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四回 Chapter 3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三山大鬧青州 霹靂瓦礫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黃信上馬喪門身上披掛戎衣一百五十執著棍棒利劍一聲宋江青州

  眾人清風不過四十前面大林來到山嘴前頭:「林子有人窺望。」黃信馬上問道:「不行?」:「前面林子有人。」黃信喝道:「只顧!」

  看看林子得當二三一齊起來手腳待要黃信喝道:「擺開。」叫道:「囚車。」馬上答應不得:「救苦救難天尊。」便十萬三百一回一回黃信武官有些膽量便拍馬向前林子四邊三五嘍囉一個身長身穿利劍一行圍住林子好漢,──一個穿一個穿一個穿萬字頭巾一口使去路中間上首王英白面郎君好漢喝道:「來往到此留下三千黃金過去。」黃信馬上喝道:「不得無禮,『三山在此!」好漢著眼喝道:「便是三山三千黃金過去。」黃信說道:「上司公事都監甚麼?」好漢:「上司一個都監便是官家三千若是沒有公事取錢。」黃信大怒:「如此無禮!」左右鳴鑼黃信拍馬舞劍直奔好漢一齊黃信黃信好漢奮力馬上文官向前不得勢頭待要黃信名聲只得騎馬頭領將來黃信那裏眾人獨自清風黃信自發囚車四散勢頭不好慌忙馬頭嘍囉掀翻下來嘍囉一發向前囚車打開車輛自己囚車掀開便出來打碎那個囚車宋江嘍囉向前駕車衣服宋江穿送上好漢一同嘍囉山寨

  原來好漢不知宋江消息能幹嘍囉清風探聽聞人說道:「都監黃信宋江青州。」因此好漢得知人馬大路預先去路小路差人伺候因此兩個山寨

  當晚時分聚義相會宋江當中坐定好漢一面酒食管待吩咐孩兒各自稱謝好漢說道:「哥哥壯士性命只是還有小妹清風必然黃信?」順道:「放心黃信不敢便經過明日弟兄去取。」便嘍囉探聽:「深感壯士。」宋江便道:「。」順便:「將軍哥哥慶喜。」:「親自。」宋江:「往日近日如何聽信婦人今日?」:「哥哥?」宋江面前嘍囉屍首一邊宋江:「今日只有那個不曾大氣。」便道:「哥哥放心明日自下婦人受用。」大笑飲酒各自歇息次日起來商議清風順道:「昨日孩兒辛苦今日一日明日。」宋江:「正要。」

  山寨整點起程都監黃信騎馬清風便人馬四邊柵門黃信申狀兩個頭目慕容知府知府軍情緊急公務連夜黃信申狀清風強盜時刻清風告急保守地方知府大驚便差人青州指揮本州兵馬統制商議軍情人氏性格急躁雷霆以此霹靂軍官出身使不當得知知府施禮慕容知府黃信申狀統制大怒:「頭子如此無禮不須憂心不才便不再!」慕容知府:「將軍若是清風。」:「如何遲誤連夜便人馬來日。」知府大喜安排乾糧城外等候明見忿忿地上指揮便一百四百去取擺布起身

  慕容知府城外寺院饅頭一個人兩個饅頭備辦得了望見整齊

    旌旗森森
    八卦長蛇委實
    紅霞馬蹄來往交加
    乾坤殺氣成敗

  當日清早擺布紅旗兵馬統制起行慕容知府看見全副披掛英雄無比

    猩猩連環金星
    

    如同獬豸便
    霹靂虎將

  當下霹靂馬上慕容知府城外慌忙軍器馬來知府相見施禮知府言語管道:「方便凱歌。」起信了知飛身上馬擺開隊伍大刀闊斧清風

  原來清風青州東南清風小路

  清風山寨嘍囉探知備細報上山寨好漢待要清風報道:「兵馬到來。」面面便道:「不要自古告急必須死敵嘍囉智取如此如此?」宋江:「正是如此。」當日宋江計策便嘍囉各自準備衣甲弓箭收拾等候

  再說來到清風寨柵次日五更軍士一個直奔清風去處擺開人馬發起聽見山上人馬出來勒住著眼嘍囉簇擁李廣山坡一聲陣勢馬上喝道:「朝廷掌握一境地方食祿賊寇朝廷特來免得。」:「如何朝廷逼迫躲避在此詳察。」:「兀自何時花言巧語。」左右兩邊直奔大笑:「原來好人上司!」便兩個清風廝殺乃是敵手良材好用兩個將軍比試

    南山猛虎北海蒼龍
    頭角崢嶸爪牙
    爪牙
    頭角崢嶸金色
    翻覆
    往往千般解數
    當頭頂門分毫
    用力心坎
    使壯士威風斗牛
    將軍怒氣
    一個扶持社稷一個整頓江山

  當下兩個交手五十不分勝敗許多破綻小路便大怒將來馬勒左手右手滿身軀盔頂正中不敢向前追趕嘍囉上山自從上山

  明見走散心中:「草寇無禮!」鳴鑼路上齊聲吶喊上山三兩山頭上面險峻下來向前退步打倒三五只得退

  個性心頭火起那裏帶領下來路上時分西樹林紅旗人馬紅旗不見正路只是小路交叉路口不能上去

  開路報道:「東山一陣紅旗出來。」人馬東山紅旗不見路徑

  報道:「西邊山上紅旗出來。」拍馬西不見一個人紅旗急性恨不得牙齒

  正在西忿忿東山地價人馬過來東山不見一個紅旗不見

  滿胸脯上山西發起怒氣兵馬西山上不見一個人兩邊路上一個軍人說道:「不是正路除非東南大路可以上去若是路上惟恐。」便道:「既有大路連夜。」便一行東南上來

  看看天色得人得到山上火把鑼鼓引領五十上山山上樹林內亂下來軍士只得軍士只顧山上九十火光下來急待火把一齊月光陰雲籠罩明朗不可便軍士起火樹木山嘴馬上來看山頂上點火把陪侍宋江上面飲酒心中出氣大罵:「統制不必焦躁回去明日輸贏便。」叫道:「反賊便下來如今三百理會。」:「今日便贏得不為回去明日。」只管路上卻又弓箭因此山坡之間部下發起回到這邊山上火炮火箭一齊下來背後二三嘍囉一群弓弩黑影一齊那邊深坑此時三更時分一行人馬各自掙扎性命上岸嘍囉撓鉤活捉上山不上淹死此時怒氣腦門粉碎小路上山不到三五陷坑兩邊埋伏五十撓鉤起來渾身衣甲頭盔軍器繩索起來清風

  原來圈套宋江計策使嘍囉西引誘不定預先布袋等候人馬上面放下急流結果五百人馬大半性命生擒活捉一百五七八十不曾一個回去活捉

  當下一行嘍囉山寨天明時候五位好漢聚義嘍囉連忙交椅親自繩索在地慌忙答禮便道:「你們碎屍何故?」跪下:「嘍囉尊卑恕罪。」隨即便衣服穿:「好漢?」:「哥哥宋江便是山寨王英。」:「曉得莫不喚做山東及時?」宋江:「小人便是。」連忙:「聞名久矣今日義士!」宋江慌忙答禮明見宋江腿腳便問道:「兄長如何便?」宋江起頭直至拷打事故從頭:「一面多少緣故慕容知府。」隨即便安排筵席飲宴上山酒食管待

  起身:「既是你們情分盔甲馬匹軍器。」順道:「既是青州五百兵馬如何慕容知府如何不見罪責不如荒山幾時不堪就此落草金銀整套穿衣強似頭巾?」便:「朝廷做到兵馬統制使官職不曾如何朝廷你們便休想隨順你們。」:「兄長息怒小弟一言也是朝廷無可奈何逼迫如此既是不肯落草如何隨順終了小弟衣甲頭盔鞍馬軍器兄長。」那裏:「勞神費力一日一夜不得如何?」尋思飲酒五位好漢輪番勸酒好漢不過開懷帳房眾人去行

  一覺次日起來洗漱便好漢:「早飯動身。」性急便眾人慌忙安排酒食管待取出頭盔衣甲披掛馬來伺候五位好漢交還馬匹軍器天色大明清風飛奔青州恰好前後遠遠望見煙塵一個人來往明見心中八分疑忌城外原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