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五回 Chapter 3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將軍 李廣梁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當下黃信兩個柵門望見一路宋江一路一百五十黃信便放下吊橋大開迎接路人宋江號令要害一個百姓一個高一家老那個婦人嘍囉應有家私金銀財物寶貨上車馬匹牛羊到家應有財物裝載上車妹子清風上人眾多好漢收拾一行人馬清風回到山寨

  車輛人馬山寨迎接聚義上相黃信好漢宋江老小安頓財物嘍囉婦人自己順便問道:「何處?」:「小弟押寨夫人。」順道:「出來一句話。」宋江便道:「正要。」便告饒宋江喝道:「潑婦好意下山如何今日?」起身便道:「這等?」拔出婦人心中大怒便交併宋江起身宋江便道:「婦人也是兄弟這等下山夫妻團圓兀自丈夫賢弟在身無益宋江日後一個賢弟滿意。」順道:「兄弟便是這等尋思無用。」眾人默默無言嘍囉打掃屍首血跡筵席慶賀

  次日宋江黃信說合妹子一應禮物宋江三五筵席成親之後五七嘍囉事情上山報道:「打聽青州慕容知府文書中書省黃信大軍掃蕩清風。」好漢商量:「不是倘或大軍到來四面圍住如何?」宋江:「小可不知諸位?」當下好漢:「良策。」宋江:「南方去處地名喚做梁山方圓八百中間天王聚集三五住著官兵不敢正眼我等何不收拾人馬那裏?」:「既然這個去處十分只是沒人引進如何便我們?」宋江大笑打劫生辰金銀金子因此江湖大喜:「兄長正是那裏恩人不宜可以收拾。」當日商量便十數車子老小金銀財物衣服行李裝載車子共有二百嘍囉不願銀兩任從下山編入帶來三五宋江下山梁山官軍山上收拾停當上車起火山寨分為下山宋江便五十三五騎馬簇擁五七車子老小先行黃信引領九十應用車子第二後面便是五十一二清風梁山許多旗號明明草寇官軍因此無人五七青州

  且說宋江兩個騎馬在前背後車輛老小後面人馬二十遠近前面一個去處地名兩邊高山一般形勢中間兩個馬上之間便道:「前面。」弓箭整頓端正放飛一面騎馬軍士後面馬上車輛人馬宋江兩個二十向前探路

  前面人馬一百前面簇擁一個年少壯士打扮

    頭上
    身上百花織錦團花
    火龍瑪瑙
    胭脂龍馬使朱紅
    背後

  那個壯士立馬山坡叫道:「今日比試勝敗輸贏。」山岡背後人馬百十前面一個穿年少壯士模樣

    頭上瑞雪
    身上鐵甲
    太陽明月
    坐下
    背後白衣

  這個壯士使這邊白旗紅旗兩邊白旗兩個壯士坐下兩個就中路上交鋒比試勝敗宋江勒住果然一對廝殺

    盤旋戰衣
    
    白雪燎原烈火
    山茶
    鬥彩
    這個南方丙丁燄摩天上
    那個西方泰華玉井
    忿怒騾子奔走
    縱橫

  兩個壯士使三十不分勝敗宋江兩個馬上喝采步步向前兩個壯士金錢豹金錢五色上面那裏分拆馬上看見便左手飛魚右手走獸滿恰好分開兩下二百一齊聲采

  兩個壯士便直到宋江馬上欠身:「將軍。」馬上:「這個乃是山東及時便是清風李廣。」兩個壯士便金山:「聞名久矣。」宋江慌忙壯士:「請問壯士?」那個穿說道:「小人人氏呂布為人因此小人生藥山東本錢不能還鄉近日這個壯士山寨不肯因此每日下山廝殺不想原來緣法注定今日。」宋江穿壯士:「小人西嘉陵人氏水銀黃河不得嘉陵兵馬提轄向後使得小人江湖使山頭因此連連十數不分勝敗不期今日。」

  宋江告訴便道:「相遇勸和如何?」兩個壯士大喜詩曰

    
    須知豪傑同心不用

  人馬到了一個個相見上山次日置酒宋江兩個上梁投奔聚義兩個歡天喜地便人馬收拾財物待要起身宋江便道:「如此假如三五人馬梁山那裏四下探聽倘或我們真是不是你們隨後。」:「兄長高見正是如此計較陸續進程兄長先行半日我等人馬隨後起身。」

  且不說人馬陸續宋江帶領隨行十數梁山路上當日晌午時分之間傍邊一個酒店宋江:「孩兒過去。」當時宋江酒店孩兒酒店

  宋江來看只有頭上先有一個那裏宋江打扮

    頭巾腦後兩個太原
    穿
    下面護膝
    桌子頭上
    人生淡黃

    宋江便過來說道:「兩個那個客人。」:「小人理會。」宋江打酒便眾人。」滿那個模樣客人:「有勞上下兩個。」嗔怪上下便焦躁:「甚麼老爺!」宋江:「無禮!」宋江:「便一般見識!」按住轉頭宋江冷笑小心:「上下周全小人買賣。」大怒桌子:「男女不識欺負老爺獨自一個便是官家老爺脖子認得。」:「小人不曾甚麼!」喝道:「甚麼!」那裏忍耐便說道:「漢子便。」便起來便:「老爺天下兩個其餘腳底。」焦躁便提起板凳待要宋江不俗橫身勸解:「不要請問天下兩個?」:「。」宋江:「兩個好漢。」:「一個滄州世宗孫子喚做旋風大官。」宋江暗暗地點問道:「一個?」:「一個山東及時』『。」宋江暗笑板凳放下:「老爺除了兩個便是皇帝。」宋江:「說起兩個認得那裏兩個?」:「認得說謊年前大官有餘不曾。」宋江:「便?」:「如今正要。」宋江問道:「?」:「兄弟扇子。」

  宋江大喜向前:「『有緣千里相會對面相逢』,便是宋江。」一面便:「天幸使令小弟哥哥錯過太公那裏。」宋江便問道:「近日?」:「哥哥小人大名府人氏日常為生起小一個異名喚做將軍』。賭博拳打個人逃走大官往來江湖上人哥哥因此投奔哥哥卻又說道小人說起大官哥哥白虎太公小弟哥哥特寫小人太公哥哥兄長回來。」宋江見說心中疑惑便問道:「父親?」:「小人便不曾太公。」宋江上梁:「小人大官江湖哥哥疏財仗義扶危如今哥哥那裏攜帶。」宋江:「不必一個人。」便包裹取出慌忙宋江

  宋江來看封皮平安二字宋江疑惑連忙扯開封皮從頭一半後面

  「父親今年正月現今在家哥哥千萬千萬不可。」

  宋江叫聲不知高低胸脯起來:「不孝逆子老父身亡不能人子畜生!」大哭起來宋江昏迷半晌甦醒兩個:「哥哥煩惱。」宋江便吩咐順道:「不是其實只有這個老父記掛只得歸去兄弟上山。」:「哥哥太公便到家不得世上人無有父母我們弟兄那時小弟陪侍哥哥歸去奔喪自古:『不行。』仁兄那裏如何收留我們?」宋江:「你們上山多少日期使不得備細書札在內一發他們上山如今不知便既是正是度日如年不要不帶一個連夜回家。」那裏

  宋江筆硯一頭一面再三叮嚀上面封皮交與穿上銀兩在身一口酒食不肯便出門順道:「哥哥相見一面。」宋江:「不等阻滯賢弟備細上覆兄弟可憐見宋江奔喪休怪。」宋江恨不得到家獨自一個

  且說酒食點心酒錢宋江酒店三五客店等候次日時分接著備細宋江哥哥奔喪眾人埋怨順道:「如何?」分說:「父親恨不得尋死如何不得到家備細書札在此我們只顧那裏阻滯。」眾人商議:「在途進退兩難不得不成只顧山上那裏不容道理。」

  好漢三五人馬梁山大路上山一行人馬正在蘆葦水面鑼鼓眾人三五嘍囉船頭中間一個頭領乃是豹子頭林沖背後也是三五嘍囉船頭一個頭領乃是前面林沖問道:「汝等甚麼那裏官軍我們人人個個須知梁山!」岸邊答應:「我等眾人官軍山東及時哥哥書札在此特來相投大寨。」林沖:「既有兄長書札前面酒店來看。」蘆葦小船漁人一個兩個上岸說道:「你們將軍。」水面白旗銅鑼一齊

  一行眾人說道:「在此官軍我等山寨如何?」眾人跟著兩個漁人直到旱地酒店見說迎接眾人相見便兩頭黃牛酒食書札對岸蘆葦便嘍囉吩咐上山一面管待好漢四散

  第二時分軍師學究自來酒店迎接眾人一個個相見動問備細二三大白吳用邀請好漢老小車輛人馬行李各自金沙松樹眾多好漢隨著頭領全副鼓樂好漢相見各自乘馬直到聚義一對左邊一帶交椅吳用公孫林沖小二小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