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回 Chapter 5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 學究連環計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軍師吳用:「賢弟山寨去取鐵面聖手書生如此行頭連夜下山自有。」

  軍士西村牽牛特來求見宋江來到中軍再拜:「小妹一時年幼不省人事將軍寬恕小妹前者不合一時陷於將軍。」宋江:「說話好生無禮平白欺負山寨因此只是因此還禮回還便。」:「不期這個好漢。」學究便道:「何處?」成道:「如今小人去取?」宋江:「去取如何能夠回去?」學究:「兄長如此一言今後早晚有些響亮不可令人救護倘或有人投奔可就若是得人那時送還只是如今不在前日使山寨奉養太公放心回去自有道理。」成道:「斷然不敢若是有人奉獻將軍麾下。」宋江:「若是如此便強似。」拜謝

  且說旗號喚作登州兵馬提轄一行人馬來到後門望見登州旗號登州提轄到來相望:「提轄弟兄自幼同師學藝今日不知如何到此?」二十人馬放下出來迎接一行眾人問道:「賢弟登州守把如何到此?」:「下文對調此間鄆州守把城池梁山便道經過仁兄在此特來從前許多不好特地尋覓村里從小拜望仁兄。」:「便是幾時連日梁山廝殺幾個頭領只要宋江天幸賢弟此間鎮守正如錦上添花。」:「小弟不才看相捉拿成全兄長。」大喜當下一行關上一行安頓人馬更換衣裳在前相見朝奉相見一家相接上相便朝奉說道:「這個賢弟綽號尉遲登州兵馬提轄對調鎮守此間鄆州。」朝奉:「老夫治下。」:「何足道哉早晚朝奉提攜指教。」動問:「連日勞神。」:「勝敗鞍馬勞神不易。」便大嫂大娘叔伯兩個後堂宅眷參見說道:「兄弟。」便道:「這位此間鄆州。」:「兩個登州軍官。」朝奉雖是聰明老小許多行李人馬教師兄弟那裏疑心只顧筵席管待眾人飲酒

  第三報道:「宋江調上來。」:「上馬。」便放下一百騎馬出來五百那個頭領拍馬乃是李廣躍馬向前馬來兩個獨龍十數不分勝敗破綻便趕來待要背後認得說道:「將軍暗器弓箭。」便馬來人馬上來回去直到下馬後堂飲酒動問:「小將今日?」:「甚麼李廣好生了得五十待要軍人弓箭因此各自收兵回來。」:「來日小弟不才幾個。」當日筵席唱曲眾人

  第四報道:「宋江。」披掛前門遠遠望見鳴鑼擂鼓吶喊對面陣勢朝奉左邊右邊提轄帶來許多兩邊宋江陣上豹子頭林沖高聲焦躁放下上馬一二人馬大喊一聲直奔林沖陣上兩邊弓弩林沖交戰三十不分勝敗兩邊鳴鑼大怒上馬高聲宋江決戰未了宋江陣上出馬乃是遮攔兩個三十勝敗大怒便飛身上馬二百宋江騎馬出來看見廝殺心中忍耐不住便衣甲頭盔披掛自己馬來,──騎馬」,鞍子三條鋼鞭上馬一聲出馬宋江陣上林沖勒住跑馬出來說道:「小可。」問道:「陣上廝殺出來決戰。」宋江騎馬出來眾人乃是拚命相交並舉兩個五十破綻一個輕輕馬上過來撇下喝道:「。」宋江回到門樓拱手便問道:「幾個賊人?」朝奉:「起初一個次後一個細作一個黃信一個陣上兩個將軍這個正是。」:「一個不要囚車酒飯養身不好看宋江一併東京天下傳名這個。」朝奉:「提轄相助梁山。」邀請後堂筵宴囚車看官聽說武藝故意使上人一發暗暗使把門出入路數心中暗喜沒人便消息眾人知了大嫂大娘出入門徑

  第五眾人當日時候早飯報道:「今日宋江。」:「手下不要作準便安排撓鉤套索須要活捉。」上人披掛朝奉親自引著上門來看正東人馬一個頭領乃是豹子頭林沖背後便是李俊小二五百以上人馬在此西五百人馬一個頭領乃是李廣背後南門樓上五百人馬個頭乃是遮攔、「、「黑旋風李逵四面兵馬喊聲大舉:「今日廝殺不可輕敵人馬後門西北人馬。」:「前門正東人馬。」:「後門西南人馬。」:「前門宋江要緊。」朝奉大喜各人上馬三百其餘門樓吶喊此時監門左側寶藏暗器後門前門左右大嫂保護大娘風聲便下手

  且說三通一個前後放下一齊出來四下廝殺十數便帶來旗號門樓便出來便唿哨把守監門便放出大蟲器械一聲大嫂直奔應有婦人一個朝奉不好待要首級十數好漢後門便沖天

  路人上火向前回來一聲:「那裏?」攔住便撥轉馬頭宋江陣上在地前軍四散奔走迎接且說林沖不住飛馬後門莊客屍首一個個下來火燄猛然黑旋風」,便馬腳措手不及下來李逵把頭在地不敢投奔莊客綁縛正解將來宋江恰好李逵莊客四散李逵便成見局面不好逃命延安後來中興軍官武將

  且說李逵得手太公一門盡數一個嘍囉有的馬匹一應有的財貨五十火燒回來

  再說宋江正廳坐下頭領生擒五百奪得五百活捉牛羊不計其數宋江大喜:「可惜那個好漢。」聞人報道:「黑旋風宋江便道:「前日投降他殺如何?」黑旋風一身血污板斧直到宋江面前說道:「兄弟也是兄弟太公一家乾淨兄弟特來請功。」宋江喝道:「有人別的?」「黑旋風:「得手撞見的哥出來可惜一個沒了。」宋江喝道:「去來須知前日牽牛前來投降如何言語擅自一家將令?」李逵:「便忘記忘記前日那個婆娘哥哥卻又做人情不曾妹子成親便思量丈人。」宋江喝道:「鐵牛胡說如何婦人自有處置幾個?」李逵:「耐煩見著便。」宋江:「斬首功勞下次違令。」「黑旋風:「雖然沒了功勞快活。」

  軍師學究引著一行人馬上來宋江賀喜宋江吳用商議說起:「鐘離老人仁德指路救濟善心良民在內不可壞了這等好人。」宋江老人多時引著那個鐘離老人來到拜見宋江學究宋江包金老人鄉民:「不是這個老人這個盡數一家因為一家以此饒了一境人民。」鐘離老人只是下拜宋江:「連日在此攪擾你們百姓今日打破所有人心。」就著老人一面多餘盡數裝載上車金銀財貨犒賞三軍其餘牛羊騾馬山中打破五十宋江大喜大小頭領將軍收拾起身若干到頭大嫂救出好漢自己自己財貨老小大娘跟隨大隊馬上鄉民香花燈燭拜謝宋江一齊上馬將軍擺開凱歌正是

    非常
    
    打家劫舍
    地方土豪欺壓鄉村義士

    有情
    獨龍無助
    上萬資糧
    許多梁山

  話分兩頭且說將息平復閉門不出暗地使常常探聽消息已知宋江打破驚喜莊客本州知府帶領三五十部便事情慌忙放下迎接搭膊著手出來邀請前廳知府來到居中下面一個幾個盡是許多牢子知府問道:「如何?」應答:「小人一向閉門不敢出去不知其實。」知府:「胡說結連梁山引誘打破前日鞍馬金銀如何?」:「小人知法如何東西?」知府:「明白。」獄卒牢子分辯兩下眾人簇擁知府知府問道:「那個主管?」:「小人便是。」知府:「一同帶去。」一行當時不停不過三十林子宋江林沖人馬攔住去路林沖喝道:「梁山好漢合夥在此!」知府不敢逃命宋江趕上眾人回來說道:「我們趕上這個知府不知去向。」便便過來兩個宋江便道:「大官上梁幾時如何?」:「卻是使不得知府你們我事。」宋江:「官司如此分辯我們必然負累既然大官不肯落草山寨消停打聽沒事下山。」當下不由不行大隊中間如何一行三軍人馬迤邐回到梁山頭領眾人擂鼓下山來迎接風大寨聚義坐下頭領相見兩個宋江:「小可兩個將軍大寨頭領相見在此不妨不知老小如何小人下山則個。」學究:「大官山寨大官回到那裏?」不信人馬上山自家莊客老小連忙妻子說道:「知府隨後兩個引著帶領三百到來家私我們好好上車一應牛羊馬匹驢騾起火。」宋江伏罪:「我等兄弟端的大官好處因此大官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