便收拾行李被臥一個引著武松單身來到前面一個去處推開房門乾淨床帳兩邊新安武松來到:「入土如何來到這般去處單身好生齊整!」

    雞鳴狗盜
    今日配軍孟州贏得姓名

  武松日中那個人一個提盒打開果子許多便武松:「畢竟何如?……」許多武松洗浴乘涼歇息武松:「囚徒也是這般這般卻是這般?……」

  第三如此武松早飯一般囚徒那裏劈柴雜工日頭正是六月那裏武松著手問道:「你們如何日頭做工?」囚徒起來說道:「好漢不知我們做生活便是人間天上如何指望別有沒人大牢求生不得不得鐵鏈!」

  武松天王前後爐邊一個青石竿武松一會便那個人

  絮煩武松每日武松並不武松決不當日晌午酒食武松忍耐不住盒子人道:「只顧酒食?」:「小人前日小人相公梯己。」武松:「每日酒食正是將來?」人道:「相公。」武松:「囚徒犯罪不曾半點好處相公如何東西?」人道:「小人如何省得吩咐小人半年說話。」武松:「卻又作怪不成將息肥胖結果。──這個悶葫蘆如何酒食不明如何安穩甚麼那裏我相便酒食。」那個人:「便是前日那個手帕包頭右手便是。」武松:「莫不是穿相公身邊那個人?」人道:「正是相公兒子。」武松:「?」人道:「正是父親因此。」武松:「卻又清河縣人氏孟州自來素不相識如何這般緣故?」人道:「使得拳棒施恩。」武松:「男子出來我相酒食便出來半點。」人道:「吩咐小人要說備細小人半年相見。」武松:「胡說出來我相便。」害怕那裏武松焦躁起來只得

  多時施恩出來武松便武松慌忙答禮說道:「小人治下囚徒自來未曾前日大棒每日相待不當半點差遣正是無功受祿寢食不安。」施恩:「小人兄長阻隔不能相見今日兄長到此正要無物款待因此不敢相見。」武松問道:「武松過半話說正是小人甚麼?」施恩:「省得脫口便兄長知道如何造次?」武松:「卻是秀才武松肚皮過得且說正是?」施恩:「既是說出小弟只得告訴因為兄長大丈夫男子兄長便只是兄長到此氣力未經將息半年三五兄長氣力那時兄長備細。」武松呵呵大笑:「我去瘧疾酒醉打翻大蟲便自打何況今日!」施恩:「而今未可兄長幾時完備那時告訴。」武松:「只是氣力既是如此昨日看見天王那個多少?」施恩:「五百。」武松:「看一看武松不知。」施恩:「。」武松:「回來。」

  兩個來到天王囚徒武松躬身武松大笑:「小人真個嬌惰那裏。」施恩:「三五石頭如何輕視!」武松:「真個眾人躲開武松。」武松便上半衣裳脫下那個輕輕起來雙手撲地打下囚徒盡皆駭然武松右手起來武松雙手輕輕安處施恩囚徒武松心頭施恩近前武松便:「兄長非凡天神!」囚徒一齊:「真神!」詩曰

    神力驚人心膽皆因義勇彌漫
    掀天揭地英雄

  施恩便武松私宅武松:「使令我去?」施恩:「出來相見告訴。」武松:「幹事不要這等兒女顛倒不是幹事便是勾當武松若是有些諂佞為人!」施恩叉手方寸說出武松顯出殺人手段威風正是雲雷風雨畢竟施恩武松說出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