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九回 Chapter 3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潯陽宋江反詩 梁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李逵指頭酒店主人攔住說道:「如何?」主人心慌便酒保向前就地看看甦醒起來額角因此女子昏倒醒來爹娘黑旋風」,半晌那裏一言女子手帕收拾釵環宋江問道:「甚麼那裏人家?」老婦人:「夫妻兩口兒京師只有這個女兒幾個胡亂琵琶他性看頭不管說話只顧便今日哥哥失手女兒不成動詞連累。」宋江本分便道:「二十銀子將息女兒日後良人。」夫妻兩口兒便拜謝:「指望許多!」宋江:「一句一句並不說謊便老兒我去。」夫妻拜謝:「深感救濟。」李逵:「便合口哥哥壞了許多銀子。」李逵:「指頭不曾這般女子嬌嫩便一百不妨。」宋江眾人起來順便酒保酒錢酒保得道:「不妨不妨只顧。」宋江那裏便道:「兄弟!」說道:「難得哥哥會面仁兄山東小弟哥兒兩個兀自投奔哥哥今日天幸。」:「兄長既然二哥只得。」宋江:「既然兄弟改日復禮。」大喜鯉魚李逵這個老兒宋江琵琶來到個人坐下宋江二十老兒老兒拜謝不在話下天色宋江取出宋江取出五十李逵:「兄弟使用。」李逵作別

  宋江宋江貪愛爽口四更天明一連二十暈倒宋江為人最好眾人次日宋江金色鯉魚宋江宋江囚徒調治宋江:「口腹壞了肚腹六和便。」六和湯藥宋江回去不在話下自有眾人煎藥次日李逵看望宋江宋江暴病不得兩個自在面前直至不在話下

  宋江自在中將五七覺得身體沒事病症思量城中一日不見一個次日前後銀子鎖上房門信步走入左邊尋問院長有人說道:「老小城隍廟間壁觀音。」宋江尋訪直到那裏出去卻又尋問黑旋風李逵多人說道:「家室安身東邊西邊幾時不知那裏住處。」宋江尋問牙子順時有人說道:「自在城外便城外江邊除非。」

  宋江尋出那裏獨自一個悶悶不已信步城外看見非常不足酒樓旁邊竿懸掛一個青布:「潯陽」。一面蘇東坡潯陽三字宋江便道:「鄆城縣江州潯陽原來獨自一個在此不可錯過何不上樓自己?」宋江來到朱紅華表兩面白粉:「世間無比天下有名」。宋江便上樓憑欄舉目端的酒樓

    
    簾幕高懸戶牖
    消磨青天
    瑞雪
    渡口漁父
    
    門前

  宋江喝采不已酒保上樓問道:「還是待客只是消遣?」宋江:「客人果品肉食只顧便不要。」酒保便托盤上樓風月美酒菜蔬果品肥羊使朱紅宋江心中暗喜自誇:「這般整齊器皿端的江州雖是犯罪到此那裏名山古跡景致。」一個暢飲不覺沈醉猛然上心思想:「山東鄆城出身結識多少江湖好漢一個虛名目今之上不成我家老父兄弟如何相見?」不覺上來潸然淚下臨風觸目傷懷忽然西江便酒保筆硯起身白粉先人宋江尋思:「何不倘若經過一番歲月今日。」酒興白粉揮毫便

    自幼長成有權
    恰如猛虎潛伏爪牙忍受

    不幸江州
    潯陽江口

  宋江大喜大笑一面不覺歡喜起來手舞足蹈拿起西江寫下四句

    山東飄蓬江海
    凌雲黃巢丈夫

  宋江後面:「鄆城宋江。」一回不覺沉醉不勝便酒保計算銀子酒保拂袖踉蹌房門便一覺五更酒醒全然記得昨日潯陽樓上題詩當時自在不在話下

  且說江州對岸另有喚做無為卻是去處城中通判讀經卻是阿諛諂佞心地只要不如害人知府當朝太師兒子每每浸潤時常知府指望引薦做官也是宋江命運合當受苦這個對頭當日私家無可消遣兩個僕人禮物自家快船渡過探望知府不敢進去正好僕人潯陽樓下見天樓上一回信步酒樓憑欄消遣觀見甚多亂道冷笑看到宋江西江四句大驚:「這個不是反詩在此?」後面:「鄆城宋江再讀:「自幼長成有權。」冷笑:「自負。」:「恰如猛虎潛伏爪牙忍受。」:「也是不依本分。」:「不幸江州。」:「不是高尚看來只是配軍。」:「潯陽江口。」:「報仇在此配軍!」:「山東飄蓬江海。」:「兩句兀自。」:「凌雲黃巢丈夫!」頭道:「無禮黃巢謀反?」鄆城宋江」,:「這個名字小吏。」便酒保問道:「詩詞端的何人在此?」酒保:「一個人獨自疏狂。」:「約莫甚麼?」酒保:「面頰金印內人肥胖。」:「。」筆硯在身吩咐酒保

  次日僕人正值知府退衙內使報復多樣知府遣人出來邀請在後知府出來禮物坐下說道:「渡江拜望不敢今日拜見。」知府:「通判乃是心腹何妨有失。」左右執事:「相公不敢不知近日尊府太師使?」知府:「前日。」:「不敢動問京師近日新聞?」知府:「來書吩咐近日太史天監天象照臨隨即體察小兒謠言四句:『刀兵點水縱橫三十六山東。』因此地方。」尋思半晌:「偶然!」取出知府:「不想在此。」知府:「反詩通判那裏?」:「不敢江邊無可消遣潯陽樓上觀看前人吟詠白粉。」知府:「卻是何等寫下?」:「相公上面姓名鄆城宋江』。」知府:「宋江卻是甚麼?」:「分明不幸江州』。眼見得只是配軍,──犯罪囚徒。」知府:「這個配軍甚麼!」:「相公不可小覷相公尊府小兒謠言本人身上。」知府:「何以見得?」:「『』,耗散國家錢糧明明第二刀兵點水』,興起刀兵水邊這個作下反詩萬民有福。」知府問道:「何謂縱橫三十六山東』?」:「或是或是;『山東』,鄆城縣正是山東地方四句謠言。」知府:「不知此間這個?」:「酒保說道只是前日寫下這個便有無。」知府:「通判高見。」便簿來看當時知府親自後面五月囚徒鄆城縣宋江」。:「正是謠言

非同小可如是遲緩消息差人捕獲商議。」知府:「。」隨即叫喚兩院過來知府:「做公的捉拿潯陽反詩犯人鄆城縣宋江不可時刻違誤。」

  隨即牢子各人器械下處間壁城隍廟吩咐眾人各自歸家行法來到推開宋江正在慌忙迎接便道:「前日那裏賢弟不在獨自無聊自古潯陽樓上不好正在。」:「哥哥前日寫下言語樓上?」宋江:「狂言記得。」:「卻才知府發落,『潯陽樓上反詩犯人鄆城縣宋江正身。』兄弟做公的城隍廟等候如今特來哥哥卻是如何解救?」宋江不知:「。」:「仁兄解手未知如何如今小弟不敢耽擱回去便頭髮把尿在地作風和眾便胡言亂語便回復知府。」宋江:「感謝賢弟指教維持則個。」

  慌忙宋江回到城隍廟做公的一直假意:「那個宋江?」眾人宋江披散尿做公的便說道:「你們甚麼鳥人?」假意一聲:「捉拿!」宋江著眼將來亂道:「玉皇大帝女婿丈人十萬天兵江州閻羅大王先鋒五道將軍金印八百這般鳥人。」做公的:「原來漢子我們?」:「我們回話。」眾人回到知府回報和眾做公的下回知府:「原來宋江尿不顧胡言亂語渾身不可因此不敢拿來。」

  知府待要緣故早在屏風背後出來知府:「本人詩詞筆跡不是有風其中好歹只顧拿來便不動將來。」知府:「通判。」便發落你們

  將帶眾人宋江:「仁兄兄長只得。」便一個大竹宋江江州知府:「。」做公的宋江宋江那裏著眼知府:「甚麼鳥人玉皇大帝女婿丈人十萬天兵江州閻羅大王先鋒五道將軍金印八百不時你們。」

  知府理會知府:「有風近日若是便是症候若是近日。」知府:「。」便差人兩個那裏隱瞞只得說道:「不見有風只是近日舉發。」知府大怒牢子獄卒宋江一連五十宋江一佛出世涅槃皮開肉綻鮮血淋漓道理宋江胡言亂語次後拷打不過只得:「不合一時酒後誤寫反詩別無主意。」知府一面二十五死囚放大宋江不動赴死維持吩咐牢子安排飯食供給宋江不在話下

  再說知府退邀請後堂稱謝:「若非通判高明遠見險些瞞過。」:「相公不宜只好便差人上京尊府知道顯得相公國家大事一發:『便上京不要路途走失本處斬首號令大害。』便是得知。」知府:「通判有理即日使回家,。通判使天子早早富貴城池榮華。」拜謝:「終身依托。」攛掇知府圖書問道:「相公那個心腹?」知府:「本州自有兩院喚做使行法』,一日能行八百路程便京師只消旬日可以。」:「如此最好最好。」知府後堂置酒管待次日知府無為

  且說知府安排兩個打點珠寶上面封皮次日後堂:「我有這般禮物送上東京太師慶賀父親六月十五生辰日期將近只有能幹去得辛苦便自重程途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