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回 Chapter 6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 公孫碭山降魔 天王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公孫宋江吳用獻出那個陣圖:「便是漢末三分諸葛孔明四面八方八八六十四中間大將右轉按天風雲龍虎下山衝入如若伺候七星變為長蛇貧道道法前後左右地上那裏兩邊埋伏撓鉤準備。」宋江大喜便將令大小猛將史進黃信中軍宋江吳用公孫帶領達磨指引軍士對陣

  是日時分擺開陣勢擂鼓搦戰碭山二十鑼聲地價個頭一齊來到山下便三千擺開左右兩邊中間馬上那個好漢人氏幼年全真先生江湖上學一身武藝馬上使一個流星鎚神出鬼沒搴旗不敢綽號混世魔王」。見得英雄西江

    青絲身穿連環鐵甲使神妙
    好似北方真武世間雲遊江海混世魔王綽號

  那個混世魔王黑馬上首使不識陣勢宋江四面八方陣勢心中暗喜:「!」吩咐:「風起兩個便五百。」得令作用馬上左手流星右手仗著混世魔王寶劍念念有詞聲道:「!」狂風四起日月五百過去宋江過去便分開兩下兩下五十其餘宋江望見便七星號旗陣勢紛紛滾滾變作長蛇正在西右轉不見那裏指引兩個便若是西便西原來公孫拔出咒語聲道:「!」隨著腳跟兩個見天四邊並不一個望都後面不見了心慌起來只要百般歸路之間忽然地雷一聲兩個叫苦不迭一齊雙腳翻筋斗下陷兩邊撓鉤兩個起來便麻繩綁縛上山請功宋江三軍一齊掩殺過去人馬奔走上山不迭大半

  宋江頭領坐下麾下宋江繩索親自說道:「壯士其實休怪之際不如不得小可宋江壯士大名上山大義不得便因此錯過倘若同歸山寨不勝萬幸。」兩個在地:「及時雨大名只是小弟無緣不曾原來兄長大義我等兩個不識好人天地今日擒獲報答無我兩個如何義士頭領我們一個回去不知頭領尊意如何?」宋江便道:「壯士不必在此便宋江來日。」兩個拜謝:「大丈夫若是不從投降我等奉獻頭領麾下。」宋江聽說大喜中軍酒食嘍囉下山

  兩個馬上感恩不盡來到碭山嘍囉大驚接上山寨兩個來意如何:「我等逆天合該!」:「兄弟如何?」兩個便宋江如此義氣一遍:「既然如此大賢義氣我等不可逆下山。」兩個:「我們如此。」當夜收拾次日一齊下山直到宋江在地宋江坐定宋江半點彼此傾心吐膽訴說平生頭領碭山管待眾多頭領一面三軍飲宴公孫宋江主教公孫傳授天心正法大喜之間牽牛山寨錢糧行李人馬燒毀寨柵宋江班師梁山

  宋江好漢梁山過渡蘆葦岸邊大路上一個大漢宋江便宋江慌忙下馬問道:「足下何處人氏?」:「小人人見小弟小人金毛犬』。涿州人氏平生北邊地面竿北邊渾身一日能行千里北方有名喚做獅子』,乃是王子騎坐竿小人江湖及時雨大名可見前來進獻頭領進身不期來到西南小人稱說梁山不想污穢言語小人不敢逃走特來告知。」宋江雖是奇怪見得

    焦黃頭髮髭鬚不辭千里
    看家如何喚做金毛犬

  宋江心中暗喜便道:「既然如此山寨商議。」一同金沙上岸天王頭領接到聚義宋江和眾頭領相見一同參拜慶賀筵席宋江山寨許多人馬四方豪傑望風因此監工房屋四邊寨柵說起好處宋江太保探聽下落

  回來頭領說道:「這個共有三千一家喚做老子國人名為長者生下孩兒兒子喚做第二喚做第三喚做第四喚做第五喚做一個教師一個教師聚集五七人馬寨柵五十發願我們勢不兩立山寨頭領對頭千里獅子現今教師騎坐一般杜撰言語小兒:『搖動盡皆上下掃蕩梁山清水蓋上東京生擒及時雨」,活捉智多星天下聞名!』」心中大怒:「畜生如此無禮親自!」宋江:「哥哥山寨不可小弟。」:「不是功勞下山廝殺下次有事卻是賢弟。」宋江苦諫忿怒便五千人馬二十個頭相助下山其餘保守山寨

  二十個頭林沖小二小五黃信二十個頭三軍人馬下山宋江吳用公孫頭領山下金沙餞行飲酒之間一陣狂風軍旗半腰眾人盡皆失色學究:「不祥之兆兄長改日。」宋江:「哥哥不利不若幾時理會。」:「天地風雲直待養成氣勢進兵那時遲了且休遮莫!」宋江那裏宋江不已回到山寨下山探聽消息

  且說五千人馬二十個頭來到相近對面寨柵次日頭領上馬眾多好漢立馬果然險隘去處

    四圍高岡
    河港柳林
    高遠綠陰不見人家
    附近寨柵
    出來金剛
    田野小兒生下便鬼子
    果然端的

  頭領之間柳林飛出人馬八百一個好漢連環使乃是第四高聲喝道:「你等梁山草寇正要原來天賜便不下何時!」大怒回頭出馬梁山結義好漢豹子頭林沖兩個二十不分勝敗二十之後林沖不過便柳林林沖勒住商議林沖:「來日搦戰虛實如何商議。」次日平明引領五千人馬平川曠野陣勢擂鼓吶喊聲響大隊人馬出來一字兒好漢中間便是教師上首教師便是家長左邊右邊全身披掛教師坐下卻是千里獅子使三通推出對陣:「好漢一個個裝載東京碎屍你們趁早納降商議。」大怒出馬直奔有失一發掩殺過去混戰步步退林沖東西林沖路途不好退回收兵兩邊人馬回到心中:「哥哥寬心愁悶往常哥哥失利好歹得勝今日混戰不曾何須憂悶?」只是鬱鬱不樂一連每日搦戰並不一個

  第四兩個和尚直到軍人中軍兩個和尚跪下:「東邊法華寺監寺僧人不時本寺作踐索要金銀財帛無所不為已知備細出沒去處特地前來頭領劫寨除了有幸。」見說大喜便兩個和尚置酒相待林沖:「哥哥聽信其中莫非?」和尚:「出家人妄語梁山仁義並不擾民因此特來如何將軍未必贏得頭領大軍何故?」:「兄弟疑心大事今晚。」林沖:「哥哥我等一半人馬劫寨哥哥在外接應。」:「向前一半在外接應。」林沖:「哥哥?」:「個頭二千五百人馬。」個頭小二小五當晚軍士黑夜疾走悄悄兩個和尚直奔法華寺一個下馬僧眾兩個和尚:「這個大寺院一個僧眾?」和尚:「便是家畜不得已各自歸俗只有長老幾個侍者自在居住頭領暫且人馬更深。」:「那裏?」和尚:「寨柵只是便是家弟那個寨子別的不打緊便罷了。」:「那個時分?」和尚:「如今只是二更天氣三更時分準備。」整整齊齊打更半個更次絕不和尚:「軍人如今。」和尚引路上馬法華寺跟著和尚

  不到黑影不見了兩個僧人前軍不敢行動四邊難行不見有人軍士起來知道便不到百十四下喊聲望都火把兩個當頭將來不期正中下馬騎馬背後蓋上林沖等引接應剛纔混戰天明各自林沖回來點軍性命二千五百人馬一千二三跟著回到頭領來看面頰血暈林沖敷貼原來卻是言語不得林沖上車便山寨其餘十五個頭商議:「天王哥哥下山不想我等收兵回去急切不能取得。」:「哥哥將令。」當日頭領悶悶不已戀戰人人

  當晚二更時分天色微明十五個頭納悶正是不行無翅嘆惜進退無措:「前面火把不計其數。」林沖一齊上馬山上火把如同白日四下吶喊林沖頭領便背後將來走過六十五七大敗梁山回來退半路頭領山寨良策得令回到水滸上山來看頭領水米不能入口飲食渾身宋江啼哭親手敷貼頭領當日三更身體沉重轉頭宋江:「賢弟保重若那便梁山!」便瞑目宋江一般發昏頭領宋江出來主事吳用公孫:「哥哥煩惱生死何故理會大事。」宋江便香湯沐浴屍首衣服聚義頭領舉哀祭祀一面盛放正廳中間:「梁山天王」。山寨頭領以下重孝頭目嘍囉頭巾供養揚起附近寺院僧眾上山做功追薦天王宋江每日舉哀無心管理山寨事務林沖公孫吳用頭領商議梁山號令

  次日清晨香花燈燭林沖為首聚義坐定吳用林沖:「哥哥:『一日不可一日不可無主。』頭領歸天山寨事業豈可無主四海之內哥哥大名來日吉日良辰哥哥山寨號令。」宋江:「天王臨死:『有人便梁山。』頭領骨肉豈可不曾如何便?」學究:「天王雖是如此今日未曾山寨豈可一日無主哥哥中人如何遺言如此哥哥權且日後別有計較。」宋江:「軍師今日小可權當日後報仇雪恨不拘何人。」「黑旋風李逵叫道:「哥哥梁山便皇帝不好!」宋江喝道:「胡說如此舌頭!」李逵:「哥哥社長哥哥皇帝舌頭!」學究:「不識尊卑兄長不要一般見識哥哥主張大事。」

  宋江焚香主位第一椅子上首軍師吳用公孫一帶林沖一帶眾人參拜兩邊坐下宋江:「小可今日兄弟扶助同心合意股肱一同行道如今山寨人馬往日兄弟駐紮聚義改為忠義前後左右兩個小寨關隘山下一個水寨兩個小寨今日弟兄忠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