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四回 Chapter 5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四 雲龍鬥法 黑旋風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真人:「弟子往日法術一般傳授天心正法』,宋江安民行道大事專精從前學道老母使早晚上界以此記取。」真人:「。」公孫便李逵真人下山到家收拾寶劍如意了當老母山上四十路程:「小可哥哥先生李逵大路上來相接。」公孫:「正好賢弟。」吩咐李逵:「小心先生有些差池受苦。」李逵:「真人一般法術如何輕慢?」行法預先

  公孫李逵兩個仙山大路安歇李逵懼怕真人法術十分小心公孫那裏使性兩個來到一個去處地名喚做武岡人煙公孫:「困倦素麵。」李逵:「也好。」旁邊一個酒店兩個坐下公孫上首李逵腰包一面打酒安排公孫:「點心?」「:「沒有點心人家。」李逵:「我去。」便銅錢市鎮上來回來路旁有人喝采:「好氣!」李逵一個大漢那裏使眾人喝采

  李逵大漢七尺以上身材面皮鼻子大路李逵三十使石頭粉碎眾人喝采李逵忍不住便便喝道:「甚麼鳥人!」李逵:「使甚麼眾人喝采老爺使一回眾人。」:「使不動脖子。」李逵接過彈丸一般使一回輕輕放下心頭下拜說道:「哥哥。」李逵:「那裏?」:「在前便是。」李逵一個所在鑰匙李逵

  李逵鐵砧火爐,……尋思:「打鐵山寨正用得著何不?」

  李逵:「漢子姓名知道。」:「小人父親延安因為打鐵經略相公近年父親亡故小人流落江湖因此在此打鐵度日好使自家渾身小人金錢豹』。哥哥?」李逵:「便是梁山好漢黑旋風李逵。」再拜。「多聞哥哥威名今日偶然。」李逵:「幾時發跡不如上梁頭領。」:「哥哥兄弟。」李逵李逵:「家人哥哥市鎮結拜今晚明日。」李逵:「師父在前酒店便耽擱不得如今便。」:「如何這般要緊?」李逵:「不知哥哥高唐州界廝殺師父到來。」:「這個師父?」李逵:「且休收拾。」包裹盤纏銀兩戴上李逵直到酒店公孫

  公孫埋怨:「如何許多回去。」李逵不敢做聲回話公孫結義公孫見說打鐵出身心中李逵取出整理一同酒錢李逵包裹公孫武岡迤邐高唐公孫大喜連忙問道:「近日如何?」:「近日平復每日搦戰哥哥堅守不敢先生到來。」公孫:「這個容易。」李逵引著拜見備細高唐一百迎接一同宋江吳用迎接施禮接風中軍頭領李逵參見宋江吳用頭領慶賀筵席

  次日中軍宋江吳用公孫商議公孫:「主將傳令敵軍如何貧道自有區處。」當日宋江傳令一齊起身直抵高唐州城已定五更軍人披掛衣甲學究公孫騎馬直到吶喊下來

  再說知府城中隔夜宋江早晨披掛衣甲便城門放下三百大小漸近相望擺開陣勢花腔宋江騎馬擺開兩邊左手右手林沖中間騎馬主將怎生打扮

    頭頂
    大鵬水銀
    黃金
    描金桃花

  左邊騎馬便是梁山掌握兵權軍師學究怎生打扮

    五明
    香皂沿邊碧玉絲絛
    葵花
    腰間戰場

  右邊騎馬便是梁山掌握布陣軍師公孫怎生打扮

    耀
    衣服六甲
    腰間雜色
    穿雲頭昂首黃花
    道行

  主將騎馬對陣二三軍官簇擁高唐知府立馬旗下怎生結束

    束髮珍珠錦繡
    連環鎧甲耀黃金
    穿
    一條龍

  知府厲聲:「水洼既有心要廝殺勝敗輸贏不是好漢!」宋江一聲:「出馬立斬?」「李廣躍馬直至問道:「?」統制上將喚做使飛出兩個便不知略帶扭轉身軀頭重腳輕下馬馬上大怒馬鞍銅牌那裏兵隊捲起一陣喊聲豺狼虎豹怪獸毒蟲出來公孫馬上敵軍念念有詞聲道!」一道金光怪獸毒蟲紛紛軍人白紙虎豹走獸盡皆宋江大小三軍一齊掩殺過去見人上交退走入宋江趕到閉上城門下來宋江鳴金整點人數大勝稱謝公孫先生神功道德隨即三軍

  次日四面圍城盡力攻打公孫宋江吳用:「昨夜雖是敵軍大半眼見得三百退城中今日攻擊夜間劫寨今晚四面埋伏紮寨霹靂一齊進兵。」傳令當日攻城時分四面大吹大擂飲酒看看天色頭領暗暗撥開四面埋伏已定

  宋江吳用公孫等候果然三百葫蘆硫黃煙火各人二更前後大開城門放下前進背後三十前來漸近馬上沖天狂風大作三百火種葫蘆上點一聲中間火光大刀闊斧公孫勝仗作法平地霹靂三百急待退上下通紅四面伏兵寨柵三百不曾一個三十奔走背後追趕將來乃是豹子頭林沖看看趕上放下其餘林沖生擒活捉城中百姓守護宋江林沖次日宋江四面圍城尋思:「數年不想今日奈何只得使鄰近求救。」東昌,「不遠兩個知府哥哥抬舉起兵接應。」兩個統制書信放開西門出來西追趕吳用傳令:「出去可以將計就計。」宋江問道:「軍師如何作用?」學究:「城中所以求救使人馬混戰必然開門乘勢一面引入小路必然擒獲。」宋江大喜

  且說每夜城中堆積柴草天價放火救兵到來望見宋江急忙連忙披掛瞻望路人連天前來四面圍城四散奔走到了大開城門分頭掩殺出去

  且說宋江看見宋江引著騎馬小路人馬追趕山坡連珠心中疑惑便人馬回來兩邊左手右手五百人馬出來走時部下大半奔走望見梁山旗號只得引著小路不到之外背後人馬尉遲攔住去路厲聲:「我等多時好好下馬!」便背後人馬去路馬上卻是兩頭夾攻將來四面去路便坐下便走上四下一齊趕上慌忙念念有詞聲道:「!」冉冉騰空上山山坡公孫便馬上作用念念有詞聲道:「!」下來插翅可憐諸侯化作

    地祇
    王法相繼鬼神
    行兇畢竟
    平生可驚可畏

  且說首級下山使主帥宋江已知高唐州城將令:「傷害百姓。」一面出榜安民秋毫無犯大牢救出大官那時三五盡數枷鎖釋放不見大官一個宋江心中憂悶皇城一家老小滄州一家老小,──連日廝殺未曾發落,──只是大官

  學究高唐一個:「小人前日知府專一牢固監守不得有失吩咐:『便下手。』之前知府進出小人本人男子不忍下手:『本人八分不必下手。』小人』。連日廝殺知府小人差人下來罪責昨日引柴進去後面枷鎖躲避如今不知存亡」。

  宋江慌忙引入直到黑洞洞不知多少深淺上面得人放下宋江:「大官眼見得沒了。」宋江垂淚學究:「主帥且休煩惱下去探看便有無。」未了黑旋風李逵叫道:「下去。」宋江:「正好當初也是今日。」李逵:「下去不怕你們割斷繩索。」學究:「奸猾。」一個一個架子上面李逵赤條條板斧放下兩個銅鈴漸漸到底李逵出來底下一堆卻是骸骨李逵:「東西!」這邊底下濕漉漉李逵兩手摸底四邊一個人一堆水坑李逵一聲:「大官!」那裏把手微微李逵:「天地還有!」隨即搖動銅鈴眾人上來李逵下面宋江:「下去大官先發上來下來。」李逵:「哥哥不知我去第三。」宋江:「如何下去。」李逵只得

  底下李逵大官搖動銅鈴上面起來上面眾人大喜宋江皮肉眼目宋江心中悽慘醫生調治李逵底下宋江下去上來李逵上面發作:「你們不是好人便放下!」宋江:「我們只顧看顧大官因此休怪。」宋江眾人上車家老許多共有二十車子李逵護送一家老小四十府庫財帛倉廒所有家私盡數裝載上山大小高唐得勝州縣秋毫無犯已經回到大寨起來稱謝頭領大官山頂房子家眷安歇宋江大喜自高回來兩個頭領慶賀筵席不在話下

  再說東昌已知高唐城池只得差人申奏朝廷高唐逃難官員京師真實太尉知道殺死兄弟次日五更百官公服伺候朝見當日五更皇帝殿文武兩班天子殿喝道:「有事啟奏捲簾退。」太尉:「濟州梁山宋江打劫城池倉廒聚集現在濟州殺害官軍江州無為高唐殺戮一空倉廒庫藏心腹養成難以制伏。」天子大驚隨即降下聖旨太尉調清水殺絕種類太尉:「草寇不必大兵收復。」天子:「舉用差錯即令起行捷報加官高遷任用。」太尉:「開國河東名將嫡派子孫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