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一回 Chapter 4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一 宋江智取無為 活捉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江州城外梁山好漢法場宋江正是黃信小二小五十七領帶九十悍勇嘍囉潯陽上來接應好漢李俊好漢四十江面前來接應黑旋風李逵眾人潯陽江邊共有一百五十聚義嘍囉報道:「江州鳴鑼追趕到來。」

  黑旋風李逵一聲板斧好漢中軍來迎宋江護送上船李俊整頓船隻江邊出來官軍五七衣甲全副弓箭使背後簇擁搖旗吶喊前來李逵板斧赤條條飛奔背後便是黃信擁護前面扎住只怕李逵弓箭出來滿頭領一個翻筋斗下馬各自奔命撥轉馬頭便倒把一半眾多好漢一齊衝突官軍江州策應官軍下來官軍慌忙關上城門好幾不敢出來眾多好漢黑旋風」,回到整點眾人完備分頭開江便

  順風風帆許多人馬頭領太公上來順風岸邊埠頭一行眾人上岸邀請好漢太公出來迎接宋江眾人相見太公:「頭領連夜勞神請客安歇將息;」各人整理衣服器械當日莊客一頭黃牛十數筵席管待頭領飲酒中間說起許多情節:「若非二哥我等陷於。」太公:「你等如何打從路上?」李逵:「他們自要不曾。」眾人大笑

  宋江起身眾人:「小人宋江好漢院長死於非命今日如何報答要害我們如何好漢天大人情無為宋江無窮那時回去如何?」:「我們眾人劫寨使一遍如何奸賊不若山寨大隊人馬一發學究公孫先生林沖。」宋江:「若是再不能夠一者江州必然開明各處謹守不要只是這個機會便下手不要準備。」:「哥哥見得雖然如此只是無人識得不知地理如何個人那裏城中探聽虛實要看無為出沒路徑去處就要住處然後下手。」便起身說道:「小弟江湖上行此處無為我去探聽如何?」宋江:「賢弟最好。」當日眾人

  宋江和眾頭領商議無為整頓軍器安排弓弩打點大小船隻一個人回到上來拜見宋江宋江便問道:「兄弟這位壯士?」:「祖居人氏第一手裁縫端的飛針走線人見輕捷因此」。現在無為做生活小弟在此。」宋江大喜便坐商也是自然義氣相投宋江便江州消息無為路徑如何說道:「如今知府官軍百姓殺死五百不計其數現今差人申奏朝廷城門日中便出入好生盤問原來哥哥知府點撥知府如今法場城中小弟無為打聽撞見這個兄弟出來得知備細。」宋江:「何以?」

  :「小人自幼師父指教因此不敢忘恩近日通判小人衣服出來遇見師父提起仁兄說起小人結識仁兄特來備細嫡親哥哥喚做所生平生只是行善齋僧扶危濟困救拔貧苦無為城中佛子」。雖是通判只要害人無為黃蜂」。弟兄兩個分開出入靠北便是大街小人那裏做生活通判回家:『知府瞞過卻是點撥知府然後。』背後說道:『這等短命無干何故要害倘或天理報應目前不是。』法場好生昨夜江州探望知府計較兀自回來。」宋江:「哥哥多少?」:「一家分開如今中間一個菜園。」宋江:「多少人口?」:「男子婦人五十。」宋江:「特地這個雖是如此弟兄維持。」眾人齊聲:「向前正要驅除這等奸惡哥哥雪恨。」宋江:「一個無為百姓無干既然仁德不可天下我等不仁弟兄不可分毫侵害百姓那裏眾人扶助扶助。」頭領齊聲:「哥哥指教。」

  宋江:「太公對付九十百十小船央及李俊小船江面如此。」弘道:「此間蘆葦布袋都會使便哥哥行事。」宋江:「家兄引著無為城中來日三更為期門外鵓鴿便策應便是去處城門左近埋伏便下手把門軍士李俊江面往來等候策應。」

  宋江已定隨後身邊暗器一面沙土布袋蘆葦上船裝載好漢身上準備器械船艙埋伏頭領宋江黃信小二小五李逵留下太公江州消息使探路嘍囉大家莊客水手船隻無為此時正是七月天氣涼風上下昔日

    滾滾煙波九江
    舟子如何廬山眼中

  初更前後大小船只無為江岸蘆葦深處一字兒船隻報道:「動靜。」宋江便手下眾人沙土布袋蘆葦上岸望城更鼓二更宋江嘍囉沙土布袋好漢中軍接應其餘頭領望城北門宋江便鵓鴿竿風飄起來宋江便軍士沙土布袋吩咐一面蘆葦那裏接應等候把手:「便是住處。」宋江:「那裏?」:「兩個潛入哥哥到來。」宋江問道:「?」:「兩個城門左近伺候。」宋江好漢門前宋江附耳:「菜園軍士蘆葦堆放點著門道:『間壁大官人家失火寄頓。』自有擺布。」

  宋江好漢幾個兩頭菜園火種將來點著便閃出敲門叫道:「間壁大官人家失火寄頓開門則個。」便起來望見隔壁連忙開門出來宋江好漢動手一個一個一門內外大小五十盡皆不見了一個好漢從前良民許多家私金銀收拾一聲眾多好漢上來且說出尖便把門軍人鄰舍水桶梯子救火喝道:「百姓向前我們梁山好漢在此一門宋江百姓你們回家躲避得出。」鄰舍還有不信黑旋風李逵板斧著地將來鄰舍梯子水桶這邊幾個守門救火當頭一個喝道:「要死便救火。」一齊退著火便前後點著

    飛天騰騰狂風相助雕梁畫棟片時大廈高堂彈指這不卻是

    心頭丙丁
    害人惹火

  當時倒把軍士李逵砍斷大開城門一半人從出去一半人從城門出去接應財物上船無為已知江州梁山好漢法場殺死無數如何出來追趕只得回避宋江一行好漢不著上來不在話下

  江州望見無為軍火天價滿城只得正在議事慌忙知府:「失火急欲回家。」知府開城了知隨即出來開江無為看見火勢猛烈江面上都艄公說道:「只是北門。」見說看看小船從江過去多時小船過來將來喝道:「甚麼如此!」小船上一個大漢起來撓鉤:「江州報失。」便出來問道:「那裏失火?」大漢:「北門通判梁山好漢一家人家私如今!」失口叫聲不知高低撓鉤便過來乖覺八分便望江便江面水底一個人上船那個大漢早來接應便水底活捉便是白條撓鉤便是李俊兩個好漢艄公只顧下拜李俊說道:「你們只要你們回去知府知道梁山好漢早晚便。」艄公戰抖:「小人。」李俊自己小船

  兩個好漢岸邊望見一行頭領岸上等候搬運上岸見說宋江不勝好漢一齊心中大喜:「正要人見。」李俊帶上眾人監押江岸太公上來接著眾人坐下宋江濕衣柳樹頭領坐定宋江眾人三十好漢宋江大罵:「往日近日如何只要教唆知府兩個聖賢如何這等毒害如何哥哥所生恁般修善城中佛子」,昨夜分毫不曾侵犯只是害人交結權勢浸潤欺壓良善知道無為軍人黃蜂今日這個。」:「小人已知過失早死。」喝道:「早知今日悔不當初。」宋江便問道:「那個兄弟下手?」黑旋風李逵起身說道:「哥哥動手肥胖。」:「尖刀炭火下酒賢弟怨氣。」李逵拿起尖刀:「知府後堂黃道害人無中生有攛掇今日老爺。」便尖刀當面炭火下酒一塊一塊片時李逵胸膛取出心肝頭領醒酒眾多好漢宋江賀喜

    巧計忠義
    未遂難免

  宋江在地下頭領慌忙跪下:「哥哥不妨兄弟。」宋江便道:「小可不才小學為人便結識天下好漢不能接待遂平自從江州頭領豪傑苦苦宋江父親不曾正是天賜機會直至潯陽許多豪傑不想小可不才一時間酒後狂言院長性命感謝豪傑虎穴龍潭協助如此州城必然申奏今日不由宋江不上梁山哥哥未知如是相從收拾便不願尊命負累尋思。」李逵起來便叫道:「便。」宋江:「這般說話各人弟兄們。」眾人議論:「如今殺死許多官軍人馬州郡如何申奏朝廷必然馬來擒獲哥哥那裏?」

  宋江大喜眾人當日山寨次後進程頭一便是宋江李逵第二便是第三便是李俊第四便是黃信弟兄第五便是二十八頭領一干所得分開裝載上車太公小人應有金寶裝載莊客不願銀兩傭工一同便四起陸續自行收拾十數火把撇下田地梁山

  且不說人馬進發二十第一宋江李逵騎馬前面來到一個去處地名喚做黃門宋江馬上說道:「形勢莫不大夥在內後面人馬上來一同過去。」未了前面山嘴宋江:「不要走動後面人馬到來廝殺。」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