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六回 Chapter 6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六 火燒 吳用智取大名府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吳用宋江:「今日幸喜兄長太醫中看梁山萬千比及兄長臥病累累使大名探聽消息晝夜臨城使北京城外市井去處告示曉諭居民疑慮大軍自有對頭因此鬼胎東京太師見說天子之前不敢只是主張招安大家因此累累人性做手腳。」宋江見說便下山北京吳用:「早晚元宵節北京燈火機會先令城中埋伏外面可以。」宋江:「便軍師發落。」吳用:「要緊城中放火弟兄城中放火?」走過人道:「小弟。」眾人卻是:「小弟幼年北京喚做樓上樓下大小百十眼見得元宵必然正月十五日夜樓上起火軍師調人馬。」吳用:「如此明日下山元宵一更時候樓上起火便是功勞。」應允得令

  吳用次日調解北京內官野味正月十五日夜便去留官兵兩個調客人車子城中宿元宵東門。「兩個功勞。」兩個調孔明北京鬧市宿便往來接應兩個調史進做客北京東門安歇城中把門軍士東門做出兩個調魯智深武松行腳北京城外掛搭城中便南門大軍衝擊去路兩個調客人北京城中客店安歇便策應兩個調北京宿便一應人員首尾不能兩個調公孫先生雲遊道士跟著將帶天等數百北京施放兩個調跟隨水門員外淫婦奸夫調大嫂夫妻放火調同樂軍官人性調撥已定頭領不可

  正月梁山好漢依次下山進發且說北京聞達太守一干官員商議:「北京燈火慶賀元宵同樂東京體例如今梁山賊人因而惹禍心下如何計議?」聞達便道:「賊人退告示無主相公何必今年細作探知必然恥笑可以曉示居民上年花燈社火心中鰲山東京體例通宵不禁十三十七五夜府尹點視居民缺少相公親自同樂以防賊人奸計都監鐵騎巡邏居民。」見說大喜官商已定隨即出榜曉諭居民北京大名府河北頭一去處買賣巷陌每日點視只得裝扮社火豪富各自花燈二百百十之外便年年家家門前掛好煙火戶內擺放五色屏風四邊名人書畫奇異古董玩器大街小巷家家要點大名府留守鰲山上面鱗甲上點淨水河內周圍上下不計其數佛寺鰲山上面青龍花燈鰲山上面四面點火不計其數原來酒樓河北第一滴水樓上樓下百十鼓樂每日笙歌聒耳城中各處宮觀寺院佛殿法堂燈火豐年三瓦兩舍不必

  梁山得了這個消息報上吳用得知大喜宋江備細宋江便親自北京:「將軍瘡口未完不可怒氣。」吳用:「哥哥。」隨即鐵面點撥八路軍第一引領前部,「三山黃信在後策應前者陣上假的故意第二豹子頭林沖引領前部,「李廣在後策應第三大刀引領前部尉遲在後策應第四,「霹靂引領前部在後策應第五調頭領遮攔第六頭領黑旋風李逵第七頭領插翅施恩第八頭領混世魔王。──八路馬步各自便起行時刻正月十五二更為期北京一齊進發八路人馬下山其餘頭領宋江保守山寨

  且說飛檐走壁不從正路夜間城中客店不著單身客人自白街上東嶽廟底下安身正月十三日城中往來觀看居民百姓懸掛燈火之間見解野味城中往來觀看撞見兩個出來當日樓上一個孔明頭髮身穿羊皮右手左手腌臢那裏求乞背後說話:「哥哥這般一個漢子白白面皮北京做公的倘或看破大事哥哥可以躲閃迴避。」不了卻是:「哥哥露出白面這般模樣必然。」背後兩個揪住喝道:「你們好事!」回頭卻是:「!」:「。」帶去僻靜:「分曉那裏說話倒是兩個看見倘若眼明手快看破哥哥大事兩個弟兄們不必上街。」孔明:「自在街上魯智深武松城外再不只顧各自行事。」一個撞見一個先生出來眾人抬頭卻是雲龍公孫背後跟著個人點頭會意各自

  看看相近上元先令大刀聞達以防賊寇十四李天王成親鐵騎五百全副披掛巡視次日正是正月十五上元佳節好生黃昏各處巷陌花燈大街小巷社火

    北京三五風光春意

    花火陸地蓬萊

    夜光人民歌舞

    神山

    紅妝白面

    笙簫嘹亮青雲月光鴛鴦

    嬉遊來往嬋娟

    燦爛錦繡王孫公子真神

    遊人尚未高樓頃刻雲煙

  吩咐兄弟看守大牢:「回家看看便。」家門兩個前面那個軍官打扮後面模樣燈光之下認得旋風後面認得便現成隨即管待:「不必在下到此事相員外足下相覷稱謝今晚小子大牢元宵熱鬧看望引進推卻。」八分不依打破城池不見了好處老小一家人性命只得干係便衣裳兩個

  初更左右、「」、大嫂夫婦裝扮鄉村人叢便東門公孫城隍廟。(城隍廟。)城中車子。(原來東門大街。)水火身邊自有暗器兩邊坐定自從水門埋伏不在話下

  不移樓上二更一個硫黃放火走上笙簫鼓板子弟樓上樓上各處撞見鋼叉便道:「更次到了怎生不見外面動彈?」:「兩個探馬過去兵馬到了只顧去行。」未了發起說道:「梁山到了西門。」吩咐:「去留接應。」留守一齊說道:「大刀梁山賊寇。」正在巡邏聽見飛馬來到留守點軍吩咐閉上城門守護本州

  太守隨從百餘鎮壓慌忙留守

  正在次後半個更次流星探馬接連魂不附體慌忙

  未了樓上烈焰沖天火光十分浩大待要大漢車子便去取車子上點隨即東門大漢口稱史進在此!」大踏步把門官軍手邊十數接著出來把住東門不是帶領隨行飛奔南門南門傳說:「一個大和尚禪杖一個行者戒刀喊殺。」留守見解寶手鋼叉那裏西急待不敢近前太守好過水火腦漿迸流眼珠突出西門城隍廟火砲竿只顧房檐下放起火、「將來大嫂身邊暗器那裏協助佛寺爬上鰲山起火此時北京百姓黎民一個個一家四下十數火光四方

  西門接著成軍南門勒住鼓樓兵馬擺滿旗號:「大將。」火焰抖擻精神黃信在後動人一般將來不得北門望見火光明亮不知卻是豹子頭林沖躍馬在後動人飛奔將來東門一連火把遮攔好漢引領一千南門捨命火把黑旋風李逵李逵渾身咬定牙根過來一齊血路護著便左手震響火把中軍無數卻是大刀青龍手舉前來那時無心戀戰便在後動人背後趕上李廣射中副將翻身落馬成見飛馬奔走未及右手鑼鼓火光奪目卻是霹靂躍馬引著背後將來大半護著

  話分兩頭城中老小一門太守一家老小孔明接住往來大牢看見便:「弟兄兩個不見幾時?」叫道:「梁山好漢在此好好員外哥哥!」慌忙孔明下來不由弟兄兩個不肯進身取出器械便:「我去中保老小!」一齊接著跟隨中保老小

  孔明弟兄梁山好漢四下正在中有眼跳便商量收拾包金細軟便出門奔走排門一帶不知多少慌忙便後門自家躲避岸上:「婆娘那裏!」心慌便跳下一個人伸出揪住喝道:「認得?」聲音慌忙叫道:「不曾上岸!」岸上婆娘東門

  再說到家不見了婆娘眾人應有家私金銀財寶車子梁山到家收拾老小同上山寨:「大官百姓殘害。」進見便軍師吳用比及吳用號令殺害良民城中損傷一半

    城市樓臺
    光影琉璃翡翠
    傀儡顧不得
    管取
    老子猖狂髭鬚
    奔走華蓋
    竹馬暗中難免
    如花仕女人叢中金
    佳人片時
    可惜千年歌舞戰爭

  當時天色大明吳用鳴金收軍頭領接著員外留守相見多虧弟兄兩個自行看管聽候發落不在話下

  再說保護逃難聞達回來便之間前軍發起卻是混世魔王好漢舞動飛刀將來背後插翅施恩一千前來退路正是重回上床畢竟一行人馬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