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二回 Chapter 5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二 李逵打死 高唐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眾人說道:「上山黑旋風」,口氣便。」李逵大怒:「哥哥將令屁事!」李逵:「黑旋風不上!」:「容易自有道理留下大哥便你們上山滿。」:「如今知府必然移文鄆城縣我家奈何?」學究:「足下放心此時山上。」有些放心置酒相待當日送行大官便莊客騎馬關外臨別吳用吩咐李逵:「小心大官幾時不可胡亂惹事半年他性大官。」上馬

  李逵吳用梁山出離滄州地界莊客回去梁山酒店使上山宋江大小頭目打鼓直到金沙迎接一行相見各人乘馬回到山上大寨聚義敘說:「小弟呼喚滄州知府必然移文鄆城縣老小奈何?」宋江大笑:「教長放心令郎。」問道:「何處?」宋江:「奉養在家太公兄長自己便。」大喜宋江直到太公一家老小一應細軟行李妻子說道:「近日有人山寨因此收拾到此。」出來拜謝眾人宋江便橫山一面筵席連日慶賀頭領不在話下

  滄州知府不見衙內回來差人四散半夜次日有人殺死林子知府知道府尹大怒親自林子痛哭不已備辦棺木次日便公文緝捕捉拿正身鄆城縣申報妻子在逃不知去向州縣賞錢捕獲不在話下

  李逵一個一日一個人火急上來大官大驚:「既是如此只得。」李逵便問道:「大官?」:「我有叔叔皇城高唐居住本州知府老婆兄弟花園一口氣臥病早晚性命遺囑言語吩咐特來叔叔必須親身。」李逵:「既是大官大官如何?」:「大哥。」即便收拾行李十數幾個莊客次日五更起來李逵高唐

  不一來到高唐直至皇城下馬李逵在外臥房來看叔叔皇城

    
    悠悠七魄三魂
    牙關緊急連朝水米
    膨脹藥丸
    喪門吊客隨身扁鵲下手

  皇城叔叔放聲慟哭皇城繼室出來:「大官鞍馬風塵不易到此且休煩惱。」施禮便問事繼室:「此間新任知府本州兵馬東京太尉叔伯兄弟倚仗哥哥無所不為一個年紀倚仗姐夫權勢在此橫行害人我家花園許多奸詐不及二十宅子便發遣我們出去皇城說道:『我家金枝玉葉丹書鐵券不許欺侮如何住宅老小那裏?』不容我們皇城毆打因此口氣飲食服藥無效眼見得上天今日大官主張便有些。」:「放心只顧調治叔叔有門使滄州去取丹書鐵券理會便官府不怕!」繼室:「皇城幹事不濟還是大官人理。」

  叔叔一回出來李逵帶來人從備細李逵起來說道:「無道我有商量。」:「大哥息怒沒來由甚麼雖是倚勢我家護持聖旨理論不得須是京師大似明明條例打官司。」李逵:「條例條例天下只是商量一發。」:「可知見面不得之內如何小寨橫行?」李逵:「便江州無為不曾殺人?」:「大哥那時。」正說之間侍妾慌忙大官皇城

  進入臥榻皇城兩眼說道:「志氣軒昂祖宗今日可看骨肉京師告狀九泉之下保重保重再不!」便痛哭繼室恐怕:「大官煩惱商量後事。」:「我家不曾去取東京告狀叔叔安排棺槨成了孝服商量。」官制備辦鋪設靈位一門穿重孝大小舉哀李逵在外哭泣自己不肯請僧好事

  第三二十彈弓氣球竿樂器城外五七來到皇城勒住管家出來說話一身孝服慌忙出來答應馬上問道:「甚麼?」:「小可皇城。」:「前日吩咐如何不依言語?」:「便是叔叔臥病不敢移動自身搬出去。」:「放屁便一百!」:「我家也是丹書鐵券不敬?」喝道:「出來!」:「現在滄州使去取。」大怒:「正是胡說便鐵券不怕左右!」

  眾人動手原來黑旋風李逵看見打柴便房門一聲馬邊下馬拳打二三李逵打倒李逵提起拳頭腳尖一發那裏哀哉伏惟尚饗

    天理
    李逵無人不見閻羅不肯

  李逵打死在地便李逵後堂商議:「眼見得便有人安身不得了官司支吾梁山。」李逵:「便連累。」:「自有鐵券護身便事不宜遲。」李逵盤纏後門梁山

  多時二百圍住皇城進見便出來說道:「你們分訴。」眾人便行凶大漢不見衙內跪下知府打死正在咬牙切齒忿恨拿人喝道:「打死?」:「小人世宗嫡派子孫家門太祖鐵券現在滄州居住叔叔皇城病重特來不幸身故在家將帶二十到家逐出不容分說喝令眾人毆打莊客救護一時行凶打死。」喝道:「那裏?」:「心慌逃走。」:「莊客不得言語如何打死逃走官府如何牢子下手!」叫道:「莊客救主打死我事太祖如何便刑法?」:「那裏?」:「使滄州去取。」大怒喝道:「正是抗拒官府左右好生痛打!」眾人下手皮開肉綻鮮血迸流只得使令莊客打死二十五死囚監收屍首檢驗棺木殯葬不在話下夫人兄弟丈夫皇城家私監禁人口房屋自在受苦

    鐵券
    可怪祖宗讓位子孫保身

  李逵連夜梁山頭領李逵李逵。「黑旋風拔出便宋江頭領一齊向前宋江:「前者衙內李逵卻是軍師學究兄長不肯上山一時計策今日山寨便只顧同心協助大義外人恥笑。」便李逵兄弟李逵起來說道:「恁般山寨出氣不曾半點!」宋江:「兄弟卻是衙內雖是軍師也是哥哥便。」李逵宋江央及不過便道:「不是哥哥沒奈何。」李逵宋江只得口氣山寨頭領教安筵席兩個和解

  李逵說起大官高唐叔叔皇城病症本州知府屋宇花園打死。」宋江:「連累大官喫官司。」學究:「兄長便有分。」李逵問道:「哥哥那裏?」吳用:「大官惹事不好特地那裏不見高唐。」院長回來宋江便迎接到了坐下便大官:「大官已知李逵高唐那裏打聽滿城傳道皇城一個大漢打死負累大官陷於皇城一家人家私大官人性早晚。」:「這個做出到處便。」李逵:「皇城打傷氣死房屋打柴大官便是活佛不得!」:「大官自來山寨今日危難如何不下親自。」宋江:「哥哥山寨如何便小可大官情願哥哥下山。」學究:「高唐州城人物不可輕敵煩請林沖李俊十二個頭馬步五千先鋒主帥吳用李逵個頭馬步策應。」二十二頭領眾人山寨高唐進發端的整齊

    銅鑼
    五股秋霜
    紛紛瑞雪
    遮路
    火炮
    上將南山猛虎人人好鬥
    坐下北海蒼龍
    端的流水果然人馬風行

  梁山前軍高唐地界冷笑:「梁山窩藏兀自今日成功左右號令整點百姓城守。」知府上馬下馬一聲號令下去監軍統領統制提轄一應官員領軍點視便擺布手下三百梯己軍士飛天一個個山東河北江西湖南兩浙好漢三百飛天怎生結束

    腦後
    葫蘆火焰
    八卦四方
    面具掃帚
    鎧甲前後兩面青銅
    照眼旌旗左右
    正如月孛

  知府親自三百披甲上馬城外部下軍官陣勢三百中軍搖旗吶喊擂鼓鳴金敵軍到來林沖引領五千人馬到來相望動畫發起擂鼓個頭馬勒頭領林沖躍馬厲聲:「高唐出來!」引著三十軍官旗下勒住林沖:「不知叛賊城池?」林沖喝道:「這個強盜早晚京師碎屍。」大怒回頭問道:「出馬?」軍官一個統制拍馬林沖兩個不到林沖翻筋斗下馬大驚,「出馬?」軍官一個統制使馬蹄征塵直奔林沖明見:「哥哥立斬。」林沖勒住溫文兩個之上門戶溫文半個馬上相對

  便太阿寶劍念念有詞聲道:「!」捲起一道半空對陣林沖對面不能坐下亂竄咆哮眾人便指點三百出來背後官軍協助過來林沖五千一千退回五十見人退本部高唐州城

  宋江中軍人馬到來林沖接著前事宋江吳用大驚軍師:「如此利害!」學究:「便。」宋江打開天書第三宋江大喜用心咒語秘訣整點人馬五更擂鼓殺進下來

  有人城中了得人馬三百開放城門布下出來陣勢宋江望見中一學究:「那陣便是使使如何?」宋江:「軍師放心自有諸軍驚疑只顧向前。」吩咐大小不要強敵一齊擒獲宋江自有。」喊聲馬鞍銅牌寶劍宋江:「昨夜不曾兄弟一陣今日必要誅盡殺絕。」喝道:「反賊早早下馬省得!」念念有詞聲道:「!」捲起宋江不等念念有詞左手右手聲道:「!」那陣宋江兵隊宋江招呼人馬過去銅牌兵隊一陣就中走出一群猛獸

    獅子搖頭
    獬豸貔貅勇猛
    豺狼作對獠牙直奔雄兵
    虎豹成群
    帶刺野豬
    

  銅牌一群怪獸毒蟲過來宋江眾多人馬驚呆宋江頭領逃命大小軍校你我不能在後在前官軍在後一齊掩殺將來宋江人馬大敗二十鳴金收軍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