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六回 Chapter 3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梁山吳用 揭陽宋江李俊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太公梯子來看火把一百當頭兩個便是鄆城縣卻是弟兄兩個一個叫做一個叫做

  兩個便叫道:「太公若是便把兒宋江出來我們將就若是出官老子一發。」太公:「宋江幾時回來?」:「便胡說有人社長歸來有人如何?」宋江梯子說道:「父親孩兒便挺身出官不妨府上相識已經求告甚麼如今知道甚麼義理孩兒沒人。」太公:「孩兒。」宋江:「父親煩惱官司倒是有幸明日孩兒江湖殺人放火弟兄們如何能夠父親便程限日後歸來早晚父親終身。」太公:「既是孩兒自來上下使用好去。」

  宋江便叫道:「你們不要罪犯不死明日一同。」:「使見識。」宋江:「如何連累父親兄弟你們只顧。」

  宋江便梯子兩個坐下連夜殺雞宰鵝置酒相待一百酒食管待錢物之類二十好看正是

  便相看
  因此好看無法

  當夜兩個宋江五更等待天明知縣押解宋江出官知縣大喜責令宋江供狀當下宋江一筆

  不合前年不良一時爭論鬥毆誤殺一向在逃緝捕前情服罪
  知縣滿人見宋江愛惜知縣討饒宋江平日好處知縣八分當時供狀太公自來上告使用那時自身半年沒了苦主張三沒了粉頭冤家成文六十滿濟州聽斷本州府尹宋江二十江州本州官吏認得宋江有錢使用喚做苦主眾人維持下來甚深帶上一道兩個無非

  當下兩個公文監押宋江宋江父親太公兄弟那裏等候置酒管待兩個銀兩宋江衣服包裹穿上太公宋江僻靜叮囑:「江州地面魚米之鄉特地使那裏寬心使盤纏便人常常如今正從梁山倘或他們下山劫奪不可不孝牢記孩兒路上慢慢可憐見回來父子團圓兄弟。」宋江父親兄弟宋江臨別兄弟:「不要你們憂心只有父親年紀高大官司纏擾背井離鄉兄弟早晚在家侍奉江州父親無人看顧江湖上相一個相助盤纏自有對付見憐一日歸來!」回家侍奉父親太公不在話下

  宋江兩個上路得了宋江銀兩好漢因此路上只是宋江個人上路一日客店安歇兩個宋江說道:「兩個我們今日正從梁山山寨幾個好漢名字下山你們兩個明日早起小路過去寧可不妨。」兩個人道:「俺們如何得知我們自認小路過去不得他們。」

  當夜計議次日五更兩個宋江客店從小約莫三十前面山坡背後宋江不是別人好漢正是將領三五便兩個一堆在地下宋江叫道:「兄弟?」:「哥哥兩個男女甚麼?」宋江:「不要便。」兩個:「不好。」宋江詩曰

    有罪不肯堅牢
    存心生機

  宋江接過:「?」說道:「山上哥哥將令特使打聽哥哥喫官司鄆城縣知道哥哥不曾不曾受苦打聽江州只怕路上大小頭領吩咐等候迎接哥哥便上山兩個如何?」宋江:「這個不是你們弟兄抬舉宋江不孝若是如此只是宋江性命不如。」自刎慌忙:「哥哥且慢商量。」宋江:「弟兄們若是可憐見宋江我去江州聽候滿回來那時你們相會。」:「哥哥小弟不敢主張前面大路軍師學究同花那裏哥哥小弟商議。」宋江:「只是句話你們商量。」

  嘍囉多時吳用騎馬在前後面騎馬跟著面前下馬便道:「如何兄長?」宋江:「賢弟甚麼國家法度如何!」學究:「兄長這個容易兄長山寨便頭領多時不曾仁兄相會今次正要兄長心腹的話山寨片時便。」宋江:「只有先生便知道宋江。」兩個宋江:「兩個放心寧可不可。」兩個人道:「救命。」

  一行大路來到蘆葦岸邊船只當時大路直到嘍囉四下頭領聚會迎接上山聚義上相說道:「自從鄆城性命兄弟到此不想前者引薦諸位豪杰上山光輝。」宋江:「小可自從殺死淫婦江湖上山兄長一面偶然父親棄世不想卻是父親恐怕宋江好漢因此回家雖然喫官司上下不曾重傷江州好處呼喚不敢限期不敢告辭。」:「如此。」兩個中間宋江便兩個交椅後坐寸步不離

  許多頭領參拜宋江坐下頭目一面斟酒向後軍師學究公孫下來宋江起身:「足見弟兄們相愛宋江得罪不敢告辭。」:「仁兄如此見怪雖然不肯兩個金銀回去梁山治罪。」宋江:「這等不是抬舉宋江明明老父宋江不曾孝敬一日如何教訓負累前者一時乘興相投天幸使令撞見在下指引回家父親說出這個緣故情願小可官司出來頻頻臨行千叮萬囑快樂老父驚恐因此父親明明宋江小可不爭隨順便是逆天不孝在世不肯宋江下山情願。」淚如雨下便拜倒在地吳用公孫一齊眾人:「既是哥哥堅意江州今日寬心一日明日下山。」宋江山寨一日不肯兩個

  當晚次日早起心要學究:「兄長吳用至愛相識現在江州兩院本處人稱院長有道一日能行八百太保」。十分仗義疏財在此兄長本人相識兄弟知道。」頭領挽留不住安排筵宴送行取出金銀宋江二十銀子兩個宋江包裹下山一個個作別學究過渡大路二十里外頭領上山

  宋江兩個投江那個人見山寨許多人馬頭領一個個宋江那裏若干銀兩一路只是小心宋江個人半月之上早來一個去處望見前面高嶺兩個說道:「過得揭陽便是潯陽江州卻是水路相去不遠。」宋江:「天色趁早走過宿。」人道:「。」個人半日看見一個酒店前後草房樹蔭之下一個宋江心中歡喜便人道:「我們飢渴原來酒店我們。」個人酒店兩個行李水火宋江兩個上首坐定宋江半個時辰不見一個人出來宋江叫道:「不見主人?」:「!」走出一個大漢怎生模樣

    赤色
    殺人酆都催命判官」。

  出來頭上頭巾身穿背心下面手巾宋江個人:「客人多少?」宋江:「我們甚麼?」人道:「只有牛肉白酒。」宋江:「最好牛肉。」人道:「客人休怪只是。」宋江:「倒是喜歡取銀。」宋江便打開包裹取出銀子偷眼包裹沉重有些油水自有八分歡喜宋江銀子便牛肉出來放下一面個人一頭一面說道:「如今江湖歹人萬千好漢財物人肉饅頭只是不信那裏!」:「不要有了麻藥。」宋江:「這個大哥瞧見我們麻藥便取笑。」兩個人道:「大哥也好。」人道:「你們便。」將來正是之中如何下去兩個雙眼口角涎水便宋江起來:「兩個便?」向前不覺自家頭暈眼花撲地光著面面麻木不得酒店人道:「慚愧好幾日沒買賣今日行貨。」宋江人肉兩個包裹行李在後解開金銀:「許多酒店不曾這等一個囚徒這等一個罪人許多財物不是降下!」包裹門前幾個歸來

  門前一回不見一個男女歸來這邊個人認得慌忙迎接:「大哥那裏去來?」一個大漢:「我們特地一個人程途日期每日出來等候不見不知那裏耽擱。」人道:「大哥卻是?」大漢:「男子。」問道:「甚麼男子?」大漢:「大名便是濟州鄆城縣宋江。」人道:「莫不是江湖山東及時雨?」大漢:「正是。」問道:「?」大漢:「不知近日相識濟州說道:『鄆城縣宋江不知甚麼濟州江州。』料想過來別處鄆城縣尚且今次正從經過如何結識因此連日等候並不一個囚徒過來今日兩個兄弟信步上山近日買賣如何?」人道:「大哥幾個好生買賣今日天地行貨有些東西。」大漢慌忙問道:「?」人道:「兩個一個罪人。」:「囚徒莫不是肥胖?」:「真個十分長大面貌。」大漢連忙問道:「不曾動手?」:「拖進不曾。」大漢:「。」

  當下個人人肉宋江兩個顛倒在地下大漢看見宋江卻又認得金印不分尋思想起:「包裹公文便。」人道:「。」便包裹打開若干散碎銀兩解開文書眾人:「慚愧!」大漢便道:「天使今日不曾動手哥哥性命。」正是

    還報迴避機會遭逢遠圖
    踏破鐵鞋費工夫

  大漢便:「解藥哥哥。」連忙調了解便大漢起來解藥下去個人宋江前面客位大漢住著漸漸醒來光著眾人面前認得大漢兩個兄弟宋江便宋江問道:「不是夢中?」宋江答禮:「大哥正是那裏不敢動問?」大漢:「小弟人氏揚子江撐船艄公為生水性小弟李俊便是這個此間揭陽商道催命判官兩個兄弟此間潯陽江邊販私卻是投奔李俊安身大江中伏弟兄兩個一個喚做一個叫做。」兩個宋江宋江問道:「宋江如何姓名?」李俊:「小弟相識近日做買賣濟州回來說起哥哥大名江州李俊往常思念只要哥哥緣分淺薄不能仁兄江州經過小弟連連仁兄五七不見今日無心天幸使令李俊兩個弟兄遇見起來因此小弟大驚慌忙卻又認得哥哥猛可思量起來公文知道哥哥不敢仁兄鄆城縣不知為何江州?」宋江直至回家今次江州備細一遍人稱不已:「哥哥何不在此江州受苦。」宋江:「梁山兀自不肯恐怕連累老父此間如何?」李俊:「哥哥義士不肯兩個。」連忙歸來便前面客位解藥下去兩個起來面面:「我們行路辛苦容易!」眾人

  當晚置酒管待眾人在家次日安排酒食管待出包宋江兩個當時宋江李俊兩個李俊酒食慇懃相待結拜宋江留住宋江要行李俊不住銀兩兩個宋江帶上收拾包裹行李辭別李俊揭陽望江

  個人半日時分一個去處見人來到市鎮那裏圍住宋江分開人叢原來一個使賣膏藥的宋江兩個使一回教頭放下使一回宋江喝采:「拳腳!」拿起一個盤子:「小人遠方特來驚人本事遠處誇稱賣弄膏藥當下不用膏藥銀兩銅錢。」教頭盤子一個出錢:「看官高抬貴手。」眾人著眼一個出錢宋江惶恐沒人出錢便取出銀子宋江叫道:「教頭犯罪白銀輕微!」漢子得了白銀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